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探索现代社会的起源》笔记  

2010-12-12 20:56:08|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索现代社会的起源》

金观涛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

(当当网介绍: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843950&ref=search-1-pub


1、就历史研究而言,如果没有关心人类命运的宏大心灵和跨学科研究纲领,那么再专业化的诉求都可能把我们引到黑暗中去。P3

2、从科学技术无限运用于人类生活和市场机制无限扩张导致经济(生产力)的超增长,来界定现代社会无疑是正确的。P4

3、在传统社会,除了天灾、疾病等自然因素造成生产力停滞外,经济不能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及科技的应用缺乏价值动力和道德上的终极正当性,它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和社会制度及主流价值系统发生冲突,不得不停滞下来。现代社会完成了价值系统的转化,科技的无限运用以及市场机制无限扩张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正当性和制度性保障。P5

4、理性包含三个层面的要素:目的、手段(工具)、评价方式。所谓工具理性不包含目的,不是指一般的目标,而是人生的终极目的和意义。也就是说,工具理性是指终极关怀(例如对上帝的信仰)与理性(ratio)表现出的二元分裂的状态。P7

5、在古希腊和罗马思想中,神和理性并没有呈二元分裂的状态。为什么二元分裂如此重要?人是有终极关怀、有信仰的,同时又有理性的。P7

6、只有到17世纪,西方发生终极关怀和理性的二元分裂,两者呈互不相干的状态,理性才可以稳定地成为科学、技术、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基础,不会对信仰和道德造成颠覆。P7

7、苏格拉底之死,正是古代希腊人对理性的扩张感到恐惧并最后扼杀理性的最具象征性的事件。P7

8、默顿(King Merton)发现当时(17世纪)科学家大多是清教徒…….近年来,科学史家对默顿命题是否正确作了系统考察,发现促使科学革命的是新教徒,而非一定是清教徒。P8

9、“科学主义”即使自认为可以没有终极关怀,没有上帝的信仰,但它把科学作为道德和信仰的基础。它是一元论,而不是工具理性基于终极关怀(道德)与ratio的二元分裂状态。西方近现代思想的主流一直是二元论。

10、工具理性精神最早出现在新教之中,新教徒把对上帝的信仰视为与理性无关。这样,随着基督教的入世转向,一个新教徒可以信仰上帝,以基督教为终极关怀,同时也可以理性作为行动的原则,用科学技术改造世界。P10

11、工具理性的形成意味着理性就可以相当稳定地成为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基础,而不会对信仰和道德造成颠覆;从此以后理性贯彻到所有社会领域(当然包括了科学技术的应用)才是可能的。正因为如此,韦伯把现代化归为理性化,即工具理性贯穿于一切社会行动,成为社会制度正当性基础之一。P10

12、个人权利可以定义为个人的自主性为正当,它可以细分为两层含义:第一,个人是具有理性的个人,人有权在法律限定下去做他想做的事情;第二,正当并不等同于道德,但具有道德含义。P1011

13、工具理性和个人权利这两个现代性的核心价值互相结合,形成了现代社会的组织原则,这就是社会契约论。所以社会契约论即把所有社会组织看作个人之间契约的产物。P12

13、由此,我们得到现代社会组织原则和传统社会的本质差别:组成现代社会的最基本单位是个人,组织机制是契约(法律也可以归为契约);而传统社会是有机体,为认同某种共同价值的社群,文化和血缘等天然有机的联系比契约在社群结合上起着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说,一旦把个人权利作为正当性最终根据,正当的社会组织再也不是高于个人的有机体,而是为个人服务的大机器,甚至家庭和国家亦变成了一个契约共同体。P13

14、康德,“一个未经他本人同意,而把一个人带进了这个人间世界的过程,而且通过别人负有责任的自由意志把他安排在人间。因此,这种行为加给父母一项责任——尽他们力所能及——要满足子女应有的需要。”P13

