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思想能讲实用吗?  

2010-03-30 17:10:5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记》记载,邦打败项羽平定天下后,开始对部下论功行赏。刘认为,萧何功劳最大,便对他封候,赏了大量食邑。对此,部下多有不满。

 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坚执锐,多者百余战,少者数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何萧何未尝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诸君知猎乎?”曰:“知之。”“知猎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者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批示,功人也..............”群臣皆莫敢言。

刘邦将众人的功视为猎狗之功,而将发现猎物并指挥大家狩猎的功劳归至萧何。经他这么一解释,众人便心服口服了。因为,舞文弄墨者也可以是劳苦功高。
     时有朋友批判我,说我坐而论道不做实事。朋友们的批判不无道理,很多时候确实要有实干精神。不过,我却想到了一个话题——思想能讲实用吗?请读者先看看下面的故事。


   
瓦特在发明蒸汽机之前,跑到中国访问,遇到几个正在田间耕种的农民。
   “你们应该动动脑筋解决动力问题!若是解决了动力,劳动力也就解放了。那时,你们该有多轻松啊!你们将不再需要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了。”瓦特对农民说道。
   “你倒好!站在说话不腰疼!你只知道高谈阔论,却从不做实事。你来种田试试,看你种得好,还是我们种得好!”农民对瓦特的话颇为不屑。
   “确实,我种田不如你们,力气也不如你们。你们骂我不做实事,那么你们就做实事吧。我要为人类发明一种机器,让人类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
   “你去发明吧。我们要干活了,不干活就没有饭吃了。”于是,中国农民继续种田。我们到中国农村去看看,农民的耕种方式至今没有多大改变,而瓦特最终发明了蒸汽机,开创了工业革命的先河,使人类社会进入了工业时代。
      在这个我杜撰的故事中,我用瓦特代表西方在科学上的求真精神,用农民代表中国人的实用理性。对于中国人而言,他们需要的只是实用。种田便会有饭吃,这就是实用。中国人有句口头禅,“思想不能当饭吃”。诚然,在种田这种“实事”上,
思想家肯定不如农民,但谁是社会进步的最大的推动者呢?

     勤劳务实,勤劳一直被誉为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然而,勤劳并非一定是优点。越勤劳越贫穷,越贫穷越勤劳。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就处于这种“怪圈”之中。勤劳并不一定致富,因为勤劳仅使人耗尽时间,得到的却是微不足道。 
     对于中国人来说,思想是无用的。然而,思想之无用乃是思想之大用。思想家们不像工人或农民进行生产,显得好象是社会里的废物。但是,思想家们却能传播思想,促使社会变革。可以说,人类的一切进步都是从思想理念开始的。如果没有卢梭、伏尔泰等思想家,法国大革命就没有思想基础;没有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也就没有美国这个民主国家的诞生;没有西学东渐,也就没有中国近代史上的革命;在科技领域中,没有科学的理论研究,就没有科技进步——科学进步从来都是理论研究先行,取得了研究成果后才进入应用阶段。农民对社会的贡献无非就是多收了几斗米,多养活了几个人;工人对社会的贡献也无非就是多生产了几个配件,或制造了几台机器。我不是说,社会不需要几斗米或几个配件,而是说这些“小智慧”对社会进步的作用是非常渺小的,或微不足道的。相比之下,思想家的一本书对社会进步的作用则可能非常巨大,甚至是必不可少。          
     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社会,决定了专制者害怕思想,会千方百计扼杀思想。相比之下,西方的传统文化中,却一直有一种对思想的敬畏与尊重。
    亚当·斯密为英国的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提供了理论依据,让英国走上了腾飞的道路,率先在世界上实现了现代化。有一次,亚当·斯密去一位伯爵家参加宴会,有很多达官贵族都受了邀请。当他走进大厅时,客人们全体起立表示尊敬。他慌忙示意,叫大家坐下。首相先生却不肯坐,说,“哪有学生不为老师让座的道理?”看看吧,英国的“一品官”对思想家竟是如此谦卑!
  

    法国哲学家萨特一生都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支持过阿尔及利亚的独立,为此遭到威胁和恐吓。后来,他又成为“五月风暴”的精神领袖,号召学生造反。许多人要求戴高乐逮捕萨特,戴高乐却说,“当年路易十四都没有逮捕伏尔泰,我们为什么要逮捕萨特呢?”言话中无不流露出对思想的尊重和对思想家的敬仰。  
    窃以为,思想不能太讲实用性,因为思想有其固有的内在逻辑,过多的实用性会破坏掉这种逻辑。思想家们提出自己的理论时,只是依据自己的思想的逻辑,不用考虑思想的实用性。然而,思想却是人类的光荣。无论正确的或错误的思想,都提升了人类的精神文化。以哲学为例。几千年来,人类发展出了若干哲学体系。这些哲学体系相互争斗,最终却谁也没有战胜谁。不过,这不要紧——在这争斗的过程中,人类的思辩能力提高了,智慧也提升了。因此,允许一些人不做“实事”,而是专门从事思想,这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前提。
    确实,有时候我不太关注细节,忘却了“做实事”。我坦然接受朋友们的批判,却还是想告诉朋友们一点:思想的作用不可低估。实际上,社会变革不是个体之事,它涉及整个社会,这便需要从面上更新民众的观念。比如说,我们少数人有了民主观念后,而长期生活在专制制度的人们不承认自己有参与政治的权力。此时,只要我们传播民主思想,人们就会更快地接受新思想。这样做的结果,必定是民主社会的更快到来。
   诚然,朋友们喜欢做点“实事”,这纯属个体的选择。对此,我一定会表示足够的理解和尊重。然而,朋友们大可不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我不做实事。坦诚地讲,我也能像农民种田那样做实事,只是我深知那样做的意义非常有限。
    幸好,我不是瓦特。我若是瓦特,且像农民那样“做实事”,其结果只会有一个:我成为只会耕种的农民——在中国,农民是不是太多了一点?农民多意味着什么?
   
我若喜欢思考,那就让我思考吧,只要我没有侵犯你的权益——这仅是我的选择而已,如同做“实事”是你的选择一样。我想,中国人少点实用理性而多点对真理的求真,其意义会远胜过全民每日做“实事”。埋头苦干的精神固然可嘉,中国人不妨时而抬头仰望星空吧,因为哲学与思想便是从仰望星空开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