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追寻教育的真谛  

2010-03-28 21:41:05|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博客大型征文:“我们究竟在给‘90后’教什么

 http://blogeditor.blog.163.com/blog/static/72783300201038103725222/

请每一位关心“90后”教育的教师、家长、学生、学者共同参与本次征文活动,讲述你们亲历的故事,我们来共同思考。

作者:郑伟
身份:中学老师/教育研究者
任职学校:四川省XX市外国语学校(民办高中)
任教时间:1987年—2010年

    作为教师,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教育的尊严在哪儿? 在我看来,教育的宗旨应该是启迪学生的智慧,培养学生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让学生树立起良好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有现代公民的基本素质等等。教育中,学科分数只是一个次要方面,却成了举国上下关注的唯一焦点。事实上,我们的教育已把学生的灵魂抽空,只剩下了冷冰冰的统计数据。教育本身就是价值判断。没有了价值判断,根本不会有真正的教育。

我以为,教育需要理想主义,不能太世俗化。这是教育的本质决定了的——教育的本质是育人,而人的精神发育比肉体发育更重要。然而,我每天感受到的,却是价值观的激烈冲突。我在精神上时时感到痛苦与折磨,却又不肯放弃自己的信念。

    90后” 的学生,大多是独身子女,比较自私而缺乏同胞关爱。眼下的离婚热潮,使许多家庭成为单亲家庭,学生在精神与情感的发育极易出问题。从文化角度上讲,学生处 于文化断层上,溶入进他们的血液里的传统文化不多。同时,在目前的经济浪潮中,学生不可避免地也沾上了消费主义思想。最为危险的是,当下教育中最大的问题 是 “有教学而无教育”。面对“90后”这样的处境,每位教师都应该思考:我在教给‘90后’什么?我又该如何教?

诚然,我也会把学科知识教给学生。然而,这只是对教师的基本要求,勿需重点讲述。我做到这点,根本不值一提。任何一位教师,都会把学科知识教给学生。我这里要讲的,主要还是教育问题。有教学而无教育,这是当下教育的问题所在

我从教二十余年,自然有很多故事。我的故事涉及教育的诸多方面,很难用一条主线全部贯穿起来。从我的故事中,读者可窥见教育现状,以及我的思考与抗争。本文附上的三篇教育札记,包含了我的思想、希冀、幸福、困惑与痛苦。这些发生过的真实故事,可以从侧面反映我的教育,让读者看到我在为“90后”教些什么。然而,教育是个非常大的话题,这里只能挂一漏万

(一)“国重”的办学困境

    我的故事,还是从“国(家级)重(点学校)”说起吧。

我 在一所“国重”呆过十五年。坦诚地讲,校长还算知书达理,多少有一点文化意识。然而,他却不得不囿于行政化的管理模式。多年前,校长还有很大权力,如今很多权力被上级收回。校长没有了权力,自主办学别谈了,连引进人才的权力也受限。在我眼里,校长愈来愈成为了官僚,一切只能按上级要求办事。

    我常想,校长要像蔡元培一样该多好啊。可以讲,没有他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办学思想,也就没有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我们赞扬“五四”精神,却忘了“五四”精神直接受孕于蔡元培的办学理念。可如今,中国的校长有几个是学术型或学者型的呢?有几个没有成为行政官僚呢?政府把分数视为政绩,以此向民众展示教育的辉煌业绩,也自然会以升学来考核校长。这种环境下,校长们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官僚。

   校长虽待我不薄,而我却深深感到,这样下去我不能有所作为,只能聊以混日子——校长都无能为力,我还能如何呢?况且,地方政府的财政很紧张,学校收一点补课费,也难以满足教师们的工资要求。那时候,上一节早读课仅有一元五,有的教师却要花几元钱的车费赶到学校挣到这一元五!我工作二十余年,职称是高级教师, 每月全部收入仅两千多!养家糊口的压力,使我有了换学校的想法。

说到教育投入的问题,我记得二十年前就有“百分之四的GDP教育投入”的计划,可至今仍然只有“2012年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将达到GDP的百分四”的说法。据我所知,百分之四的GDP教育投入,在世界上只是中等水平。难道国库里没有钱吗?钱花到哪儿去了呢?我不知道。

多年来,这所学校一直是地方政府的“无烟工厂”——地方政府提供收费政策,使学校收费合法化,然后地方政府从中提成。据我所知,十年来,地方政府共从学校拿 走了近千万元!如此一来,地方政府的财政每年都有一笔稳定的收入。奇怪的是,每次遇到省市的检查,地方政府却将责任全部推给学校。结果,学校每次被罚款时,都会损失数十万。中央国库不给钱,地方政府又巧取豪夺,办学之难的程度可想而知。

