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眼中的新左派  

2010-12-21 10:07:0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学术界出现了两派:自由主义和新左派。在自由主义阵营里,代表人物有朱学勤、徐友渔等。在新左派阵营里,领军人物有何新、甘阳、刘亚洲等。

    新左派的主要观点是坚持社会主义,赞成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干预。显然,这与官方的意识形态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据说,一批新左派能够到中南海开办专家讲座, 对中共高层摇唇鼓舌,被外界所称“中共高层文胆”。新左派恰好能迎合官方的需要,所以才能经常出入翰林院大门,进入中共高层的智囊团,成为官方的“御用文 人”。

有人批评说,新左派这不是逢迎和讨好官方吗?对此,甘阳振振有辞地说,“如果政府的说法正好是合理的,为什么不可以支持?知识分子的立场并不等同于反政府的 立场。”乍一听,甘阳的话似乎有道理。政府不是什么都做不对。当政府做对什么时,干嘛不赞扬几句呢?难道只有跟政府作对才叫知识分子?

实际上,甘阳的话是回避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政府是否应该干涉社会生活?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坚决反对国家对社会生活的干预。在市场经济中,国家对市场的投 入,表面上是参与市场竞争,然而却会搅乱市场的自由竞争。作为裁判的国家,只参与到比赛中,便成了选手。换言之,只要政府参与市场竞争,那一定是最大的赢 家。

以民办学校为例。民办学校是私人投资兴建的学校。照理说,政府不应参与民办学校的经营,也不应占有股份。否则,政府可以通过权力调整经济结构,或资源配额,使市场朝着有利于民办学校的方向发展——这样一来,政府便可从中赢利了。

诚然,国家权力的干预有时是必要的。最为典型的是罗斯福的“新经济”政策。通过国家力量的干预,罗斯福成功地扩大了就业率,逐渐恢复了美国的经济。这是新左派学常用来证明国家成功干预社会生活的例子。

我也认为,必要时国家可以干预社会生活,但必须有所限制。自由主义非常警惕国家权力,呼吁国家不要干预社会生活。否则,国家权力便可能伸入私人领域,侵犯个人自由——这是极权主义的前奏。在极权社会里,国家权力上便会升成为最高主宰。

    在我看来,不管是老左派也好,新左派也好,只要是能解放人的左派,都是好左派。国家主义推崇的国家权力,这是我深感厌恶的地方。国家主义向左,就是以“红色 恐怖”为特征的暴力社会主义,向右,就是法西斯主义(一种国家社会主义)。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国家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联姻,必然会成为一种控制和奴役人的 制度。

再以教育为例。作为一名教师,我有资格谈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国家以培养人才为由,不顾学生的自由成长,一直推行应试教育。在这种教育体制下,所生学生被绑架到应试战车上。成功者只能是少数,大部分学生都是殉葬品。考试成功的学生,即所谓“符合国家需要”的学生。

这种体制无视学生作为生命个体的自主选择。上大学就会获得人生幸福吗?不是人人都是从上大学中获得幸福,而且高考竞争中成功的只能是少数。这就决定了,在应 试教育体制下,大多数学生是不幸福的。对此,政府会说,我们是想为国家建设选拨优秀人才,你们既然考试不优秀,不幸福也就算了吧!在这个国家主义的逻辑柜架内,个体只是作为国家的牺牲品而存在。

    问题是,每个人的幸福是不一样的。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观, 不同的幸福观。在国家主义的逻辑框架下,个体没有了自主选择。这样一来,国家主义用应试教育的办法把每个人绑上战车,强迫学生选择上大学的幸福之路(当然,这背后还有职业教育,就职机会等问题)。这种做法表面上打着“培养社会主义的建设人才”的旗号,背后却是隐藏着控制和奴役人的目的。极权主义过去了,新威权主义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极权思维。目前,奴役和控制个人在政治和教育领域中仍然处处可见。

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坚定地认为,自由是个体仅次于生命的尊严。我们若不想苟活,那就必须要有自由。个体的这种尊严,国家权力没有权力剥夺。“自由主义的核心是懂是进步不是一个机械装置问题,而是解放活的精神力量问题。好的机制必须能提供渠道,让这种力量通行无阻,不能被它自己丰富的产品阻塞,使社会结构生气勃勃,加强头脑的生命力,并使之崇高尊贵。”1可见,自由主义主张,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提供条件,让每个生命能获得自由的幸福。

    受了多年的奴役,我最出了一个结论:谁解放了中国人,我就拥护谁——1949年发生的不是解放,而是新的奴役。在我看来,谁提倡国家主义,谁就有奴役他人的阴谋。我的幸福高于集体的幸福,我的价值高于国家的价值。新左派坚持社会主 义,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坚持国家主义。我没有看过新左派对教育现状的看法,不过从逻辑推理来看,新左派作为政府的吹鼓手,也不会认为师生受国家的奴役有什么问题。

对于我来说,他们研究的重点只是在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上,而且这一切只是为稻梁所谋,缺乏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和战斗性。他们的面孔,远没有自由主义者那么可爱;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没有自由主义者那样可敬。

我承认,以国家力量进行现代化,效率一般比较高,能缩短现代化的时间。同时,在社会发展水平低下的前提下,盲目地推行民主,失败的危险也会很大。此时,国家保持一点威权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顺利实现转型。然而,国家主义毕竟是个“妖孽”“谬种”,对自由构成了潜在的巨大危害。刚经历了极权主义社会的中国人,对此应该是记忆犹新。

目前,中国仍处于一个“后共产主义”时代,共产主义极权思想没有从根本上消退。简单地说,中国采用的是威权主义,即国家主义的政治和资本主义的经济相结合的体制。然而,“在这个后共产主义时代时,正是这种资本主义的权威主义,构成了对民主政治发展和蔓延的最大障碍。”2

作为一个有自由主义思想的教师,我对国家主义会保持批判态度。我的理智告诉我,新左派也许没有做错什么,但只要新左派支持国家权力,我在情感上便永远不会成为新左派的拥趸或信徒。

对于新左派当“御用文人”,我不想指责什么,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这符合自由主义的思想。新左派高唱社会主论调,为高层决策提供理论依据也没有什么,这也是他们谋生的选择。只要不剥夺我的自由,你对谁吮痈舐痔是你的自由。

    总之,若能意识到极权的危害,保证社会不滑向极权主义,新左派支持国家干预社会似乎未尝不可理。然而,即便是这样,新左派也不可爱。著名的文艺评论家朱大可曾说,他一般不跟作家交朋友,因为只有保持距离,批判才能做到客观公正。与新左派对党国的投怀送抱,为党国提供话语支持相比,朱先生的独立精神要可爱得多——作为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1 霍布豪斯《自由主义》,商务印书馆,2009P69

2 安东尼·阿伯拉斯特《民主》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 P83

  评论这张
 
阅读(75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