15、现代价值系统还必须包含第三个基本要素,我们称之为作为民族国家基础的现代认知。P14

16、路易·杜蒙,“1600之后的过渡情形至少需要两个连在一起的契约论。第一个是‘社会’契约论,这是一种具有平等或同伙关系特色的契约论,另一个是政治契约论,引进了服务某一统治者或统治机构之事。而哲学家们则把繁多的契约论化简为一:霍布斯把服从的契约变成一般社会生活的出发点。洛克则把第二种契约以托付论来取而代之,而鲁索(卢梭)”把统治者完全加以压制。”(《个人主义论集》,台北,联经出版社,P114

17、国家在把人类社会组织转化为一个契约共同体方面起着关键作用。对内,国家是形成统一市场、把不同人因实现自己的目的建立大大小小的契约组织互相整合的前提;对外,国家作为主权拥有者可以像拥有权利的个人组成社会那样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建立在契约之上。因此,如果作为个人契约论结合的政治组织(我们将其称为现代国家)无法建立,就不能为科技无限制地运用和市场经济不断扩张提供制框架;即使科技运用和市场经济在人类某一小范围确立,它亦不能超出国家范围无限扩张。事实上,现代认同以及建立在它上面的民族观念和民族主义,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而产生的。它是和工具理性以及个人权利同步配套出现的现代价值。P17

18、个人权利与工具理性并没有规定现代社会政治共同体(主权的拥有者)的大小,无法组成现代国家。政治社会的组织规模需要靠认同来限定,故必须把现代(民族)认同和民族主义作为现代性的第三个基本要素,否则,没有一种力量能够把一个个孤立的个人凝聚起来。P2122

19法国大革命是第三等级用自己的权利来合成国家主权的象征。它不仅意味着法国成为现代民族国家,还引起了欧洲一系列民族国家的诞生。因此,法国大革命以后,可以说现代性的三大价值基本上在西方得以确立。从此,西方变成一个以基督教为终极关怀,以民族国家为单元组成的世界共同体。P23

20、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差不多是同时开始的,霍布斯邦(E.J.Hobsbawn)称之为欧洲的双元革命。…..法国大革命的冲击波导致基督教世界向民族国家转化,一方面是现代价值在大革命中传播,另一方面是欧洲抵抗拿破仑入侵民族主义的凸现,在法国大革命带动下,不仅是欧洲甚至是拉丁美洲都爆发民族独立运动。原基督教世界终于变成一个由民族国家组成的国际社会。正是在这个社会过程中,现代市场经济推广到整个欧洲,并在国际法之下把全世界都包含进来,故现代化一定是全球化。P23

21、工具理性保证了社会行动和组织理性化不会颠覆信仰和道德,导致科技可以无限地应用和发展。个人权利主张个人自主性为正当,从而使个人求利动机正当化,并使个人之间的契约关系(它是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基础)高于其他人际关系。这两种价值的功能可以归结为为理性化和市场经济无限扩张提供了价值动力和道德论证。而现代认同的本质在于规定政治组织的规模,是将个人凝聚成具有主权(立法权)的契约共同体(国家)之力量。或者说,基本现代认同,独立的个人才能建立政治组织,并立法保障契约社会。P27

22、工具理性和个人权利这两种价值之所以代表了现代性,是因为它们可以为市场经济不断扩张和科技无限运用提供价值动力和道德上的正当性。P27

23、通过这种稳定的耦合结构,工具理性解决了理性化和信仰(道德)之间的冲突,使得科学技术获得独立自主无限的发展可能。而个人权利则成为社会行动和基于契约的各种制度正当性的最终根据。从此,不仅每个人自主地追求个人目的和利益是正当的,而且契约关系具有高于传统血缘、道德和有机的人际关系的正当性并成为一切社会制度的框架。于是,市场交换和获利活动得以克服种种传统观念和人际关系的枷锁扩张到一切领域,个人自主的创造力和以无止境地追求个人利益为特征的社会财富之增长也就被源源不断地解释出来了。以上分析表明,如果只存在现代价值和经济(社会)两个子系统,它们是无法形成自足耦合的。保障超增长的耦合需要经济、政治和现代价值(文化)三个子系统,其中通过现代认同形成的政治结构是促成耦合整体稳定的关键。P28