(二)“国重”里的教育工作

收入少一点,工作只要愉快,我还是想得通。“国重”比较宽松,不太干涉教师的教学。这样,我便有一点空间设计自己的教学,实施自己理想中的教育。

我一直认为,教育需要宽松。想想荒郊野邻,多自由和宽松的环境啊,那才是参天大树的生长之地。高压的环境只会将生命成长平均化,结果是只能塑造出庸才。学生是生命主体,有着自己的生命轨迹。教师不妨树立一种“教育生态”观,将学生视为需要成长的树材,为学生提供比较宽松的人文环境。

有时学生若要占用我的课来搞活动,我会完全支持。有一次我给学生讲,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八个字:天天开心,时时努力。我真心希望学生能在学校里度过一段 幸福的时光,在学习上也能学有所获。记得当时讲完后,学生全体开始鼓掌。那瞬间,我内心充盈幸福——作为教师,我给予了学生成长的空间,也得到了学生的理解。

在班上,我只是始终保持不紧不松的状态,让学生课后有点复习时间或自主学习的时间。我甚至鼓励学生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以让学生会更加热爱生活。对我而言,让学生学会热爱生活也是教育的重要主题。举个极端的例来说吧。据我了解,2006年,北大这所名牌大学有18名学生自杀。想想看,这些学生都是分数精英啊。他们为什么自杀呢?显然,他们的人生观出了问题,心理出了问题。我的学生若是自杀,那将是我终生的耻辱。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脸面当教师。

教育啊,除了分数外,该有多少事要做啊?当教育只剩下分数时,教育也就成为了一种罪恶。表面上教师们天天辛劳,实际上却是以自己的平庸在“作恶”。

在 平时的教学里,凡是遇到有意义的课文,只要条件许可,我都会为学生安排一些活动,强化学生的观念意识,凸显活动的教育意义。比如有一次,课文讲的是环境保 护,我便把学生分成若干小组,课后搜集环保资料。学生加工整理资料,并最终制成Poster(海报)在校内展示。当全校学生都来围观自己的作品时,学生们 找到了一种成就感和自信。我希望,学生不仅学完了课文,而且能通过小组活动,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强化学生的环保意识。碰巧,我为这次活动拍了几张照片。看看下面这些照片中的作品,虽然显得稚嫩(高一年级),却无不包含着学生的创造,凝聚着学生的情感。


教育,你的尊严哪儿? - 郑伟 - 写在学术边上

                                        (学生作品)

教育,你的尊严哪儿? - 郑伟 - 写在学术边上

                                      (我也来一张)

(案例一:权利意识的教育)

    5·12”余震期间,学校坚持复课。

     第一次上课时,我 已经知道范美忠的文章引起了反响。上课那天,我要求学生上课时把门窗全部打开,然后对学生说,“同学们,如果地震了,你们别管我,你们自己快跑。我不需要 你们救我,我自己知道跑,别呆在那儿不动,我不想当英雄。你的生命很重要,这是事实,但是我活着的目的,是否为你们而死?我的家庭,我的人生理想,我的一 切,都要求我要活下去。”

    停顿片刻后,我继续说道。“地震后,我的房子成了危房。我这样坚持天天上课,如果房子跨掉,我死了,同学们会觉得我伟大吗?你们把伟大这个名词送给我,我的 亲人会高兴吗?如果你想要这个名词,大家也可以送给你,可你愿意吗?你的父母愿意吗?你活着,并不表明你没有道德。所谓没有道德,是指侵犯了他人的权利。 如果地震了,你们自己跑吧,这没有什么不好,你们不用来救我,因为你们没有侵犯我的生存权,你们活着也不是为我而死啊。按同样的逻辑反过来讲,我逃跑也没 有侵犯你们的权益吧?你们说说看,难道老师就该为学生而死吗?难道你们知道教师活着是为学生而死,所以才都不报考师范院校,对吗?”听罢,学生笑了。

    然后,我开始讲起了范美忠的事,介绍了他在地震中的经过和那篇《地动山摇》的观点,也给学生讲了他那样写的意图何在。下课后,我问一个学生,“假如地震来了,我只顾自己跑了,你们会责怪我吗?”学生摇摇头说,“不会的。”

