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读罗素《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科学与艺术》  

2010-05-15 12:34:4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了罗素的《自由之路》,发现其中一篇《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科学与艺术》颇有点意思。联想到当下的中国教育,我不禁感叹:大家毕竟是大家,洞察力确实不一般。罗素卒于1970年,却预见了中国的教育现状。

大多数社会主义的倡导者主要把社会主义看作是增加工人阶级的福利、特别是他们物质待遇的手段。因此,在一些不以物质待遇为目标的人看来,社会主义似乎在艺术和理想方面对人类文明的一般进步没有什么贡献。(P80

    对于社会主义,熊彼待可谓情有独钟。波普尔也称,只要社会主义保证个体自由,他也宁愿选择社会主义。我个人以为,社会主义制度本来并不坏,它可以通过国家手段增加人们的福利。然而,正因为社会主义是通过国家权力来实现幸福的,这便将其置于了一个危险境地。

在其名著《维利坦》中,霍布斯曾主张国家应该拥有强大的权力。维利坦是《圣经》中记载的一种巨大的海兽,力大无穷。霍布斯以此为书名,表明国家权力应该像维利坦一样强大。

然而,维利坦的危害是明显而巨大的。当国家这头巨兽的权力无限强大时,社会制度便变成了极权主义政治。在这里,国家权力的触角伸向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可任意干预私人空间,使个体完全丧失了自由,包括思想言论和科学艺术的创造自由。

罗素曾说,“言论、思想自由是自由社会的伟大推动力,这样,探索者才有可能随真理漫游。”我也认为,一个社会里,最重要的是自由。这种自由不仅是肉体上的,更主要是思想上的。只有思想自由,才能保证创造者的自由。只有享有创造自由,创造者才能创造出有价值的作品。在《从“学在民间”说起》,我也对官方对思想的打压作深刻的剖析和批判。

思想自由的重要一环,便是教育自由。然而,从教材教参,到高考的标准答案,中国教育被意识形态控制,毫先自由可言。中国教育的宗旨,是把学生弄呆弄傻,而不是要学生思想自由。

通过竞争而获取奖学金的制度,虽然有比没有好,但从许多方面看,它都存在着弊端。它把争强好斗的精神带进了小小少年的奋斗过程中;它让他们宁愿从对考试有用与否方面而不是从知识的内在旨趣或重要性方面来看待知识。它鼓励那种过早表现出来的回答问题的机灵,而不鼓励他们培养出面对困境、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最最糟糕的是,这种制度会让年轻人过度劳累,成人以后就精力减退、兴趣全无了。毫无疑问,由于这种原因目前许多才华出众的人都已变得庸庸碌碌的了。

国家社会主义可以很容易地把这种通过竞争性的考试而获取奖学金的制度推广开来。如果真是这样做的话,会贻害无穷的。目前国家社会主义者正醉心于这种制度,同时官僚主义者也喜欢这种方式:有序、简便,可以培养刻苦的习惯,不浪费社会的大量钱财。(p83

国家社会主义,简单地说,就是国家主导下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融合了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等思想。国家社会主义这头巨兽,以“国家至上”和“民族至上”的名义,牺牲掉了民众的自由和幸福。当年,希特勒以国家社会主义实现了德国的发展,却最终在种惯性下发动了战争,为德国和整个世界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时至今日,中国仍然采用国家社会主义,继续把民众视为工具来奴役。这种奴役,在教育中体现得最为充分。

罗素认为,国家社会主义的教育培养的学生有“争强好斗”、“只为考试而不为求真”、“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强”和“平庸化”等特点。作为一种竞争性考试,高考培养出来的学生不正是如此么?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官僚机构,自然推崇高考制度。在官方看来,高考制度有“公平”、“效率高”、“简便”等优点。然而,这不能成为坚持高考制度的理由。因为教育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培养人。为了“公平”与“效率”而牺牲了人,那只是一种本末倒置。

最简便易行的解决办法,也是惟一真正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任何愿意接受教育的男人在21岁前免费接受多种教育。(p83

中国教育要真正培养人,需得保证教育的自由。罗素说的“免费接受多种教育”,我认为可以实现多种教育,尽管不太可能“免费”。多种教育意味着开设多门课程,而不能仅开设高考科目。多门课程为学生提供了选择空间,可以保证学生的自由成长,从而实现学生的个性化发展。

总的来讲,我趋向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我以为,先要保证民众的自由,限制国家的权力,在此前提下才能允许国家以国家名义干预社会生活。否则,国家社会主义为民众带来的只能是灾难,而不是幸福。

中国引入了市场经济,实现了经济的自由,而上层建筑却带着国家社会主义的惯性。相比之下,美国在保留自由经济的基础上,引入了社会主义,实现了上层建筑对社会生活的适度干预。美国的政治制度,我认为便是一种“自由主义+社会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7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