24、所谓公共空间,是指人类事务中这样一个领域和机制;该领域处在私领域和国家之间,在这里可以通过理性的公共讨论将个人意见和选择合成为公共意见和选择。P29

25、博兰尼的经典性研究已经证明:现代市场经济在英国的成长绝非来自传统社会的市场经济自发扩张,而是由国家根据经济自由主义理念推行一系列立法造成而成;即使对于19世纪上半叶促使西方经济超增长的廉价雇佣劳动力市场之出现,亦是英在经济自由主义指导下废除大锅饭式的《济贫法》的结果。P30

26、保证生产力的无限增长的现代社会的组织形态在整体上应该具有如下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民族国家内部,必须实现现代政治、经济和价值三个子系统耦合:第二个层次是由民族国家群体组成的世界共同体,每一个民族国家作为主权拥有者如同拥有权利的个人组成社会一样,来建立国家间的契约组织。民族主义、全球贸易和国际法三者同样必须构成一互相维系的耦合系统,这样,市场的扩张才不受国界限制,生产力的超增长才可以持续下去。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现代化一定是全球化;而且,民族国家在双层次结构中起着核心作用,故建立民族国家亦成为传统社会现代转型的关键。P31

27、只有把马克思和韦伯这两种典范结合起来,得到现代社会的系统观,才能解释经济超增长的机制。P31

28、马克思典范将现代价值起源归为意大利文艺复兴,而韦伯典范则主张现代性起源于新教伦理。……在某种意义上讲,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是从不同方面刻画了同一个过程,这就是理性与信仰的二元分裂。P34

29、文艺复兴并非单纯向古代理性主义的回归,而是启动了理性和宗教的二元分裂。从此以后,经院哲学中信仰和理性的联系即告断裂,而这恰恰是宗教改革的基本精神。P35

30、加尔文的救赎命定说和禁欲主义比路德把信仰限制在个人精神层面更为入世,将理性用于改造世界亦更为强烈。P35

31、弗里德里希·希尔,“加尔文主义者是近代世界的先驱。他们在十六世纪推动了西欧宗教改革的发展,十七世纪里推动了西欧国际政治的发展;十八世纪又推动了西欧科学的发展。十六世纪之后,欧洲无论在劳动精神,在雄心壮志、殖民开拓、战争与经济结合、自然科学的进展,都与加尔文主义者的活动分不开。”(《欧洲思想史》P407

32、工具理性讲的是信仰和理性的关系;而个人权利主张个人自主具有终极的正当性,它除了需要个人观念外,还需要把本来只和法律相联系的权利观念与正当性的终极根据相结合。P36

32、现代权利观念来自于16世纪盛行的自然权利,规定自然权利的是自然法。自然权利具有终极的正当性,前提是法律必须高于道德、统治者意志,它是社会制度正当性的最终根据。这正是西方法的统治的起源问题。P3637

33、海因里希·罗尔,“在洛克看来,自然状态和自然法观念作用则是论证个人的权利乃是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的权利造就了法律,而不是法律造就了那些权利…….传统的自然法观念把自然法视为人类事务的某种程序,视为在其创造就作为上帝意志被启示于人理性中的宇宙的形而上学秩序的某种道德反映,洛克则用另一种自然法概念取代了它,在他那时,自然法毋宁是一类或一束个人权利的一种唯名论的象征,这些权利源出于个人的自利。”《自然法的观念史和哲学》P8182