   “为什么?”我急忙问,想看看学生是否理解和接受了我的观点。

   “谁都有权利求生,谁都不是为其他人而活着。”学生说。

    “范美忠事件”后,我跟范美忠交换过意见。他建议我让学生讨论,让权利意识和民主思想深入人心。对此我没有异议,只是学生都忙于高考,知道事件的学生也只有少数几人,最后只好作罢。

    最近,学生告诉我说,他们的手机上收到了教育部开除范美忠的短信。学生问我消息是否属实,我说我不知道,并告诉学生说,网上的消息不一定真实,要注意判断。学生问,如果消息属实,范美忠是否可能会起诉教育部。

   “可能。”我说。

   “能打羸官司吗?”学生问。

   “能!我相信能。 中国自古以来是民怕官,但现在中国是法制社会。通过这件事,我认为同学应该学到的是,当有人要代表你们的利益时,同学们要懂得自己的利益在哪儿,并能够通 过合理、合节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你的权益高于国家的权益,因为人权高于主权。只有民众懂得捍卫自己的权益,社会才可能有民主与公正,否则,社会里只 会有歧视、压迫和奴役。”

    梁启超说,“为教育家者,以养成权利思想为第一义。”因为“权利思想愈发达,则人人务为强者。强与强相遇,权与权相衡,于是平为善美之新法律乃成。”此话的意思是,“个人之大义”若能得到彰显,人人都会捍卫自己的权益时,民主的法治社会也必将会取代专制社会。让学生在学到知识的同时,心智和思想也能得到提高,这一直是 我作教师的希望。

 (案例二:囚徒困境)

学生在课外书上看到“马太效应”,来问我什么叫“马太效应”。这个术语我曾见到,但还没有机会弄清楚。我告诉学生说,我不清楚,明天我给你回答。

    晚上回家后,我在网络上搜索一些资料,整理编辑好,打印了下来。第二天,我把两页打印好的资料递给学生,叮嘱他好好看看。学生自然欢喜,慌忙点头称是。

    昨天晚上,学生又来问我博弈论。坦诚地讲,我可以解答这个问题,但我需要先整理一下思路。此时,放学的铃声响了,学生说那么明天给我讲吧。我说,好吧,明天讲。此时,我想起了上次问“马太效应”那位学生,就叫他准备一下,明天给班上同学讲讲“马太效应”。

    今天上课时,先讲了一点资料上的内容,然后我就叫那位学生上讲台来,给大家讲了讲马太效应。学生讲了“马太效应”的典故,它来自《圣经》中的一个故事。《新约·马太福音》里有这样的记载:

    国王出门时,交给三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吩咐他们做生意。国王回来时,第一个仆人说:“主人,你用那锭银子已赚了10锭。”于是国王奖励了他10座城邑。第 二个仆人报告说:“主人,你用那锭银子已赚了5锭。”于是国王便奖励了他5座城邑。第三个仆人报告说:“主人,你给我的一锭银子,我一直保存着,我怕丢 失,一直没有拿出来。”于是国王命令将第三个仆人的那锭银子赏给第一个仆人,并且说了一句有名的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 的,也要夺过来。”

    学生讲完后,我补充讲了几句。马太效应的寓意是贫者越贫,富者越富。随着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突出,这就需要政府用福利来抚慰穷人。但是,如果对福利使用不 当,就会挫伤劳动者的积极性——不劳而获者过得比劳动者好,谁还愿意劳动呢?所以,这里就需要掌握好一个度,既能救济穷人,又不要伤了劳动者的积极性。这个度,或叫这种状态,就叫“帕累托最优”。

    然后,我又开始讲博弈论,提到了“纳什均衡”的“囚徒困境”。纳什在“囚徒困境”中讲到这样一种情况:

    两名嫌疑犯被隔离关押。法官分别对他们说,如果你们二人都不承认,那就各判一年徒刑;如果你们有一人坦白,此人就判三个月,而对方就判十年;如果你们二人坦白,那么就都判五年。这种情况下,两名嫌疑犯最终被判多少年?

