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何“偏激”?  

2010-04-21 19:57:1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识阶级对于社会永不会满意的......所看到的永远是缺点。”

                                          ——鲁迅《关于知识阶级》

    去年我在电脑商场逛时,看到DVD碟片《Troy》(特洛伊战争),知道是取自《荷马史诗》的故事,便买了下来。然而,我一直忘了看,直到前两天才想起。看后有点感想,跟今天的话题有点关系。 
    影片讲到众所周知的“特洛伊木马”。我不打算讲这个故事,只想提及另一点。黑客们编写出来的病毒中,有一种叫木马病毒(Trojan)。这个名字,即来自特洛伊木马的故事——病毒逃脱病毒软件的检查,躲在电脑的阴暗角落里,悄悄往外传送信息。
    我在这里要重点介绍的,是希腊军队里的一位杰出将领——阿基琉斯。主帅阿加门农夺走他的女俘布里塞伊斯,他拒绝参加战斗。特洛伊人乘机进攻时,他的好友帕特罗克洛斯为挽救希腊军队,披挂他的铠甲上阵,结果不幸战死。他悔恨反思后,与阿加门农和解,联手打败了特洛伊人,并杀死特洛伊主将赫克托尔。不过,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他被帕里斯射中脚踵而死。  
    为何射中脚踵而死?原来,他出生后,母亲为了让他能刀枪不入,便把他浸入冥河水里。然而,他被母亲捏住的脚踵未能浸到冥河水,这便成了他的致命弱点。英语中有一个成语,叫Achilles heel(阿基琉斯之踵),意思是致命的缺点。这个成语,便是来自《荷马史诗》。
    一直以来,不少读者都批评我,说我话语尖刻观点偏激。怎么说呢?不是大家不对,我只是觉得这儿有点误解,还需要解释一下。
    粗看上去,阿基琉斯骁勇善战精明强悍,是一位刀枪不入的英雄。怎么样?够厉害了吧?然而,人毕竟不是神,他也有致命弱点。只要找准了他的弱点,我们只需一箭便可将他毙命。同样地,我们看问题时,不必总看事物的“善”。有时候,我们也要看事物的“恶”——找准其“恶”的位置,一箭将其毙命。
    有一次,朋友将自己的作品让我看,并要我提点意见。作品是批评性的,我读起来感觉有点酸不溜叽,感觉像打人的手没有力气,打得别人不仅不痛,反而有点痒酥酥的,还想笑出来。我跟朋友说,“你的文章缺乏一种思想的穿透力,批评时缺乏力度。这样写文章,你批评的若是某人,他读后不会反思的; 你批评的若是事物,读者读后也不能对事物的‘恶’有所认识。”随便说一句,这位朋友是语文教师。我发现,语文教师有文字功底,却写不出犀利的文字,估计这跟
语文教师大多喜欢阅读文学有关吧。
    我以为,我的尖刻是行文的需要。我找准了问题,便会用全部的“火力”进攻。一旦我发现了阿基琉斯之踵,我会把箭筒里的箭全部射往他的脚踵——即使阿基琉斯不死,也会落得残废。此时,他的踵不能支撑他的身体,他只能倒下。同样地,只要你猛攻问题的死穴,便可以瓦解其逻辑柜架,暴露出荒谬之处。
    或许你要问:我如何才能找准“阿基琉斯之踵” 呢?我以为,写作和说话只是表面,最根本的是思维方式和水平。写作和说话,只是思维的表象。要提高思维水平,只有天天做点“思维体操”——读书。读书本是一个思维过程,你可以跟思想家一起思维。几年下来,你的思维品质将会很快改善。拥有火眼金睛的你,不仅能明察秋毫,一眼便可发现问题,而且也能让眼睛成为“放大镜”,从现象中看出其背后的本质问题。
    比如说吧,党国以抗震的名义强行逼捐,这种被视为“高尚”的义举,你能从中看出“家长式的专制”之恶吗?学校以行政命令搞读书活动,这种被人视为“有品味”的事,你能从中看出不同世界观带来的操作方式吗?学校里每周举行的升旗仪式,这种被视为爱国教育的行为,你能从中看出意识形态是如何运作的吗?党国成天宣扬爱国主义,这种被捧为“高尚”的感情,你能从中看出党国的阴谋和罪恶吗?教师们喜气洋洋地领高考奖,这种被党国认可的奖励,你能从中看出血淋淋的屠杀吗?......每个人的思维不一样,洞察力也就会不一样。每天,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都会有小事件。这些小事件的背后,都暗藏着大问题。你能看出吗?
    我想到了《列子·汤问》中讲到纪昌学箭的故事。有位射箭高手叫甘蝇,他的高徒叫飞卫。某日,纪昌向飞卫学习射箭。飞卫说:“你要练习眼力,一直练到能看小物像看大东西一样清晰,看细微的东西像大物一样容易。”于是,纪昌便用长毛系住一只虱子悬挂在窗口,远远地盯着看它。十天半月之后,看虱子愈来愈大了;三年之后,虱子在他眼里有车轮那么大。转过头来看其他东西,都像山丘一样大。纪昌便用牛角当弓,用篷竹作为箭杆,射那只悬挂在窗口的虱子。箭穿透了虱子的心,而牛毛却没有断。飞卫见状,高兴地对纪昌说:“祝贺你!你已经掌握射箭的诀窍了。”
     纪昌学箭,最重要的是练眼力——先把大看小,后把小看大。我以为,思维也有这两个方向。从小事件发现大问题,这叫深刻或深度。攻击批判时,不要面面俱到,只需要抓住
阿基琉斯之踵即可。当然,我还得说,有时候批判勿需从正面攻击,只需要沿着其逻辑将其推到极致,最终将其荒谬暴露出来。
    举过例吧。假如你的领导为了抓分数,欲在起始年级开始搞“周考”,逼学生考试,逼教师阅卷,以示自己多么热爱教育。你肯定有点不满,然而如何攻击呢?你要知道,攻击这种荒谬的做法,最好的办法不是直接批判搞“周考”,而是要顺其逻辑,向领导强烈要求搞“日考”——天天考!瞧,你是多么热爱学生,多么希望提高教学质量!天天考试,这成吗?“周考”的不合理性也就自然暴露出来了。若是领导有点头脑,可能会对考试做出调整——他可能也是看见别人搞“周考”,没加思考,便准备要同样搞。