34、根据伯尔曼概括,西方法律精神有如下十大特征。第一,法律区别于习惯、道德和政治;第二,法律是专业化的;第三,它是专家从事的事业;第四,存在着培训法律专家的学术机构。上述四个特征是罗马法里本来就有的。下列六个特征则是教皇革命后才可能具备。第五,法律被视为一个逻辑上统一的整体;第六,法律具有可发展性——它必须被发现;第七,法律的变化必须受规则的支配,即存在着法律之法律;第八,法律高于政治权威(这在12世纪才出现);第九,法律系统内部可以有多元竞争,即在统一宪法架构下可以存在多种世俗法;第十,进而中世纪的法律传统经过多次内在革命终于演变到今天的形态。(《法律与革命——西方法律个超级流氓的形成》P913

35、我们可以将教皇革命视作基督教精神与古希腊罗马理性主义结合的开始。因为法的统治背后的价值是理性,法律纳入基督教亦意味着古希腊罗马的理性主义必须和希伯来宗教结合。P40

36、法律可分类两大类:来自上帝的自然法和由立法者制定的人为法。P40

37、促使西方文明迈出这最关键的一步的,是14世纪后唯名论思潮经经院哲学之解构,特别是奥卡姆在早期唯名论基础上掀起的所谓唯名论革命。P42

38、(根据Gillespie的论述)唯名论的本体论个人主义对西方现代思想形成,在三个方面发生持久影响。第一,从此之后寻找真理不应在如何由共相推出个别……..因为共相不是事实,而应转向自然界。这种观念促使实验科学之兴起。第二,唯有个体才是真实的这一观念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的发挥,个人生活即私人领域的意义和政正当性得到确立。第三,它直接促成了16世纪的宗教改革。P4344

39、从现代价值起源来看,新教中的种种现代价值都是对经院哲学解构的产物,但所有现代性价值之所形成整体性的关联,却正好源于古希腊罗马理性主义和基督教的结合。故路易·杜蒙有一句名言,“宗教改革坐收了在天主教会里已经成熟了的果实。”P44

40、荷兰在1617世纪并没有建立稳定的民族国家,它不可能存在英国和法国那样的民族市场,而只能依存于远洋贸易。P50

41、王权不时依靠市民遏制诸候力量分裂倾向以保证英国的统一,市民亦频频与诸候联手限制王权独断独行,使得国王收税和重大立法都需经过三方同意,作为立法机构的议会就是被三角均势创造出来的。P52

42、在三角均势下,只要诸候力量不断减弱,一定还会出现市民力量和王权力量的均势力敌状态。这两种力量在17世纪转化为辉格和托利两党。正如一位历史学家所指出的:“就辉格党而言,政党存在的目的是要把国会当作一种制衡王权的机制;而对托利党而言,政党的目的是在维护原本确立的机制,尤其是君主制度。”换言之,三角均势中封建诸候力量随市场经济和王权强大而消失,最后导致议会政治中两党制的起源。P53(艾瑞克伊凡斯《英国的政党》P2829

43、启蒙运动的结果正是造就了信仰和理性二元并存;个人权利和社会契约论成为政治和经济正当性基础时,宗教只是让出位置退到与此无关的领域。P54

44、法国长达十年的急风暴雨社会动荡由两阶段组成。前四年(17891792)为第一阶段,主线是旧制度的崩溃,现代会价值终于成为政治制度正当性基础。后六年(17931799)是第二阶段,作为民族国家的法兰西共和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路易十六以叛国罪被送上断头台,这是民族国家建立的标志。P55

45、民族主义是现代思想,其之所以必须是因为现代个人观念形成后,孤独的个人必须用民族认同来回答“何为我们”以建立政治共同体。P60

46、所谓终极关怀,是指人从社会组织中走出来考虑生存的意义,寻找不依赖于社会的终极价值。P60

47超越突破有四种基本类。P63  

 

离开此世

进入此世

依靠外部力量

希伯来宗教型超越突破(类型一)

希腊型超越突破(类型三)

依靠自己的修炼

印度宗教的超越突破

(类型二)

中国型超越突破(类型四)