    此时,我让学生思考并讨论。两分钟后,学生一致认为会是第三种结果,即两名嫌疑犯各判五年。我问,为什么会这样?学生说,嫌疑犯不敢相信对方,所以就只有自己坦白。如果双方都坦白,结果就是第三种情况了。我又问,这个“囚徒困境”的意义何在?学生不知我葫芦里装着什么药,不敢冒然回答。

    此时,只有我说话 了。我讲道,亚当·斯密认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人人都是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在“囚徒困境”里,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结果就是各判五年,而最优的结果 是每人只判一年。不过,如何才能实现呢?你不相信别人,你就选择坦白。同样地,对方也不相信你,也会选择坦白。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应该以你希望别人对待你的方式来对待别人。人人为己的结果,却不能使个人利益最大优。从这个意义上讲,“囚徒困境”挑战了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

    讲完后,我又问了一个问题:同学们,这个故事对你们有什么用?学生说,对作文有帮助。我说,在哪点上对你们有意义或启发?一些学生说,要讲合作,人人都自私,不一定会达到最理想的效果。看来,学生还有点悟性。

    今天这节课就讲了这些。无论是“马太效应”还是“囚徒困境”,都不是教材内容。但是,我不应该拒绝讲这些内容,反而认为应该多讲。学生说,很喜欢我给他们拓展知识面。既然如此,我又有何顾虑呢?在完成了基本教学任务之后,我又为何不能讲一些课外的知识呢?

    当然,当我将自己向真理敞开,向学生敞开时,学生难免会问到我不知道的东西。此时,我会坦然承认自己不懂,并乐意与学生探索新知。我不能为了竖立自己的权威人格而强迫学生接受什么,更不能乱讲一气来欺骗学生。我能做的,我愿意做的,只能是与学生一道寻找真理。事实表明,对于我这样一个老师,学生是比较欢迎和喜爱的。

    当下教育有一个严重问题:应试教育只注重教材,师生被绑定在教材上,教材也就成了“牢狱”。倘若学生希望冲出牢房,教师能带领学生“突围”吗?学生渴求的知识不在教材 上,而教师的知识储备若不够,则不能带领学生“突围”。此时,教师也就处在另一种“囚徒困境”中。这种困境不是我一人的,而应该是全体教师的。教师不应该是学生崇拜的对象,而应该是学生超越的对象。承认自己不是真理的拥有者,平等地与学生探索真理,这才是对当今教师最起码的要求。

    记得几个学生曾对我说,郑老师,你教我们的不仅是学科知识,在其它方面你给我们也教了很多。听罢,我会心地笑了。学生们并不知道,那正是我追求的目标,那才是我对教育的理解。

(三)民办学校的管理

   2008年,我选择了辞职,到了一所民办学校。之前,我对民办学校并不了解,只知道那儿收入稍微高一点。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这儿更让人绝望。对于我而言,民办学校更像是一个血醒极权的专制社会。

   为了短期内提高升学率,最终达到赚钱的目的,实现地方政府和老板的双赢,双方便赋予了校长几乎很大权力。老板办学,不是要兴国,而只是赚钱。地方政府支持民办学校,一方面是利用社会资金,另一方面也是赚钱。前者似乎在情理之中,后者却让人顿生疑团了。

   地方政府是如何从中赚钱的?原来,地方政府把教师借给老板后,老板便要负担教师的工资和保险。教师退休后,地方政府接管教师的工资和保险支出。这样一来, 地方政府对教师工资和保险的支出也就少些,相当于赚了老板的钱。然而,如果中央政府发布指令给教师涨工资,地方政府和老板都不想出这笔钱,千方百计地赖给 对方支出。地方政府说,“你在使用我的教师,教师的一切费当然用由你支出!”老板也会针锋相对地说,“这是国家涨工资,教师还是国家的教师,这笔钱理所当 然应由地方政府出。”双方争执不下,教师的利益就得不到保障,便会时有民办学校的教师罢课事件发生。2009年,成都外国语学校的教师罢课,背后的原因也就在于此。在“振兴教育”的“伟大”旗帜下,有的只是经济利益的争夺。

    在这儿,校长权力无处不在,整个学校便会形成“一人思考,万人作注”的局面。诚然,权力的集中有助于效率的提高。最近几年,这儿的升学率步步升高,就是这种极权主义管理的结果。然 而,极权主义管理剥夺了职工的自由,侵占了教师的时间。在一次会议上,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教师忍无可忍地说道,“学校无权让我牺牲每个晚上上班。我每周必须 要跟老公团聚一次,即使你们开除我,我也要这样。我都四十几了,若老公跟我离婚,我很难再嫁出去了。我不能只有工作而没有生活。”另一位教师接着发言道, “这种学校只适合单身汉,不适合有家的教师。这儿无限侵占教师的时间,只有单身汉可以达到这点。”可以讲,中国分数教育中的“效率主义”思想,在民办学校 体现得最为充分和彻底。也可以讲,民办学校是应试教育最为坚实的堡垒。

