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别做蛆虫  

2010-11-24 21:23:2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蛆虫若知道自己是蛆虫,一定也不会喜欢自己的。然而,问题是,蛆虫何以知道自己是蛆虫?

——题记

 

 有时候,我会打开博客,看看过去的旧文。依我现在的眼光来看,旧文中勿需打磨的精品还不多,很多文字显得有点不成熟。奇怪的是,在当时写完后,我却认为还可以。事实上,每次写完一篇文字后,我都像位产下胎儿的母亲,难免都有点兴奋。然而时间一长,这篇文字便会被我否定。或许,这就是一个不断地自我否定和超越的过程吧。马克思·韦伯曾说,学术上被超越,不仅是我们大家的共同命运,也是我们大家的共同目标。1 一旦踏上求知之路,便会注定只有被超越的命运——哪怕是被自己超越。
   
前段时间读书,没有遇上几本好书。最近几天来,不断遇到好书,我也不得不在“当当网”再次下单。算下来,这个月总共已买了四百多元的书。捧读着喜爱的书,这几天过得很充实。没有办法。我没有回头路,只得不断超越自己地前行。
   
在课堂上,某老师提到同性恋时,说同性恋者是变态,如何如何让人恶心。如果是我,我会从断袖余桃讲到王晓波李银河夫妇,从“出柜”到“石墙骚乱”,从启蒙运动讲到福柯,从理性讲到非理性,比较全面地讲了同性恋现象,最后叮嘱学生一定要尊重和善待同性恋者——因为,他们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他们的生物基因。需知,教师的一句“恶心”可能会使学生不接受边缘文化,或是敌视少数分子。
   
自己没把握,能不能不讲?我对上课有点怕,恰好因为我深知自己懂得不多,担心会讲错什么。我搞不明白,老师们为何不仅要讲,而且还要那么自信?——难道说,无知真跟自信成正比?我以为,教师若不能过一种学术生活,不能处于一种被超越的状态中,任何教育改革都将无济于事。因此,我可以在此断言一句:新课改已死!以教师现有状态来看,新课改必将迎来失败的命运。

在中国的科层体制中,从教育部长到基层校长,个个都只是技术官僚,不知新课程改革的核心在哪儿,也不会自觉地引领教师文化。在我看来,新课程改革只有一句话:读书。教师读书,才能有专业化,才能应对开放课堂…….一句话,有读书的教师,才会有真正的教育。

我发现,中国教育的问题实在太多,多到了应该被完全否定的程度。且不说独立人格,自由思想这些教育目标达不到,连学生的求知欲也被泯灭了。封闭式的课堂结构,教师为中心的满堂灌,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意识形态的强行灌输,都没有激发和保护好学生的求知欲。我相信,只要激发和保护好学生的求知欲,教育便已经成功了一半。知识是灌输不完的,而且灌输也不利于学生的思考。我相信,只要有求知欲,学会了学习和思考,学生便会终身学习,而这不知这比死记硬背一点知识要重要多少倍!
  
作为红色教育产品,教师自身也没有求知欲。当教师都不求知时,怎么能以“真理的占有者”自居?怎么能与学生一同探索真理呢?教师们大学毕业后,不用读一本书,充当着党国的刽子手,只要杀人效率高,给学生灌输死知识越多,把学生越教越傻,也就能换取党国的钞票,在党国的怀抱里混一辈子。教师今天的状态,便是学生明日的样子。换言之,一个不读书的民族,能有多大作为呢?
  
我承认,在现实环境中,读书人会面对一些尴尬,往往被同事视为异类。一些人是死活不读,宁可去挣钱过消费生活,另一些人有点潜质,却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坚持。真正能坚持下来的,我想只是少数人。坚持读书如同马拉松长跑。你只有跑到最后,才能与高手相见。
   
去年,我认识了一位成都的女教师。起初,我感觉她有点求上进,对于读书还能接受。我给她推荐过一些书,还答应把介绍给范美忠,跟高手多交流。我认为,她周围有一个读书团队,而且这些人都有一定水平,这对于她的专业化很有好处。只要她能坚持几年,肯定能斩露头角。不过,不知怎地她没了兴趣,索性放弃不读了。寒假期间,她本可去杭州参加听课,去见见蔡朝阳等人,但她竟然选择外出旅游。对于这种选择,我只能表示无奈。
   
看来,教师这个群体,只能如此了。我曾经用蛆虫描述教师,被教师们批评为“太刻毒”。然而,说心里话,这个词还远远不能表达我对这个群体的厌恶,甚至是情不自禁的蔑视。这种教师能搞好教育吗?能肩负起民族兴旺的责任吗?对此,我很难抱有指望。

当然,我自己也不比其他教师厉害或高明多少,需要提高和学习的地方太多。但是,有一点可能我不一样——我知道蛆虫的臭味,也怕自己变成蛆虫。因此,我一直在努力,誓不成为让自己都不喜欢,让自己都感到恶心的教师。



1 马克思·韦伯《入世修行》P18

  评论这张
 
阅读(989)|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