48、民族主义是指“提供一种准则,而且往往是终极的原则,以确立一个社群能够恰当地建立它独有的国家政府行使政治权力,并自组一个政治社会的正当性。”P67

49、宪法(constitution)一词在中世纪原意是世俗立法。现代国家形成时,该词之所以被作为国家构成原则,这是因为在西方现代国家被等同于立法权(主权)。这样建立国家必阐明世俗立法权和组成国家的所有个人之间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潘恩(Thomas Paine)这样论证:“宪法不是政府的行为,而是人民建构政府的行为。”即“宪法是先于政府的,政府只是宪法的造物。”P68

50、宪法既然是规定国家与国民关系的基本原则,它必须包含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保障基于个人的三个现代价值不受政治共同体的损害,使它能成为现代社会制度正当性最后根据;二是阐明个人如何组成国家;三是明确宪法形成之方法。第一方面内容通常包括对个人权利的保障和政教分离原则。第二方面为国民义务和政府运作及立法遵循的规范。第三方面必须阐述宪法正当性根据和建立程序,也就是明确立宪主体。故建立民族国家必须立宪,而民族主义往往是和立宪主休同时出现的。P69

51、在西方现代政治理论中,民族主义这一理念通常包含三个逻辑上联系的部分。第一是民族认同的符号,即怎样规定“我是谁”,或民族如何界定。国家组织范围和规模一旦明确,民族国家是这些人相互制订契约的结果。这样就得到有关民族主义的第二个论断:由某一认同符号规定的群体构成同一政治组织实体——国家(state),即西方民族主义论述中nationstate指涉通常互相重合,或者说一个民族有权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且这种共同体的形成既然是基于成员的契约,即自愿交出某种权利以形成国家主权,故民族主义通常包含第三个要素,这就是民族自决:某一个民族可以用全民公决方式以决定是否建立独立的国家。P70

52、加尔文主张唯名论,认为只有个体才是真实存在的,任何社群甚至国家均由个人之间契约形成,而且视国家为个人交出部分权利之体,而不是由于某种客观存在的属性和社会有机联系造就了民族。P71

53、如果民族国家认同符号是主观的,民族主义为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形成的民族如同美国那样,是一个可以把各种文化、种族、族群融合为一个统一现代国家的熔炉。如果民族认同符号是客观的,那么民族主义促成第二种类型民族国家的建立,其速度往往比第一种类型的民族国家要迅速得多。德国民族国家之形成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P73

54、狂飙运动本是文化抗议运动,它反对浮夸、虚伪形成的物质文明和僵化的文化建制,抵制法国文化与启蒙思想。P73

55、浪漫主义思想把民族想象成一个大个体,一个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独特个体。这样,浪漫主义直接促使德国把本民族历史文化当作认同和忠诚对象的文化民族主义的形成。P74

56、第一种类型民族国家大多限于现代性发生社会,其民族认同之形成,基本上是一自然过程。而第二种类型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建立则是在最早完成社会现代转型国家冲击下发生的。它不需要依靠来源于加尔文彻底个人主义式的对统一共同体之主观认同,只需利用现有的政治权威,斩断终极关怀和原有政治有机体之联系(工具理性随之出现),用民族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制度正当性基础,进行立宪实行宪政即可。这是一个比现代性发生社会更为迅速地建立民族国家的过程。P77

57、因北美的移民主要是新教徒,而征服南美的是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使得南北美在社会现代转型中的定位完全不同。美国属现代性起源国家,南美则为由殖民而形成的传统社会。因新教徒绝对的个人主义,他们互相认同建立政治共同体时是完全排斥本地土著的,故土著在美国认同形成中没有任何地位。南美则完全不同。同样作为殖民地,因天主教接受等级制度,故南美转化为一个由土著和殖民者共同组成的等级社会。P7980

58、卡尔(Raymond Carr),“对于现代西班牙的大部分历史,一般的解释是,以先进的自由主义制度强加于一个经济和社会相对落后的保守的社会,造成了社会的紧张关系。”(卡尔《惶惑的旅程:西班牙的现代化历程》,P1