   对于这种管理,教师们也私下称之为“狼狗式”管理。言下之意,校方完全可以买几条狼狗来帮助管理——上课时把狼狗放出来,只要师生不按时进教室,狼狗便可开始攻击。上课后,让狼狗逡巡于走廊楼梯口,谁也不敢擅自离开教室。用狼狗管理,还可以节约成本。狼狗不吃吃山珍海味,一年不会花多少钱,比聘请几个管理人员要经济得多。

      学校花八万元聘来的教学主管成天板着脸,脸上像要拧出水似的。他喜欢动辄训斥人,甚至有一次还对女教师动粗。教师们敢怒不敢言,一方面考虑到收入略高于公办学校,一方面也怕没有了工作。在这种民办学校,只要职工让领导不满意,领导有权力开除职工,也动辄以饭碗相威胁。教师们胆小懦弱,学校的管理变得高压,直到让人简直透不气。

    学校要求白天坐班,而且晚上还要坐班。对于晚上坐班,学校还是“大方”地补贴10元,说是多少还是要表示一下,不能让教师们白上班。这样,算下来教师每月可有二百多的“坐班费”。看见没有?假如说这儿教师的收入高点,其实就是这样靠不断出卖时间和劳力而来的。

(案例三:民主意识的教育)

    课间,我坐在讲台旁,反思着刚才上的课,等着下节课的开始。突然间,教室后面传来一喧哗声。我抬起头,看见两个男生打起架来。那一瞬间,我看见两个男生相互踢了一脚,抱在一起,然后扑倒在地。几个男生围过来,将他们拖开,死死地将他们抱住,制止了一场恶战。

    见状,我大叫一声“住手!”,赶紧跑过去解决。原来,这两个男生平时是好朋友,其中一个开了过分的玩笑,让另一个不服气,于是相互开骂,然后动手打起架来。我将他俩带到办公室,先让班主任教育,因为我要去继续上课。

    下课后,我把他们从班主任那儿带过来,把他们批评教育了一番。我平时比较体贴人,态度亲切和蔼,讲话也有一些道理,所以班上同学对我也算敬重。两个男生接受了教育,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并握手言和重修旧好。我要他们在班上公开检讨,他们也答应了。我还想借这个机会,给班上同学讲讲民主观念。

   第二天晚自习时,我让他俩走上讲台,面向全班检讨。认真作了检讨后,两个男生当众握手,表示今后一定遵守纪律,不再滋事。然后,同往常一样,我又开始了“借题发挥”。

   “同学们,世界历史上的战争,比如两次世界大战,主要是发生在极权独裁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大家能不能举出一场发生在民主国家之间的战争?不能吧?这是为什么呢?”我稍作停顿,然后继续说下去。

   “大家经常看CCTV的《新闻联播》中的国际新闻吧?”几个学生点点头。

   “是不是常听到‘和谈’(peace talk)这个词?”学生继续点头。

   “‘和谈’一词是 民主思想的体现。民主思想在于不率先动武,武力只是用以保护,保护那些被施以武力的国家和个人。在二战中,美国不是最先开战的吧?你猜美国给日本扔下原子 弹时说了什么?美国说,你日本不是喜欢打吗?来吧,我今天就打给你看看!这就是为什么在处理国际事务时,美国老爱说‘和谈’这个词的原因。世界近代史的战争,从没有一场战争是民主国家发起的。而且,民主国家内部也没有发生过革命。大家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吗?”只有少数几个学生点了头。看来,我还需要继续解 释。

   “在这个世界上, 无处不存在冲突,这种冲突首先是文化冲突。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文化,比如说不同的宗教。中东战争打了那么多年,也主要是宗教信仰的冲突引起的。个人之间也有 冲突,每个人有自己的性格,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利益,这些都属个人文化。大家认为如何解决这些冲突呢?是通过你死我活的战争,还是通过和平的方式?”

   “同学们啊,我们不要用武力来解决冲突,这不是民主的方式。民方的方式,就是多‘和谈’,多沟通多交流,大家要相互理解,要相互妥协让步,要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对方的利 益,这种处理方式就是民主方式。中国历史上的农民战争为什么连续不断?那是因为中国有几千年的专制传统。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它意味着没有了民主思想的基 础,也就没有了谈判的基础。老百姓的利益被侵占,比如被课以重税,却被剥夺了谈判的资格,所以才会揭竿而起,用武力来争取利益。长期以来,中国人有利益冲 突时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那些想通过打架来解决的同学,要仔细想想。你今天打了这个同学,明天就会被另一个同学打!你今天喜欢打,明来你毕业后一定会暴死街 头——迟早有一天你会被黑社会打死!”

