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清华法学博士  

2010-12-01 20:06:0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近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因家中房屋被拆,致信山东潍坊市长许立全。信件公开后,潍坊市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来北京与其当面沟通,目前双方正在沟通。
——网易新闻

    “强拆”的事,我本不想再提。面对一个法西斯政府,怎么说你都是犟不过的。近日,清华法学博士王进文写了一封“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有关拆迁的公开信”后,我感觉那只是老生常谈,对此事并未表现出兴趣。今天,一位博友要求我谈谈对此事的看法,我便只好顺水推舟再议几句。
    在我的印象中,今年中国的“强拆案”连续不断,有一些还演变成了严重的流血事件。2010年,堪称是中国的“强拆年”。据说,新的《拆迁法》强调经过司法途径来解决拆迁问题。跟以前的“强拆”相比,这无疑是一大进步。
    对于王先生的遭遇,我首先想表达我的支持。我能够支持一个农民刘大孬,也同样会支持一个清华博士。总之,对于任何一个被流氓政府欺负的个体,我都会义务地提供舆论支持。然而,王先生虽为法学博士,我却只能把他视为刘大孬,一个普通受害者。对不起,我对王先生的支持仅限于此,因为我对王先生还有批评和质疑。
    前面说到,今年堪称是“强拆年”,不计其数的无辜百姓都有不幸遭遇。王先生恳切地说地,“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心”然而,在他人
遭遇“强拆”时,我们此时却没有听见王先生支个声,表示一下自己的良心。或许,王先生要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诚然,刘大孬等普通农民只是草芥,不值一提,他的命也值不了几个钱。然而,无论有什么地位或学历,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尊严的生命体,都值得社会的关心和爱护。王先生只要自己遭遇“强拆”后开始才打出“清华”、“博士”和“法律”等几个牌子,准备打一场自己的战争来捍卫自己的权益。王先生说,“我‘绑架’了清华,‘绑架’了博士,‘绑架’了法律。”(或许,王先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于是便要“绑架”清华和法学,造点声势出来?对此我不敢断定。)有鉴于此,我以为王先生缺乏一种公共关怀。只有危及自己的利益时,他才肯站出来说话,尽管这也值得我们的理解和支持。
    根据我肤浅的看法,以中国现有政治来看,法律的意义非常有限。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不需要法律的统治。在宪政国家,宪法限制国家权力,而在中国却是没有丝毫的限制作用。国家权力一旦膨胀,便会演变成极权主义。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过是“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的代名词。有媒体称,“强拆”事件频频发生,原因是国家权力过大——其实,更直接的说法是,中国仍是一个法西斯极权主义国家。
    坦诚地讲,国家权力过大的原因,不完全在于统治阶级。在相当程度上,国家权力过大也是民众造成的。中国传统的专制社会,造就了一批顺民和奴才。即使主子把民主和自由赏赐给奴才,奴才也会断然拒绝。因此,在批评政府的极权主义的同时,文化人也应该关注民众和影响民众。当年,鲁迅发现医学不能救国后,才转向搞文学来启蒙民众。我承认,法学对于法治社会有重要的意义,而法律对于奴才是没有用的。主子代表一切时,主子就是法律。奴才只会寻找主子,跪求主子开恩,根本不会认为自己有权益,更不会想到用法律来解决矛盾。因此,我以为,唤醒民众的利益意识和公民意识,比单纯地做点学术研究有更加重要的现实意义。
    王先生引用了一句法学名言,“风能进雨能进,就是国王不能进。”然而,中国的情形却是:“官能进狗能进,就是百姓不能进。”在中国,人民被党国代表,人民是党国的奴才。人民的财产就是党国的财产,所以党国可以为所欲为。王先生还引用官员的话“尽管地拆,死五十六十个人,没关系!”其实,这还不够劲。前不久,重庆江津某镇的领导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跟政府作对的一切都是恶。”云云。面对这样的极权政府,法律有什么用呢?在我看来,让人民觉悟起来并敢于表达反对意见,这才是对付极权的根本办法——鲁迅当年的未竞事业,还需很多有良知的文化人继续去坚守和完成。     
    我不想,也不可能,逼迫王先生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然而,王先生享有法学的专业权威,若不能为平民说点话,实在有点令人遗憾。王先生平日闭门苦读研修法学,在该领域的造诣肯定令我等景仰。王先生若只是想“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或者只想在极权社会中混口饭吃,那就当我白说了吧。
    王先生自称研修法学已十年,算下来至少也有三十多岁了吧。三十多年的生活经历,加上与政治和社会密切相关的法学,想必王先生对社会和政治已有一定的认识。除了从此次遭遇中获得自己的利益损失外,王先生能否对社会进行更多的思考呢?除了王先生以外,
已有千百万人,且还有更多的人将会遭遇“强拆”。在我看来,当王先生思考社会时,才算是一个合格的书生。
    王先生说,“书生会写历史,这就足够了。”其实,我认为书生能写历史还不够。我想纠正一下王先生的话——“书生能关心社会,这就足够了。”
    我似乎对王先生有点不满,不过也没想苛求王先生。王先生能用法学抗击一下流氓政府,这件好事本应值得我们喝彩。然而,当我想起刘大孬那样的普通农民,我确实还高兴不起来。
政府的“强拆”毁掉了他们一生积累起来的,那点微不足道的财产。此时,没有文化,不懂法学的他们,只有用生命去捍卫自己的权益。一位网友悲情地写道,“刘大孬,我拿什么来救你?”没有法律武器的国人,想帮也不帮上不忙,而专门研修法学的人却躲在书斋里。
    王先生倒是能自救,可刘大孬他们呢?对于刘大孬,我曾专门写过文字表示支持。我的声音很微弱,可能没有多大效果。只有千万人同时发出声音,才会取得更好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1666)|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