59、只要民族主义兴起,认同结构之巨变同时会引发工具理性形成。也就是说,一旦民族主义为政治制度提供正当性并实行立宪,个人权利等现代观念就可以随着民族独立被引进,与此同时,还意味着终极关怀退出政治社会制度正当性论证,这通常亦是工具理性之形成。P81

60、到今天为止,相当多伊斯兰社会的传统精英仍无法接受工具理性所必须的信仰和理性的二元分裂,由此引起对学习之厌恶,这正是20世纪原教旨主义兴起之温床。P8283、日本社会现代转型之迅速,可以归为日本传统中本来就潜藏着二元政治结构:作为国家象征的天皇和具有实权的幕府将军。天皇背后的文化观念是神道,而德川幕府政治合法性基础本来自中国的程朱理学。但早在江户时代,气论对朱子学的解构产生了日本独特的儒学——徂徕学。徂徕学中,已发生了政治理性和道德的二元分裂,国学更把天皇视为至高无上。明治维新时期,我们可以看到表面上互为对立的过程,一是王政复古,二是全面向西方学习。这正好揭示了日本能迅速实现社会现代转型的机制:理性和终极关怀(神道和儒家道德)的二元分裂,一方面使得日本可以迅速学习西方制度,同时通过王政复古来建立君主立宪的民族国家。P84

84、如果把17世纪定位为现代价值和现代社会结构的起源,18世纪为现代价值在西欧的普及以及西方核心地区社会的现代转型,那么19世纪则是全球化展开以及经济自由主义全面推行的时代,这也是现代社会结构发生异化、弊病开始呈现的时期。P89

85、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个来源(德国古典哲学的发展)代表了对工具理性的否定,第二个来源(英国政治经济学的批判性继承)则记录了对个人权利为正当性最终标准的怀疑,以至形成全盘颠覆性的理论,而第三个来源(空想社会主义)则刻画了对社会契约论和民族认同的批判与取代。P90

86、他(康德)的代表作《纯粹理性批判》用哲学分析指出理性的能力和局限,建立了信仰(道德)与理性(科学)二元分裂(也是为工具理性提供正当性)的现代哲学体系,故康德是属于对现代性进行阐述和论证的哲学家。P91

87、克隆纳(Richard Jacob Kroner),“在康德的世界观里,道德律则实在取代了上帝的地位…..根据他的看法,除了对道德律则的服从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对上帝的侍奉,也再没有另一种荣耀上帝的途径了。许多时候,康德被人称为一新教哲学家。”(克隆纳《论康德和黑格尔》,台北,联经出版公司,P79

88、古典政治经济学一直是和自由主义共同成长,互相交叉的。洛克、休谟既是自由主义哲学家,亦是古典政治经济学奠基人。P94

89、马克思主义既然否定个人权利的正当性,又将黑格尔主义颠倒过来,故主张工人无祖国。一种超越民族主义、主张社会高于个人的彻底的世界主义之学说出现了。P98

90、马克思主义转化为追求另一种现代社会的实践的两个前提:一个是建立现代民族国家过程中发生社会整合的解体,另一个为存在着用意识形态整合政治社会的传统。P101

91、中国传统社会的特征:家庭作为社会基层组织,绅士作为县以下自治构成社会组织的中层,有效地把以皇权为中心的官僚机构(上层)权力同基层家族组织结合起来;儒家意识形态在维系王权、绅士和家庭三个层次整合中起着关键作用。P103

92、儒学依靠忠孝同构,将家庭伦理外推出王权的正当性,可以将三个层次整合起来。一旦忠和孝断裂,儒家伦理被限定在家族内部(私领域)有效,皇权的正当性不再由儒家伦理推导出来,这时容易形成政治理性(公理)和终极关怀(儒家道德)二元分裂的意识形态。P106