    “今天打架的两个同学作了检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大家的,而不仅是这两个同学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用民主方式来解决问题。希望同学们认真思考一下,我们应该用暴力的方式,还是用民主的方式来解决冲突更好。”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两位同学已经和好,这很好——这种和平使和谈有了基础。打架的两位同学,今后要是谁再先出手打架,我一定要加重处罚!学校要处分你,我要 赞成!学校要开除你,我更要赞成!因为你根本没有吸取教训!此时,我就要借学校的手‘打’你!打你就是处分你,开除你,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就像美国给 日本扔原子弹一样,打得日本不敢轻言战争了!”

   “当然,有时候同学之间会有不易解决的矛盾,此时就告诉老师吧,让老师来斡旋解决。在这个意义上讲,老师的角色跟美国一样,二都是维持和平,让大家要珍惜和平,并懂得如何解决冲突。”

    这就是我处理打架事件的全过程。自此以后,两位同学没有再打过架,表现良好。

    我一直认为,只要教师懂得民主的重要性,一定会有办法把民主思想传递给学生。随着中国的发展,学生将来长大成人后,会通过什么方式争取自己的利益呢?是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还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我希望是前者。

     总有一天,每个中国人都能领悟我说的话。我相信会这样,不管这一天有多么遥远。

(四)价值观的激烈冲突

        刚来时,就有个语文教师跟我说,有一次上剧本时,他让学生分角色练习对白,这种我认为是正常的教学,结果却被说成是“不务正业”和“浪费时间”。看来,教师若不把每分钟都用来抓分数,是要冒一定风险的。我有一种预感,我在课堂上借题发挥,学校迟早会“拿我开刀”。

        然而,我顾不了那么多,只能按自己的理解去做。平时在课堂上,除了进行正常的学科教学,时尔我会借题发挥一下,讲几句“好象”与学科教学无关的话。对于我来说,这才是教育部分,才是教育的价值所在。假如学科教学是为了分数,这部分是为了更为重要的东西:价值与意义、道德与法律、自我与社会、民主与专制、生死与宗教.......在这部分里,我才找到了一点教育的尊严与价值。

       终于有一次,领导找我谈话,要我注意提高教学成绩,少讲与教学无关的东西。显然,我的情况让他不满意,可能是B班的个别学生反映上出了。我只是保持沉默,静静地听着,反思着自己的工作。

    A班学生大多来自城里,家庭条件较好,行为规范较差,成绩也较差。然而,他们喜欢思考,常常问我与考试无关的问题。我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我是鼓励学生思 考,并乐意与他们交流。而且,对于我在课堂上涉及广泛领域的拓展,学生非常喜欢。在作业本上,他们时常附上一篇自己的文章。每次我都认真地阅读,然后坦诚 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对于这种交流方式,学生是喜欢的。因为他们的问题是其它教师没法回答,或是不想回答,只有我能力,也愿意跟学生交流。通过这种方式我走进了学生的心灵,因而这些学生至今喜欢来找我交流,还会把作文悄悄地给我看。

    B班的学生情况不一样。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家庭条件较差,性格较为内向,成绩好一点,思维却不够灵活,视野也不够开阔。这些特点,跟A形成了反差。因此, 他们中有些人不太喜欢我的拓展。我私下了解过,他们的父母只希望他们能够“跳龙(农)门”。他们能够通过考试上大学,就能找到好工作。我讲的那些,管他什么思想自由或人格独立,与考试无关的东西不能当饭吃,还是少讲些吧。

      我反思的结果是,B班的学生靠勤奋学习,他们更需要思维和视野。我应该像在A班那样进行拓展,我决不怀疑这点。然而,两个班学生确实有差异,可能我在B班的“度”没有掌握好。或者说,我在B班上课时,许多问题只需要做到点到为止即可。

      他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还说到了师德与良心。此时,我忍不住插话了,“你说师德,不外乎是指教师应该提高教学成绩吧?不过,我的师德不一样。在你的眼里,教 师若没有利用每分钟来提高分数,那就是没有尽职责,也即毫无师德可言。我花几分钟告诉学生在应急状态下如何逃生,按你的说法这没有师德。不过,假如明天发 生灾难,我的学生都活了,而你利用每分钟抓教学,你的学生却全死了。此时,你说到底谁没有师德?假如我用几分钟时间讲人生观,我的学生不会自杀,而 你只知道抓分数,你的学生却自杀了,这又是谁有良心呢?.......师德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连珠炮似地说了一气,顺便提到另一所学校的学生自杀的事。开会时,领导们经常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教育教师要有师德和良心,教师们听后也肃然起敬。可是,到底谁清楚师德是什么呢?

