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智者·愚者  

2010-05-19 11:04:0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宾诺莎在《伦理学》中说,“愚人在种种情况下单纯为外因所影响,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的灵魂的满足。他生活下去,似乎并不知道他自己,不知神,亦不知物。当一旦停止被动时,他就停止存在了。反之,凡是一个可以真正被认作智人的人,他的灵魂是极少受到影响的,而且依某种永恒的必然性能自知其自身,能知神,也能知物,他绝不会停止存在,而且永远享受着真正的灵魂的满足。”愚人没有头脑,不能审视自己,只能听命于他人。智人能够审视自我,看到事物的两面性。他们的灵魂自足的,不会随意听命于他人。

   为了便于媒体联系我,我早将QQ公开。这样,一直有人主动加我。当我问为何加我时,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找你聊天。”有一次,我不禁对一位Q友哀叹道,“我真可怜。范美忠从不回复评论,而我却要回复评论,而且每天还要接待不少你这样的人。”听罢,对方大笑,却仍执意要求聊天。当然,我非常羡慕这样的Q友。他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而我最缺乏的却是时间。

   我没有撒谎,范美忠确实很少在博客上回复别人。在他看来,评论者大多是庸众,评论不到点子上。范也会看看评论,但仅回复一二个有点价值的评论。对于范的感受,我倒是可以理解。范写出一篇文章,尽管不能说是完美,但肯定是从各个方面考虑到的。换言之,他写文章是考虑到相反角度的。然而,庸众的思维特点决定了,他们只会从自己的角度看,对反面意见的合理性根本置之不理。我早发现,庸众们非常固执,决不怀疑自己的观点。

   穆勒曾说,“做一个不满足的人要比做一个满足的猪要好,做一个不满足的苏格拉底比做一个满足的傻瓜要好。如果傻瓜和猪不同意的话,那是因为他们只知道问题与自己相关的那一个方面,而苏格拉底这些人都知道问题的两个方面。”在穆勒看来,愚者只考虑自己的一面,无异于跟猪一样——他们怎么可能懂得苏格拉底的思想?

   事实上,庸众们党国做了脑残术,意识底层被结扎后,也就沦落为愚者了。比如,庸众喜欢高呼爱国,你若要警惕爱国背后的阴谋,定会被庸众们吐痰;庸众们要坚持高考,你若反对高考制度,定会引来一片叫骂声。总之,你试图跟庸众讲点道理,这会证明是徒劳的,因为庸众们压根不会怀疑自己有错。看来,范美忠比我更有智慧,是我低估了庸众的愚蠢。

   庸众何以愚蠢?在我看来,庸众们最大的愚蠢是乐意被灌输而不是独立思考。希帕蒂娅是罗马时代一位为哲学事业献身的伟大女哲学家。她公开声称独断的宗教是荒谬的,最终被基督教的暴徒杀害。她为何成哲学家?因为她在小时候,父亲曾这样鼓励她说,“保留你思考的权利,即使思考错了也比不思考要强。”后来,希帕蒂娅也说,“生命是一种旅程,我们走得越远,就越能了解更多的真相。敞开心扉去了解事物是我们为认清那些谎言作的最好的准备。”在希帕蒂娅看来,人活一生,也应该学习和思考一生。只要能做到“咀嚼英华,厌饫膏泽”,至少也可得“虬龙片甲,凤皇一毛”。

   “即使思考错了也比不思考要强”,说得多好啊!假如你要做体操锻炼,重要的是要坚持做——动作不到位不要紧,只要坚持做,多少都有健身效果;假如大脑是台机器,重要的是保持它的运转——只要还能运转,机器就不可能生锈。

   这个世界人有三种人:先知先觉者、后知后觉者和不知不觉者。先觉者的头脑,加工的是优秀的精神食粮,因而他们能够出类拨萃。29岁时写出世界名著《人性论》的哲学家休谟曾说,“我只能说,除了神的食物我什么都没吃,除了花蜜什么也没喝,除了香味什么也没闻到,除了花什么也没有糟蹋。我遇见的每个男人,还有更多的女士,都会觉得对我长篇的赞美是最不可缺少的义务。”瞧瞧吧,这才是先知和智者的风范——他们有时略显狷狂,也并非不可理喻。庸众们却不一样,有点时间却仅用于寻乐,而不去含英咀华

在最低限度上,后觉者的头脑也至少会运转。他们的思考还达不到高效和正确,但总会有效果的。先觉者讲点什么,后觉者还能逐渐开化——尽管也许需要点时间。相比之下,不觉者则是不无可救药了——他们的冥玩与固执,是不可能救治的。对于他们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死去。

本文无意给人贴上“智者”或“愚者”的标签,旨在起一个警示和提醒的作用而已。其实,我们每天都应该思考这些问题:我是智者,还是愚者?我过是的什么样的生活?今天我的脑子有思考过问题吗?.....至少,这是我每天要想的问题。

我希望,即使我注定做不了智者,也要和愚者保持最远的距离。


穆勒《论自由》P10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