93、以东正教为背景的民族主义只能泛若斯拉夫主义,沙皇仍是民族国家的代表,其建立的民族国家属于德意志帝国和日本这一类型。P107108

94、所谓泛斯拉夫主义,强调斯拉夫人和相应文化的优越性,沙皇被视为斯拉夫文化的代表。泛斯拉夫主义和德国文化民族主义(泛日耳曼主义)一样,都指向建立第二种类型的民族国家。P110

95、为什么俄国知识分子会接受马克思主义?除了社会结构的原因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东正教。东正教和工具理性始终存在着某种对立。在思想史上首先表现为知识分子对二元论不感兴趣。由于俄国贵族对平等的追求,就自然地倾向于社会主义。而且,由于俄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方式都是冥想式的信仰,在不信东正教时,一方面可以接受反理性的浪漫主义,另一方面接受黑格尔主义。众所周知,俄国的著名知识分子都是文学家,知识分子的成长史也就是俄国的文学史。黑格尔主义加上浪漫主义,使得俄国知识分子天然倾向于对西方现代思想批判和否定的思潮。而辩证唯物主义和马列主义正是否定西方二元论的集大成者。P112

96、本来东正教是沙皇正当性的基础,但建立现代民族国家必须实现政教分离。为了强化统治的正当性,只能将沙皇专制的合法性完全基于泛斯拉夫主义。这产生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现象,即任何斯拉夫民族的解放都和俄国有关。也就是说,以解放斯拉夫民族为名的对外战争,亦成为展现俄国民族主义、巩固俄国成为第二种类型民族国家必要的证明。P114

97、所谓十月革命确立苏维埃政权,本质上是用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列宁主义政党组成官僚机构、统率军队先整合社会中上层,然后再深入农村,并再次利用传统农村的有机体实行社会整合。P115

98、弗兰克,“虚无主义的道德主义是俄国知识分子精神面貌的最基本最深刻的特点;从对客观价值的否定发出对他们(‘人民’)主观利益的神圣化………因此人应当做的只是把自己的全部力量献给大多数人的命运之改善,拒绝这一点的一切人与事都是恶,都应当无情地消灭——这就是俄国知识分子的一切行为和方评价所遵循的古怪的推理链条,它在逻辑上缺乏根据,但在心理上却是紧紧衔接的。”

“俄国知识分子就其伦理本质而言,从大约七十年代至今都是顽固不化的民粹主义者:他们的唯一目的是多数人的幸福,他们的道德是为这一目的服务,伴以禁欲主义的自制和对自己价值精神需要的憎恶和鄙视。”(《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P5056

99、中国和俄国传统社会在现代转型过程中都曾出现社会整合的破坏,当在建立现代民族国家过程中发生社会整合解体时,用新意识形态整合社会是这两个社会面临的共同选择。P119

100、国际法本来自于自然法,它是天主教现代转型的产物,国际法的权威原则上只在基督教世界才有效。随着越来越多非天主教传统社会转化为民族国家,国际法不再有约束力。P122

10118151914年这一百年为现代社会结构第二层面结构之成长和全球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博兰尼称其为百年和平。

102、在一战期间苏联建立,世界秩序已不仅仅是如何建立民族国家关系问题,而是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现代社会之间的对抗。事实上,巴黎和会在重建民族国家之间关系的同时,亦是围堵苏联,意欲把布尔什维克主义扼杀在的摇篮里。梅耶(Arno Mayer)认为1919年即为冷战的开始。P127

103、根据经济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市场调节会自行解决问题。经济自由主义对不景气的对策是强调政府不干预,让市场自我完美。P128

104、根据凯恩斯主义,经济危机是社会有效需求不足和资本边际效率崩溃造成的。当经济繁荣时,预期乐观,过分的投资导致生产过剩。与此同时,边际消费倾向降低。P129

105、关于周期性危机的原因,存在着熊彼特的创新说、哈耶克的货币说、霍布森的消费不足说和萨缪尔森的乘数-加速原理交互作用说。P129

106、一旦在现代性三要素(个人权利、工具理性和民族认同)中抽掉其核心价值——个人权利,民族主义和工具理性立即畸变,法西斯主义产生了。P133

107。只要政治组织不是个人契约的产物,它必然是有机的整体或别的什么。其正当性基础又来自何方呢?为了填补政治和社会制度正当性真空,形形色色的畸变意识形态兴起,并凌驾于法律之上。P133