    “你说的固然有道理。”他愣了一下,似乎被我的诘问“怔”住了。“但学校要生存,就需要教学成绩。这是明摆着的事,谁也没办法。”这年头,学校不可能在分数上让步。为了他的高薪,他还能顾得上教育的价值与尊严吗?更有可能的是,他根本不懂得教育。

   这儿有个问题。为了不愧对八万元的年薪,他觉得他应该拼命抓升学率。站在他的角度上,他是为了他的师德和良心,好象他并没有错。站在我的角度上讲,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师德和良心。那么,到底谁是错的呢?

    客观上讲,他不是坏人,而只是庸人。这是一个庸人作恶,相互残杀的时代。任何一个人都在做恶,同时也是别人作恶的牺牲品。然而,真正的问题在哪儿呢?   

    “看来,我们的价值观有冲突,昨天有,今天有,将来还会有。在这点上,公办学校比这儿好。只要我在这儿上课,只要我还在讲台上,我肯定要坚持我的道德与良心,坚守教育的最后一点尊严。学校若是对我不满意,可以把我调离岗位。”

    过了几天,我调离了岗位,去科室任职员。没有了早晚辅导课,没有了周末补课,没有了假期补课,我正好有时间可以专心读书。不过,我还想在这生中做点事。我已打定主意,有机会换学校。公办学校也抓分数,却多少有些人文精神。民办学校是应试教育最坚实的保垒,我的经历这样告诉我。

(五)民办学校的人文环境

    前面说过,老板跟政府的目标都是赚钱,甚至连教师工作的目的也是挣钱。在这个人人都在想方设法赚钱的学校里,校园文化的贫瘠是可想而知的。

    学校为了撑面子,表明自己尚有一点办学品位,号召教师们读书和锻炼。学校领导也知道,教师从早上坐班到晚上,根本没时间读书或锻炼。号召归号召,一切皆空。学校领导组建了“学术委员会”,教师们私下却称其为“不学无术委员会”。在升学的压力下,大小领导们成天围着分数转,不知学校是一个文化场所,也不相信读书能拯救教育,所以根本不会读什么书。拿教科室负责人来说吧。他的工作是负责师培和科研,而他在公开场合却声称最反感科研和读书,甚至认为他的工作对学校的发展是一种妨碍。

   为了抓分数,学校不断侵占教师的时间。领导没有引领教师文化,造成了校园文化的极度贫乏,致使整个校园成为了“文化沙漠”,教师们的精神面貌可想而知。创办十年来,学校不搞教研活动,也没有科研课题,连“课题管理办法”也没制定,更不用说什么“教师专业化发展计划”之类的。前面提到的教科室,也只是刚成立起来。

   平时,教师们疲于奔命地忙碌着,下班后有点时间,则主要做三件事:麻将、家教和嫖妓。教师们的生命层次和生活境界只有如此。他们成天忙碌,只是为了挣点钱消费。理想主义、教育的价值与尊严等,离他们是那么遥远。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收 入。有个朋友将这类教师比作“蛆”,我以为这个比喻并不过分。教师们没有多少精神文化,生存状态跟“蛆”没有多大差别。

    我一直认为,读书是做教师的底限。不读书的教师,受限于自己的知识视野和思想水平,课堂上只会把课本那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反复灌输给学生,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匠人。这种低端的境界,绝对不是我的理想。我坚信,一个知识视野开阔,能够信手拈来的教师,肯定是用一生来备课的教师。

    有时间才有文化,有文化才有教育。可是,这儿教师职业越来越像体力劳动。学校不断侵占教师的时间,让教师完全堕落为“教育民工”了。呆了两年后,我发现这种民办学校与其说是学校,毋宁说是一座极权主义工厂。

    记得黑格尔在柏林大学授课前向听众做的《开讲辞》中曾说,“精神的伟大力量是不可低估和小视的。那隐闭着的宇宙本质自身并没有力量足以抵抗求知的勇气。对于勇毅的求知者它 只能揭示它的秘密,将它的财富和奥妙公开给他,让他享受。”我特别喜欢这句话,常借此来鞭策自己。我这人毛病特多,算下来只有一个优点——求知欲非常炽热。越是拼命苦读,越是发现自己无知;自己越无知,越想让自己有点知识。这个魔鬼循环,让我每天都感到紧迫。我需要时间读书学习,提高自己的专业化水平,而学校恨不得让我把24小时都用来抓分数,这确实是非常尖锐的矛盾。