    我曾写过一篇关于“宽松管理”的文章。我以为,制度和权力不是万能的。制度管不到的地方,要靠文化来补充;权力伸不到的地方,要靠情感来补充。在文章中,我强调了文化建设和干群关系的和谐。当然,我不是说不需要管理,这点自不待言。一位读者评论说,“管理就是要服从领导。没有服从便会乱。只有服从才会有效率。”然后,他列举了日本人和德国人无如强调服从,以此来解释两国崛起的原因。坦诚地讲,读者的话不无道理。然而,其问题也是明显的,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看得出。对于他,我只是冷冷地回敬了一句:“领导叫你吃屎,你会吃吗?领导叫你杀人,你会杀人吗?”这里,我用的就是“推到极致”的思维。  
     有人认为我总是批评和发牢骚,说我不看到阳光一面,对我大加指责并称我是愤青(其实,我乐意自称为愤青,将来老了还会自称老愤青)。毫不夸张地讲,我就是纪昌——天天练箭,眼力和思维应该有点不一样吧。对于我的文字,一些读者无法评论,只能说出一句话:“凡事有好的一面,有不好的一面。你很偏激!”这句话完全正确,不过却是一句废话。
    记得有句话说,“偏激才能深刻。偏激才能出大家。”相互的偏激与攻讦,使得双方都会注意自己的漏洞,并思考对自己的完善。当然,一旦有了洞察能力,你便会不自觉地偏激起来。鲁迅说“我一个也不宽恕”,李敖说“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会参拜靖国神社”.......这些话算不算偏激呢?他们是不是思维水平差?差得连庸众也不如?当然,偏激到什么程度,跟个人的性格可能也有关,只是这不在讨论之中。
    古时候,一些行侠仗义的“侠客”会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为什么侠客能这样?百姓为何不能?因为侠客的武功很好,足以跟邪恶势力对抗。同样地,庸众的思维没有力量,别人几句话便可把庸众“代表”了。知识分子的思维水平高,眼力好,不易被“代表”,所以往往会受权势的打压——权势的天敌,便是思想。
     博客圈是一个小文坛,你想成为这儿的“文坛侠客”吗?如果你想,那就开始训练自己的基本功吧。天天坚持读书思考,你便能练成“九阳神功”,培养出自己的
批判性思维。你可以一眼看出“阿基琉斯之踵”,“稳准狠”地抓住问题死穴,所用火力也足以瓦解对方。
    还有一点。读书不要局限于某个领域,一定要做到“杂”。我说过,教师应该做人师,而不是经师。经师易做,人师难为。为何?因为对人师的一个基本要求便是视野开阔。那些只会做题的教师,只配做经师——尽管他们的高考奖最多。他们能说出“人文关怀神” ,这四个字对他们却毫无意义——他们没有饱读群书,不可能有多少人文精神可言。他们说“人文关怀”时,只是鹦鹉学舌而已。

    最后一句。求真需要偏激和理性,处世需要中庸和感情。在求真的路上,你应该偏激,然而不应该将其带入到人际关系了——否则,你会得罪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7)|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