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校长不是天使  

2010-12-07 20:13:3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博客启用两年来,经过我的精心打理,现在已基本上走上正轨。且不说人气愈来愈好,给我最大的喜悦在于,有几个人亲口对我说过“你启蒙了我”。前两天,有博友写出新文章,矛头直接指向党国。坦诚地讲,批判教育就必须要攻击政治。我戏谑地评论说,你现在简直太“反动”了。博友见罢,笑着对我抱怨道,你把我带坏了,让我也成刺头了。听罢,我开心得大笑。让更多的教师成为校长的刺头,让更多的国人成为“坏人”,这才是我的目标。对于我来说,奴才不会造就民主,唯有刺头和“坏人”才会带来民主。

    美国民主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草根民主发展的必然趋势。当时,新英格兰几个州的乡镇都是采用经过投票选出人选,组建乡政府的办法。美国政府采用民主政治,只是顺应了社会现实。中国搞从上而下的民主,是很难取得成功的,只有从基层开始的民主才最有推动力。因此,教师不妨思考如何在学校里建设民主的校园政治。

我曾想成立一个“中国教师刺头培训中心”,专门训练教师们成为“刺头”。此举看似有点无厘头的搞笑,却真实地体现了我对政治的理解,以及我对社会的希望,对教育的希冀。须知,学校是一个微型社会,校园政治是国家政治的缩影。为了推动中国的宪政,迎接民主与自由,营建民主校园,引领教师文化,教师们应负起作为公民的责任。营造一个民主的校园,受益者不仅是教师自己。往大处说,教师也是在为社会的发展出力。胡温要是知道,也会为教师的民主精神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认为,为了成为刺头,能制服权力,教师必须不断学习,组成学习共同体,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促进自身的专业化发展。这是教师自身的尊严所在,也是制服权力的基本前提。教师读书的内容可以无所不包,从法律到管理学,从教育学到社会学,从文科到理科,文史哲各流派还必须都有所涉猎。同时,教师还必须关心时事,了解国家大事,知道社会动态。正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经过几年的读书,教师的专业化水平可以得到大幅度提高。教师的学识水平超过校长后,便能够占据学术制高点,对权力进行居高临下的攻击,破坏权力的防御体系。当权力者放下架子,与教师进行平等对话时,教师才算驯服了权力,校园中也才可能出现民主。当然,不学无术的教师被人欺压,只算是自己不够强大才会被狗咬。

教师们始终要明白一点。权力若无节制,便有被滥用的可能。这是人性使然。如果我是权势者,我也会滥用权力的。孟德斯鸠从洛克那儿继承了“三权分立”的思想,为美国民主政治奠定了理论基础。孟氏曾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从事物的性质来说,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1这里说的“权力遇到界限”,是指“权力遇到阻碍才会休止”。孟氏的“以权力约束权力”是针对国家而言。对于始终没有权力的教师而言,唯有通过胆识和思想才能驯服校长。

也许,有些“善良”的教师会问,有必要这样对待校长吗?这样是不是太黑心了?须知,驯服校长是民主的基本前提和条件。在人性问题上,中西方传统文化是不一样的。中国的传统是“性本善”,只要自我修炼,人人皆可为尧舜,这就导致了“人治”社会。西方的传统却是“性本恶”,为了制服“人性之恶”,必须有法律才行,这便导致了西方的法治社会。可以说,西方的民主与法制在其文化传统中有着深刻的根源。

当然,公民需要遵守法规,教师也需要遵守学校制度。但是,我们同样要强调对政府和校长的权力范围划个界限,把权力装入一个钢铁牢笼禁锢起来。否则,它会成为“维利坦”似的猛兽,伤及无数的受害者——农民刘大孬就是一个极好的典型。麦克逊认为,采用制衡的方法“来控制政府的弊病,可能是对人性的一种耻辱。但是政府本身若不是对人性的最大耻辱,又是什么呢?如果人都是天使,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如果是天使统治人,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来外的或内在的被控制了。”2因此,教师不必因为成为刺头而有道德重负,反而应该有自豪感才是。政府和校长都不是天使,所以我们才必须对其权力实行制衡。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是天使。教师的读书学习不能使校长成为天使,却可以让校长不至于成为魔鬼。

后记:

复旦大学校长日前透露,复旦正在制定《复旦大学章程》以限制校长和其他行政管理者的权力。据悉,复旦的一项重大改革是校领导和部处负责人退出学术委员会、教学指导委员会,以隔离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校长说,“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但同时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无论是大学还是媒体,我们都需要理想的灯塔照亮现实的道路。”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看来,限制校长的权力不是我的疯狂想法。宪政需要从基层做起,复旦已为全国学校做出了榜样。希望复旦大学的改革取得预期成效!


1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P154

2 汉密尔顿、杰伊、麦克逊《联邦党人文集》P264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