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女人与鸭子  

2010-11-08 11:47:4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某些地方,妓女被称作“鸡”,而男妓被称为“鸭”。标题中的“鸭子”,不是男妓之鸭,而是罗素之鸭。女性读者不妨保持冷静,不要以为我又在把女人跟男妓绑在一起“说事”。我以前确实批评过女人,不过过去不等于现在,女人不应用过去来推测这篇文字——没准,这篇文字会褒奖女人。好了,你听我说完便知道了。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大多都是骗来的。你只需给她个戒指或项链,再辅之以几句甜言蜜语,女人往往便会信任你。女人上当受骗,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非常普遍。那么,女人何以如此容易受骗呢?我以为,这是女人的思维方式造成的。女人的思维跟生理有关,也跟历史文化有关。不过,我打算从科学的方法论来说明女人思维的特点,以及这种思维的必然后果。
    一般认为,女人缺乏逻辑思维。女人在处世上,喜欢用归纳的方法。你对女人稍好点,女人便会以为你永远对她好,于是便会“赌一把”,委身于你。相反,男人的思维更富有逻辑性,他们能洞察女人的心思和动机。无论轻佻的女人如何“以身相许”,哪怕女人还“倒贴”,他都不会轻易上当。
    众所周知,在科学的方法论上,有归纳法和演绎法之分。归纳法是一种将经验视为真理的
经验主义。演绎法却认为,应该先提出一种理论猜想,通过实践经验来验证它,使其不断逼近真理。可以说,归纳法始于经验,而演绎法始于理论猜想。
    以归纳法为特征的经验主义者喜欢预言。他们根据以前的经验,便预言下一步会发生。以演绎为特征的理论提倡对现象进行解释,而不是强调预言。
    比如,经验主义者发现,太阳一直从东方升起,便断定明天的太阳也会从东方升起。诚然,大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个预言是正确的。但是,在生活中这类预言有时候也未必。学生前天准时,昨天准时,未必明天就准时。相比之下,演绎主义者的观念是不同的。他们会设计出一套理论来解释现象,且能做到能自圆其说。换言之,解释与科学相关,而预言与经验相关。
    有时候,解释也会做出预言。根据太阳系中行星的运行情况,我们也可以预言明天的太阳会从东方升起。然而,经验预言和科学预言是完全不同的。经验预言只需要经验或生活常识,科学预言则需要理论和逻辑思维。
    诚然,科学理论并非总是正确。在开普勒和伽利略的基础上,牛顿提出了万有引力理论。当时,这是无比正确的,牛顿被认为是发现了上帝的秘密,甚至有人将他本人视为上帝。然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仅能解释牛顿所能解释的,而且还能解释牛顿不能解释的,因此最终便将其取而代之了。爱因斯坦的伟大,不仅在于提出相对论。他的伟大,还在于他的科学精神。他深知,科学理论是无止境的。他也公开声称,他的理论将来也会被另一种理论替取。
    爱因斯坦的胸襟,以及对科学的虔诚,曾让波普尔深深地折服。波普尔一生中与无数名家论战,唯独没有与爱因斯坦论战,足见
爱因斯坦的热爱和尊敬。波普尔承认,爱因斯坦的科学观影响了他,他的思想只是爱因斯坦科学观的哲学表达。
    归纳法在科学活动中有实用性,却不能对现象进行解释。在科学哲学中,归纳法一直是让人头痛,也引发人们争论不休的问题。然而,波普尔却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简单地说,他的方法便是提出猜想,进行实践,完善理论,再实践,反复如此,永无止境。在方法论上,这可以被叫做一种“演绎-归纳-演绎”法。
    中国文化属于阴性文化,中国人也缺乏逻辑思维。以“勾股定理”为例。把纸板反复折叠的过程中,中国人发现了勾股定理。在西方数学中,勾股定理叫毕达哥拉斯定理,由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发现的。中西方发现这个定理的方式是不同的:中国人是通过直观的方式发现,而西方则是通过逻辑论证出来,并由实践经验所证明。要看看两根绳是否一样长,中国人会将两根绳的长度进行比较,而西方人的方式却是用公式定理来证明,将“两绳长度相等”建立在牢固的逻辑基础之上。由是观之,中西方的思维有很大差异。这种差异决定了,中国很难有本土的科学出现。
   
在方法论上,中国人使用归纳法有余,而先天性地缺乏演绎法。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中国人普遍喜欢经验,而不喜欢科学理论。经验勿需动脑筋,只需直觉判断即可。然而,没有科学理论作为支撑,直觉经验是很成问题的。在教育界,99.9%的教师都是经验主义者,他们写出来的文章大多是经验总结文章。
    至于魏书生之流,顶多只是更善于总结经验总结而已,远远不配称为“家”——毫不夸张地说,我可能更有资格称“家”。当然,这有中国历史文化的问题,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这不是污蔑诽谤他们,因为他们都曾公开声称非常厌恶理论。
    我不打算继续批评,免得授人以柄,指责我有“酸葡萄”心理。不过我认为,我确实跟他们有些不同。在我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
我还是赶紧言归正传,继续讲罗素的那只鸭子。
       罗素讲到归纳法时,举了一个例。农夫每天早上都会准时给鸭子喂食,时间一长,鸭子便认为农夫第二天必然如此。然而,有一天,农夫准时达到时,却不是给它喂食,而是拧断它的脖子,把它杀来吃了。这只鸭子,便是科学哲学中著名的“罗素鸭”。

    对于男人的甜言蜜语,有点头脑的女人会这样思考:“今天他爱我,是否等于将来他爱我?我把自己委身于他后,他会不会永远爱我?他为何必然会爱我呢?”女人只有找到男人必然爱她的原因时,委身于他才是可靠的。然而,女人只喜欢归纳经验,不会去思考解释现象的理论框架。假如有女人这样说,“他是孝子,很听父母的话,而他父母很喜欢我,很疼我,于是我断定,他不敢不爱我。”这个男人,肯定要比只买项链的男人可靠得多。“他是孝子,所以他受父母的约束,而他父母很疼我。因此,他不会对我怎么样。”这种思维也明显要比“过去爱我,将来也会爱我”的想法更富有逻辑性。
    女人趋向于把经验视为可靠的真理,并预言现在等于未来,相信男人昨天的爱等于明天的爱,最终却发现上当受骗了。显然,女人只是一只“罗素鸭”,断然不知农夫给它喂食,并不是真心爱它,而只是为了养肥宰杀之。


相关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301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