    显然,我不适合这种学校,或者说,这种学校并不适合我。我打定主意,下半年换所学校。如果去公办学校不行,那我就去农村支教。我要去寻找教育的价值,即使我知道,中国教育已无多少价值可言。  

(六)我的教育理想

    我的教育理想很简单,仅是邀约一批精英教师,承包一所学校,静心下来做教育。在这里,学校应该享有允分的办学自主权。什么人文课程,通识课程,国学课程,哲学课程,学校把 课程开齐开足,每位教师在开专业课的基础上,还必须能够独立开设一门选修课。教学的方式不是“满堂灌”,而是广泛使用苏格拉底的“助产术”,自由平等地与 学生讨论,启迪学生的思维。让学生的思想自由,人格独立起来,便是这所学校的宗旨。若干年下来,我希望这所学校成为全国名校。

     我设想,教师们白天每天跟学生相处,晚上坐在一起读书研修,探讨学术。想当年的“西南联大”,教育是那么自由开放,学术水平却是最高的。我相信,无论教师或学生,都能从这种教育中发现自己生命的意义,找到人生的幸福。

    当年“西南联大”的自由与民主,造就了包括杨振宁在内的,让当下学者汗颜的一大批人才。我希望,我们也能以同样的方式培养人才,让中国教育不再被人嘲笑和歧视,让中国人有朝一日能挺起腰杆走上诺贝尔领奖台。

   我也深知,这样简单的想法眼下是不切实际的。不过,有机会我去找找教育局,看他们能否同意。只要局长还没有被彻底官僚化,还在为中国教育叹息悲歌,还希望有中国人得诺贝尔奖,我相信他会考虑的。

(七)未来的教育生涯

经常有朋友问我:你是一个好老师吗?对此,我的回答是:好与坏的划分,本有一个立场或价值判断。若以我的良知与理性作为标准的话,我认为自己是个合格老师。对不起,我只能说合格——即使按良知与理性来作为好坏标准,我想自己做得还不够,还达不到优秀的标准。但若以分数标准来判断,我则是一名平庸的教师。其实,只要你采用“训狗教学法”,不断侵占学生的时间,抓分数是非常容易的。

为什么是“训狗教学法”?长期以来,中国教育一直把苏联的凯洛夫理论奉为圭臬。凯洛夫的思想是基于巴甫洛夫的“经典条件反射”理论,归属行为主义心理学的窠臼。目前,中国教师们普遍推崇“题海战术”的目标,就是通过大量机械的、重复的练习来使学生在题目与答案之间建立起条件反射,如同巴甫洛夫的实验中狗听见铃声分泌唾液的条件反射一样。然而,教师们应该好好想想,这种“训狗教学法”除了把学生愈教愈傻,让学生变成狗以外,还能为学生带来什么?

我们经常听到 “提高教育质量”,甚至连国家的《教育中长期发展纲要》也这样提——真不知道教育部一帮蠢才在做什么。其实,这种提法混淆了教育与教学。教育与教学属于两个概念,教学并不等同于教育,反之亦然。教学业绩可以用分数量化,而教育是不能量化的。 教育第一,教学第二;教育塑造人,教学塑造工具;教育是目的,教学是手段。教育丧失后,教学成为目的时,学校便会成为教学场所而不是教育场所,成为生产工具的工厂车间而不是育人的文化场所。

    当年,邱吉尔曾说,“我宁愿失去整个印度,也不愿意失去一个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提升了英国整个民族的人文精神,为英国成为第一个现代化国家奠定了基础。人文指涉着人的觉解与启蒙,指涉着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指涉着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甚至指涉着与人相关的一切!中国要实现现代化,最为根本的是人的现代化。教育的对象是人,如今却没有多少人文可言。我以为,凡是增加了学生的生命体验,提升了学生的生命价值,培养了学生的人文精神的,即使分数不算高,那也是好的。反之,与人文精神相悖,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不利于学生健康、全面发展的做法,无论其分数有多高,都是坏的。

    就这样,我宁愿做一个平庸的教师。我愿以自己的平庸,去反抗现实中的荒谬,去捍卫教育的尊严,去坚守教育的价值,去追寻教育的真谛——即使我要为此付出代价。套用朋友的话说,假如教师们抓分数挣高考奖只是“蛆扒屎吃”的话,我就做一条有理想的小蛆,少扒一点屎吃吧。

  评论这张
 
阅读(32299)| 评论(6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