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范跑跑与庸众  

2010-04-12 23:21:1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跑跑本不属于庸众。今天我读了一位博友的《“范跑跑”与“普世价值观”》后,却又不得不把范置于庸众的背景之下来讨论。
    “范跑跑事件”后,全国舆论一片哗然,国人开展了激烈的讨论,使抗震变成了狂欢,争论变成了娱乐。范能把事情公开,是敢于面对自己的懦弱和本能。傻瓜都知道公开后有争议,甚至是招来诟骂,敢情范不知道后果?诸位肯定偷偷乐着,心想,“他北大毕业又怎么样?!这种结果我都知道。”不过,苍蝇毕竟只是苍蝇,怎么会理解战士为何倒下呢?他那样做的目的,是要故意刺激诸位的头脑,冲击一下正谕道德,只是没有料到带来了“十级”地震,其震级强度大大超过了512地震。
    我猜想,文章作者可能因为我的一句“将范作为标尺,语文教师根本不配教语文”而大受刺激吧。坦诚地讲,语文教师在他面前不受刺激才怪。六年前,范来我校搞过公开课。在公开课上,范说了一句“中国的文科教师都是白痴”,结果把一群老资格气得当场离去。范是语文教师,可以另当别论,可连我这个非语文教师也有底气批评语文教师。
语文教师水平很高吗?刺激一下又如何呢?语文教师的怒火除了烧掉几株野草,还能怎么样呢?
    上周末的聚会,我们还邀请了一位语文教师。他已退休,今年66岁,也称得上饱读群书了。我们提起范的那句话时,他竟然承认自己是白痴!下午喝茶时,他很少说话,更多地专注地听范说话。我估计,他从来没有见过范这种人,因此才可能会有点惊讶。我们这群白痴愉快地“清谈”了一下午,因为我们知道“无知之为无知,在其不知有知之所以有知”。
    文章大讲普世价值,不知作者搞清楚普世价值没有?作者还提及“存在即合理”,殊不知作者并不懂这句话。碰巧,那天下午我们恰好讨论了这句话。黑格尔说这句话,本意不是“存在就是合理(正当)的”,而是“即在即合乎理念”。什么是理念呢?去读读柏拉图吧。总之,奉劝诸位发言时小心一点,不要认为什么都理所当然——否则,诸位会变成我说的庸众。
    我在《女人与庸众》中写道:“庸众自认为有思想,然而他们的思想不能算是真正的思想,因为‘拥有思想就是要检验真理,将真理的军,把真理置于死地而后生。无论是谁,只要他想拥有思想,首先就得渴求获得真理,并能够接受真理所强加的游戏规则。’大凡真正地有思想者,对真理是毕恭毕敬,发言时谨小慎微,生怕自己说错话。庸众却不一样,他们只管发表意见,面对真理没有丝毫的胆怯。”我真是搞不明白,这个社会怎么变成庸众之国了。
    诸君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狂热争论的都是庸众,而不是名家。我猜想,名家可能理解范的意图,至少可以理解范的本能反应吧。名家们大多保持沉默,不再讨论此事了。然而,庸众毕竟是庸众,他们至今还在固执地表达着。这是一个庸众的时代。下至贩夫走卒,上至硕士博士,庸众们个个都喜欢表达。
    文章作者对我大加鞭挞,讥讽我说的“挑战了集体主义”。诸位有所不知,武警差点将范抓获,中宣部曾要范的学校全校写检讨(或许我不该透露这些)。想想看,这何会这样?在诸位的理解中,党国的本性是什么?可以想像,诸位一定认为党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或者至少是“高尚、纯洁”的吧?不然的话,面对一个普通教师时,他们怎么会恼羞成怒地欲将其作为“反革命分子”抓起来呢?
    我的博客首页有个“范跑跑系列”,大概有三十余篇文章了,基本都是为博友写的。大家还算是遇到我了,我还有耐心解释。范曾笑我说,“你的耐心很好,我从不跟庸众解释——我要有时间,不如去读书,跟智者对话。”你去范的博客,看看他是否跟庸众争论?
    当然,诸位不得不服膺于范的才学之余,还是不甘心要找他的茬,说他的师德有问题。庸众们被做了“脑残术”,敢情是不会开窍的。如果诸位不愿看我的“范跑跑系列”,找几本道德哲学的书来看看也行。看完后再来发言,大概也为时不晚吧。
    还有一种可能,文章作者想通过打倒别人的方式来抬高自己。坦诚讲,这可以理解——几年前我也去过余秋雨那儿批判他。不过,我再也不会去了——我有这个时间,不如多读两本书提高自己。奉劝作者还是作罢吧。在我的心目中,范只是一位普通人,打倒他也没有意义。当然,他还是有一点与庸众不同——他用勇气告诉了世界: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的权益,哪怕是付出生命。这种勇气,足以将他跟诸位区别开来。
    建议诸位别再争论了,有时间不如多读几本书,这样诸位便可上接先秦气象,旁及域外流韵,下启新生之路。读书的过程中,你的头脑也会开始运转。平时不运转的机器,突然运转时会有什么状况呢?相信诸位有智力能够想像出来,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假装把头脑视为电脑硬盘的话,范的头脑的转速肯定大大超过诸位。
   不知不觉又打了这么多字,我“不得不”有点累了。我不打算启蒙诸位,既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愿望。况且,我已逐渐开始明白一点:这个世界上有先知先觉,但一定也会不知不觉。对于这些人,启蒙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平静地死去吧。

郑重声明:本文只谈所遇庸众现象,无意针对博友个人,如伤及朋友,敬请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