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师培风暴  

2010-03-04 19:19:0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培犹如一场运动席卷了大江南北。早就接到文件通知,说这次师培考试要加强考试纪律,坚决不允许教师作弊,被捉拿者要上受到严惩,甚至是通报批评。文件还说,为了保证师培考试的实效性,上级有关领导会亲临现场检查工作。不过,对于经历了许多运动的中国人来说,师培运动也不算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也不必担心什么吧。打麻将的照打不误,斗地主的也照斗不误。师培或进修,不能影响咱们每天的好心情,更不能影响咱们的生活情趣。

学校也对考试作了规定——如果考试不及格,可能会影响到职称评定或评优选先。咱们虽算不上优秀,但也不是最差劲的那种。要是考试及格,没准将来什么时候时来运转之时,咱们也可以混个什么高级教师来玩玩。那时候,只要咱们一出校门,就可以把胸脯一拍底气十足地说,“咱们是高级教师!”。想想那时候的神气劲,咱们还是乖乖地考试吧。也许,上帝的某一只眼,会朝咱们睁着哩。

    要来的始终还是会来。师培考试如期而至的时候,还是得斗着胆去参加考试。首先要做的事,别忘了到校门口的复印店去买答案。每逢师培考试,总会有人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答案拿来复印。凭着对学校多年的观察,复印店老板深谙其中“奥妙”。他断定后面还有许多教师会来买答案,所以就把第一个人的答案多印了一份。待第一位教师走后,老板便拿出那份答案拼命地复印。印了一两百份后停下来,只等着后面的教师来买题。来到复印店时,只见复印店已经门庭若市,门口围满了买答案的教师。老板手里拿着一份答案,满脸堆笑着说,“为了让顾客更满意,我早就特地为大家准备好答案了。”此时来买答案的教师一般都出手大方,即使给点小费也再所不惜。带上这份答案,再带上那本从来没有看过的师培书,应该可以过关了吧?大家走在路上,心里还是都有点不踏实,你瞅瞅我,我瞧瞧你,其实心里都在想,“哼,即使我不及格,你也休想及格!”

走到考场大门,哟,还有点吓人。门口威风凛凛地站着几个保安,面无表情地直视着正前方,臂上佩戴着的红袖套,“执勤”两个字金光闪闪,让人联想起亮铮铮的刺刀,不禁打了两个寒战。“完了,今天动真格的了?”教师们心里不禁开始打起鼓来。但是转过头来,看见的却一个电视台记者正在摄像时,大家就开始放心了。拍电视嘛,无非就是让市民看看罢了。为了保证形象比较光辉,开拍之前记者一般都会叫保安们整整衣冠,扔掉手里的烟头。对于拍电视,大家早已见惯不惊了。

大家在学校都是吃“监考饭”的,个个不知监考了多少堂学生的考试。但今天考试之前,监考员例行公事,板着脸还是把《考场规则》读了一遍。什么不准交头接耳,什么不准看书,对于这群专吃“监考饭”的人来说,不听也知道会念些什么。没有办法,谁叫咱们今天是“被监”呢?只有耐着性子听完吧。

在忐忑不安中,开考铃声响了。几个人根本没有办法答卷,铃声一响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几分钟后,便有几个人在桌下偷偷地看书。其他人看见没有“出事”,于是都纷纷跟着把答案拿出来照着抄。逐渐地,整个考室人声鼎沸,几个人哼着小曲,烟民们也索性把烟刁在嘴里抽起烟来。说实话,一生应试无数,边答卷边抽烟和哼小曲的还没有看到过,这算是第一次吧。此时,甲坐在讲桌旁看着报,考场情况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乙则是坐在门口侧伸出头来左看看,右望望。大家正抄在兴头上,猛然间听见乙压低嗓门叫道,“快收起来,领导来了!”此时,如果神经还算正常的人,都知道立即把答案或书藏在课桌里。

不一会儿,窗外便有一行人走过。为首的把头探进考室,环视了一阵。只见个个立即正襟危坐,瞪着眼睛看着各自的试卷。于是,他转过身来对后面的人说,“今天考试纪律不错,要发扬光大!明天你交份报告来,把今天考场组织工作总结一下!”接着,记者也把摄像机镜头伸进来,对着考室扫了一圈。然后领导转过身来,被簇拥着信步走到下一个考室去了。

这群人刚一转身,教室里便听见“刷”地一声——教师们又把答案和书全部拿出来了。是啊,猫走了,老鼠就应该无所畏惧了。由于只是抄答案,时间刚过一半,大家纷纷开始交卷。不一会儿,考场门口就站满了人。一打听,全都在这儿集合,是等待着各自的“牌友”。“牌友”到齐后,大家便三五成群陆陆续续离去,身后一路撒满了欢歌笑语。同往常一样,教师们仍然会度过愉快的一天。

人都走了,剩下我独自站在考场门口。街道旁卖香烟的老翁还坐在那儿,卖冰淇淋的小贩也仍然还在吆喝叫卖着。抬起头,凝望着天际。天,还是那片天。一切,还是没有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