104、“马克思诞生在一个濒临世界末日大毁灭的社会中,根据传统的宗教模式,随之而来的将是一个黄金时代的远景,在那里没有基督教徒或犹太人之分,也没有无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剥削者之别。在马克思的灵魂深处有一个救世主的希望,这个希望深植在以色列先知的律法解说者心中,代代相传一直到马克思父母的犹太牧师先人中。”(Frank E.Manuel《马克思安魂曲——思想巨人的光与影》,台北,究竟出版社,P48

105、中国知识分子拥抱马列主义,亦是基于革命乌托邦的理想,而革命乌托邦本身是对宋明理学的价值逆反。在马列主义被中国人知晓之前,中国知识分子早已把世界大同视为现代民族国家进一步演化的方向。也就是说,凡是接受马克思主义将其转化为建立新社会实践的,都是因该社会组织和文化深层结构中存在着独特的与马克思主义相似或可亲和的要素。P136

106、由于个人权利是现代价值之核心,法律被归为民族国家中所有人的契约,法的统治一直进现代政治的基本形态。P141

107、法西斯主义在意大利起源的轨迹,十分典型地表现出个人权利可欲性破坏,是如何导致工团主义兴起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民族主义的种族主义化趋势,而这两者互相结合,就演变成法西斯主义运动。P142

108、阿伦特指出,极权主义运动曾被称为“光天化日之下建立的秘密社会”。(《极权主义的起源》P516

109、根据研究,极权主义有六个特点:第一,以某种超越法律之上的意识形态进行统治,意识形态提供了全社会生活的目标和意义;第二,信仰意识形态的核心分子组成一个政党,领袖独裁,一党专政;第三,国家用秘密警察进行恐怖统治;第四,人民的通讯工具为党和政府所垄断;第五,军备和武装掌握在党和官僚手中;第六,中央控制经济活动。P143

110、法西斯主义为现代价值系统中抽取个人权利后工具理性和种族主义的畸形结合,代表了现代性的黑暗面。而马克思主义源于对现代价值系统的批判,虽然它亦不把个人权利作为新社会建设的基石,但平等一直是其基本追求。特别是马列主义力图克服现代性的黑暗面,追求一种现代社会之后的理想社会,这和畸形种族主义有本质不同。P144

111、在中国历史上意识形态高于法律,用意识形态整合社会恰恰是中国传统社会的基本结构,把它说成史无前例显然不妥。P144

112、伊斯兰教很难退出政治经济领域,亦几乎做不到理性与信仰的二元分裂,故伊斯兰传统社会通过民族主义建立民族国家颇为困难。P150

113、现代性起源于个人观念出现后导致终极关怀和理性的二元分裂及社会有机体的解体,它在保证理性无限制地贯彻到一切领域的同时,也意味着高于个人之上的社会普遍目的之消失和世界的除魅。P153

114、当把个人权利作为正当性基础的时候,就无条件地肯定了私有产权和市场分配的正当性,而对自愿达成的契约进行任何干预和审定都是不正当的,这是古典权利自由主义的基本精神。P160

115、伊斯兰教主张建立公正的社群,圣训规定它不能政教分离,也不能将信仰变成私领域的生活。P164

116、西方现代个人观念的起源于唯名论斩断终极关怀层面自我与共同体层面自我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取消终极关怀。P166

117、英国音乐家曼纽因曾说过,“如果一定要我用一句为二十世纪作总结,我会说,它为人类兴起了所能想象的最大希望,但是同时却也摧毁了所有的幻望与理想。”P167

118、今天,思想正在被专业吞没,我们这一代人也许是最后的思想者。P170

 

  评论这张
 
阅读(8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