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足球梦  

2010-06-14 19:23:0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一届世界杯开始了。我知道此事,却不再打算看球赛。不是我不喜欢足球,其实我年轻时也有过足球梦,还有很多足球故事。
    高中时,我念最后一届的十年制,即高中只有两年。高一鬼混过去后,高二却突然想考大学。在最后一年时间里,我的成绩上升到并保持在第一名。那一年每天晚上,我都学习到凌晨一两点钟。为了保证有精力,我中午要小睡一会,下午要踢一小时的球,晚上还要泡浓茶——我喝浓茶的习惯,便是这时养成的。
    上了大学后,我仍然踢球。以前,外语系主要是女生,但从这一届开始,外语系的男女性比例各一半。一群男生组建起足球队,让外语系史无前例地有了球队。一段时间后,外语系球队的实力逐渐提高,让全校各队惊呼“异军突起”,或“黑马来了”。
    1984年,中国足球队跟沙特有一场关键决战,好象是世界杯的亚洲外围赛。那一次,中国队胜了。消息传来后,全校的学生奔走相告,欢呼雀跃。嘈杂声中,不知有谁提议到街上游行。于是,大家点燃拖把和扫把,举着出门游行去了。没有参加游行的男生,也借着那股疯劲,在寝室里把火点燃,把酒瓶盆子从楼上扔下去,把能烧的都烧掉了——结果是把能扔的都扔了,能砸的都砸了,能烧的都烧了。那一夜,大家尽情狂欢,一直折腾到凌晨才陆续地睡觉。
    第二天上午,人们发现,满地都是没有烧完的扫把,砸碎的玻璃,以及各式垃圾。清洁们一边打扫,一边牢骚满腹地抱怨说,“唉,遇到这些大学生真是倒霉啊!这些大学生可真疯狂啊!”
    中国队获胜,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我们以中国队为榜样,开始强化训练,准备在下一届比赛中迎战强队。我还记得,我们下了晚自习后,一直要训练到半夜。外语系的男生本来不多,有过足球经历的更少。要跟强队抗衡,还需要多训练。
    几个月后,全校足球大赛拉开帷幕。在我的印象中,是跟生物系的比赛最为惨烈。生物队当时在全校排名前三位,我们把命豁出去也打得很艰难。我踢的位置是拖后,在对方的猛烈攻击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有一次,对方前锋绕过我方中卫,带球朝我们的球门冲过来。我上前拦截,却又被假动作绕过。我转身追赶,离他却始终差一步。眼见他离我们的球门越来越近,我只有拿出我的绝招——铲球。在全速奔跑的情况下,我侧身倒下的同时,伸出右腿踢在球上,他也几乎随我倒下。球被我们的守门员抱住,才算化解了一次险情。
    随着体力的消耗,我们打得越来越吃力。我们改变战术,决定不再进攻,收缩成一团,拼死保住球门。对方把我们围得像铁桶,却始终无法攻入球门。对方独享进攻的机会,我们只是被动防守。尽管如此,我们瞅住机会也反击了几次。对方以为我们不再进攻,却发现我们还能进攻,便在加强了后卫的力量,减轻了我的压力。
    那一次比赛,算是我第一次经历过的最激烈的比赛。最终,我们还是输了一球。然而,我们也算是为外语系挣了气,让全校不再敢小觑外语系球队。看看吧,这张模糊照片上就是当年我们外语系的一群勇士(第二排左三便是我当年的“英姿”)。
2010年06月14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那天晚上,我发现右腿上全是血,火辣辣地疼。原来,我倒地铲球时把腿磨掉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皮。要知道,那时球场不是草皮,而是干土!由于惯性,我倒下后,右腿在地上蹭了一段,不受伤才怪。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所乡中学。根据那一年的政策,师范生都要分配到乡中学。那几年,学校里的新教师越来越多,几下便有了二十几名新教师,占了教师总数的一半。这些新教师当中,有四五个在大学里踢过球。大家经常一起切磋球技,让这所农村中学有了点
足球氛围
    每天下课后,我们教师都会去操场上踢球。学校条件简陋,学生下课后没有玩的,便经常有学生一起踢球。说是学生踢球,不过是跟球跑而已,因为他们连基本技巧都没有,动作也不灵活。经常的情况是,我们几个人跟几十个学生比赛。学生只知道追球,结果被我们几个教师玩得团团转。那场面,学生真是一群乌合之众。
    时间一长,部分学生接受“启蒙”,踢球开始有了点招数。同时,更多的教师加入进来后,便有了“教师足球队”。那几年,我们经常出去找其它学校挑战,结果一般是打得他们落花流水。连续的胜利,让我们冲昏了头脑,开始认为自己战无不胜。
    有一年,有人提议去找大学校队打。我们当时自以为是,居然没有仔细思考这个提议。比赛结果,我们被打得丢盔卸甲,竟以10:0大比分输掉比赛。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我参加的最丢脸的比赛。想起来,他们也够厉害的。我们虽有几个球队的,却还有一半是刚学会的,因此他们的球技普遍比我们好。而且,我们工作几年,有队员已30多岁了,而他们全是清一色的十七八岁的青年。所以,无论是球技或体力,我们都不是对手。
    后来,我换了学校,去了一所重点学校。奇怪的是,这所学校没有足球队。我的足球热情,随之逐渐淡漠下来。那几年,虽然也看世界杯,却很少有机会踢球。
    有一年,川大足球队来搞工会活动。学校找不到人手,听说我踢过球,便死活要我上场。此时,我已多年不踢了,体力明显跟不上。我在场上跑了一圈,便累得气喘吁吁。我下场后,有人告诉我,说我跑步时,浑身的肉抖个不停,难看之极了。是啊,我已有好多年不锻炼,体重也平添了不少。
    十几年来,我已不再关心足球了。跟其它年轻人一样,我年轻时也为足球痴迷过。
在我看来,只要作为队员站在球场上,那就应该像士兵在战场上一样拼博——即使付出生命代价。在我的印象中,中国队显然缺乏这点精神。我为中国队喝采了很多年,却频频让中国队伤了心。瞧着中国队不争气的样子,我无法对其再寄托什么希望或情感了——要死要活,由它去吧。
    在我看来,足球只属于年轻人。如今我已四十有余,不再有什么足球梦了。足球陪我度过青春时光,这就足矣。人生的每段路程,有不同的东西作伴。生活,大概便是这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