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话公民意识  

2010-04-08 20:44:0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公民意识,这个政体是无根的,可能会演变出国家主义。没能公民意识,爱国主义可能会蜕变为沙文主义。没有公民意识,就不可能有承诺,也不可能有参加与贡献的满足感与认同感。
——彼得·F·德鲁克《后资本主义》 P136

    公民是个政治概念,它与政治生活密切相关。所谓公民意 识,应该是指公民对于自己应履行的义务和应享受的权利的自觉意识。公民意识对现代公民来讲至关重要。公民意识涉及到法治建设,涉及到公民的参政识政的意 识。国家现代化一个重要内涵是人的现代化,而公民意识是人的现代化的重要指标。没有公民意识,国家就不可能进入现代化。
    国家主义,即国家利益至上,以国家利益无条件取代个体利益。近代国家主义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俾斯麦。马克思提出,资本主义社会中劳资双方是两个阶级,一个是剥削阶级,另一个是被剥削阶级,二者的阶级冲突必然会加大,直到最后无产阶级以革命的方式夺取资产阶级政权。马克思的理论,带来了一股社会主义潮流。出于对马克思的“阶级冲突”的惧怕,俾斯麦大兴“福利”,试图缓和阶级矛盾。然而,这开创了国家主义的先河,为德国后来的极权主义奠定了基础。
    阿克顿勋爵说,“无论何时,只要人们把某个明确的目标确定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目的——尽管这个目标是某个阶级的利益之所在、是这个国家的安全或强盛之所在、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之所在、或是捍卫某种纯思辨理念的根本之所在,那么这个国家就必定会在某个时候堕落成一个专制国家。”国家主义社会里,个体的利益被国家代表,没有相应的宪法来保障个人利益,整个社会必然成为专制社会。意大利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曾说,“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国家之外一无所有;没有什么事物可以反对国家”。国家主义跟社会主义联姻后,便形成了“国家社会主义”。什么是“国家社会主义”呢?纳粹的全称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假如说俾斯麦搞过社会主义,希特勒也搞过社会主义。那时候,工人在节假日旅游,费用均由政府补贴,颇有“福利主义”的味道。
    国家主义有两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一是国家权力的来源。国家权力必须是民众让渡,而不能是国家用武力强行代表民众。二是有机制对国家权力进行监督。当国家滥用权力时,政府开始腐败,人民也会失去自由。然而,国家主义不会重视宪法的,因为宪法的本质是限制国家权力。没有了宪法,就不会有公民意识。国家主义只以强权来统治和发展,对以法制为基础的自由与民主不给予考虑——否则,国家主义就不是国家主义了。
    应该承认,国家主义的效率是非常高的。俾斯麦以“铁血”方式振兴德国,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作好了战争准备;希特勒也以“国家社会主义”的方式,在短期内 振兴了德国的工业,并最终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然而,国家主义演变为极权主义时,会牺牲掉人类最宝贵的东西——生命和自由。
    没有了公民意识,国家主义会变成沙文主义。拿破仑时代,有个士兵叫沙文(N.Chauvin),盲目认为法兰西什么都是好的,外国什么都不好,沙文主义(Chauvinism)由此而来。国家主义者认为只有自己的国家最伟大,国家的任何名誉都要竭力争取。中国的国家主义者有种偏好,声称自己有“四大发明”,还非得说自己是一切的发明人(我看过一篇文章说中国人最先发明足球),借以证明自己的伟大。
    近来,中国的沙文主义们又开始宣称“中国经济名列全世界第二”的论调,故意忽视一些问题:国外的GDP是“绿色GDP”,而中国的GDP是“毛利”,即没有扣除环境破坏后将来整治时为之付出的代价;中国的GDP也不是科技靠创新而来,主要是靠劳动力密集型工业而来。可以说,中国的成就有多少,隐患就有多少。在这种现实条件下,盲目夸称自己的实力,扬言“中国要崛起”或“中国不高兴”了,显然只是自我膨胀的爱国主义。可以讲,沙文主义是爱国主义的终极形式。
    在国家主义的大旗下,个体聚合在一起,实际上却又处于孤立的状态——因为国家的整体性对于个体来说是抽象的,全民族的大团结也只是被煽动而起。哈贝马斯认为,爱国主义应当向“宪法爱国主义”转化,把用强权政治或煽动方式来实现的民族认同转化为普遍认同的民主和自由。民主和自由,是宪法所规定的,每个现代公民都应该享有。公民是一种宪法规定的身分,这种公民意识的民族性认同是一种“公民爱国主义”,即哈氏所说的“宪法爱国主义”。换句话说,国家给了人民以宪法规定的民主和自由,反过来人民也会自觉地爱国。因此,“宪法爱国主义”是对民族国家的公民资格的认同,它包含了“共同体生存方式、社会制度和价值体系的实质性的内容。”
    宪法是权利与义务的保证,有宪法,民众才可能履行宪法之约,自觉地遵守法律。反过来讲,法律保障民众的权益后,民众也就会有满足感,对国家才会有认同感。爱国主义没有了宪法,公民的爱国也只是盲目的,或被煽动而来。
    从中国现状来看,经济的发展必然要求法治建设的推进,要求教育把公民意识教育纳入其中。中国教育,应该为人的现代化负起责任来。
然而,我们看到,公民意识教育至今淡漠,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显然是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严惩束缚和制约了社会的发展。
       

1.彼得·F·德鲁克《后资本主义》 P136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