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草根讲台》出版花絮  

2010-06-06 21:25:1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底,我们几个教师想一起出一套书。几个人把书稿汇兑起来,足有“八大金刚”。
《草根讲台》出版花絮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2009年底,我找到一家出版社,把一群的书稿投了过去。出版社看后,答应先出版四本,即范美忠、梁卫生、蔡朝阳和我的。出版是商业运作,需要有风险估计和成本预算的。若出版八本,销售又不好,出版社会怕亏损严重。因此,先出版四本,然后再看情况出版另外四本,我们对此也异议。请别人出版,我们也应考虑别人的难处吧。
    关于丛书名称,我们本来拟用《教师先锋文丛》,出版社方面却采用了《草根讲台》。对此,我们没有表示异议——这个名称似乎也不会造成多大的不同,我们想。
    2010年2月,我们四个跟出版社分别签定了出版合同。签定之前,我的文字都还比较温和。然而签定之后,我以为出版已成大局,便换上了一些比较犀利的篇目——若要删改,编辑会去删改,反正我不去主动删改。
    签约半年后,我一直担心出书的事,生怕中间环节出问题,最终导致丛书夭折。若是这样,我觉得一是对不起自己,二是愧对几个朋友。有一次,范美忠打电话过来说,他发现网络中竟已有对丛书的介绍,并对此非常惊讶。我搜索了一下,找到丛书介绍的页面,发现消息来源是《羊城晚报》。
   
这条消息出现在2010年4月10号的《羊城晚报》我们私下估计,出版社方面可能事件在报上作了宣传,准备参加当月的书市活动。当然,新闻出版局的严格审查和修改,可能导致了丛书延迟出版。尽管有点一波三折,但我们还是满怀着希望。
    然而,丛书的出版一拖再拖。终于有一天,编辑说范美忠的书已被枪毙——只因为他这个名字。听罢,我丝毫不觉得奇怪。对于这个“反主流”的人,中宣部肯定不喜欢,也会千方百计封住他的嘴。要知道,中宣布的工作就是封嘴和审查。范得到通知,还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字,抗议出版社封杀他的言论。
    拖到今年四年月,出版仍无消息。此时,我半年前在台湾出版的书已经出来了,而这边的书仍然没有消息,足见党国官僚机构的办事效率有多低。已经一年多了,我们也开始麻木,不再抱多高希望了。本来,我们想以团队的方式给舆论界带来一些冲击,但这样拖下去,再高的热情也会变得冷漠起来。
    本月初,编辑正式通知我,我的《写在学术边上》已被“枪毙”了。原因是,“两会”后加强了新闻审查,我的书中有部分篇目太露骨和直白,所以出版社决定不出版了。准确地说,出版不是出版社的权利。编辑曾告诉我,出版社的上面还有两个审查机关,一个是集团的审查机关,另一个是省审查机关。“双保险”的办法,可以确保无误。
    这样一来,我们四人中便只有两人可以出版了——蔡朝阳和梁卫星。而且,编辑说他俩的书也不能出成一套,必须分开单独出版,以避免引发风波。他们两个的书什么时候能够出版,现在仍是个未知数。根据党国的办事效率,我估计最快可能也要六月份吧。
    编辑还说,他为范美忠和我感到遗憾。我说,这没有什么,能出版几本就算几本。在中国这个牢犾中,能逃出几个就算几个。没能逃出的人,也会为逃出者祝福。

   附:
《草根讲台》丛书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中学教师作为底层的知识分子,他们一直无法在公共空间发出自己的声音。公共话语权的分配不均,甚至部分被野蛮霸占,已经使中学教师群体离公共话语 权越来越远。社会的发展需要各个阶层公平博弈,而公共话语权的正当和有效行使是确保博弈公平的基本保障。《草根讲台》的推出,可以说正是中学教师群体公共 话语权突围的有益尝试。

  《草根讲台》丛书汇集了几位中学教师对部分社会问题的观察和反思,他们在饱含激情的呐喊中,为社会的堕落痛与 哭,为人性缺失捶胸顿足。有人说他们像苍蝇一样专叮社会的脓疮,是不合时宜的哀痛,但他们的哀痛中浸润了对社会的爱。尽管人微言轻,得不到应该得到的公共 话语权,但他们还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这声音只有他们自己能听到。

  《不合时宜的哀痛》的作者梁卫星老师在网上发文《为 什么我的内心总是充满了恐惧与忧伤?》,遭到很多网友的质疑———这位重点中学的优秀教师工作稳定、收入尚可,何来恐惧与忧伤?或许正是梁的入世情怀使他 有那么多挥之不去的恐惧和忧伤。梁在《难以命名的边缘80年代:无声无事的悲剧》中告诉世人在80年代被定义为“在蜜罐中长大的自私一代”的时候,还有很 多不被关注的边缘80年代,如为养活母亲和弟弟出卖自己肉体的女学生,因为贫穷不得不辍学最后沦落为蛊惑仔的克华。在《荷花淀:人性失落的地方》中梁又批 判国内文学作品中忽视人性的弊端,呼唤文学重视真正的人性。质疑梁老师的网友们,真应该读一读他的书《不合时宜的哀痛》。

  蔡朝阳解释自 己为何要写作时说:“虚无是永恒的,我们唯有以文字自救!”蔡的阅读和写作从自己的中学教师身份出发,吐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的肺腑之言。《阅读抵抗荒诞》 中蔡借对中学教育的反思,来深化自己对现实的认识和批判。一篇《追寻传统是为了接续传统》,既是对过去中学浓厚的人文氛围的艳羡,也是对当代中学普及“人 的教育”的期盼。

  范美忠在“5·12”大地震后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范跑跑”,有人贬范,也有人挺范,关于他在地震时丢下学生逃命 的举动是否正当的争论也是此起彼伏。这部思想随笔集《逃亡与反抗》似乎是争论的继续,但书中内容更多的是对人性的反思和讨论,以此为基点范美忠剖析了现代 教育存在的弊端,进而反思我们的现代化进程。

  郑伟对教育的反思首先从批判中学教师自身开始。在《论教师作恶》中,他指出“教师是好人, 可好人也会作恶。不顾学生个体生命的需要,用权力来实施某种暴力,以谎言换取面包,这本身就是一种恶”。在《教师不是知识分子》中,其又批评某些中学教师 走上了犬儒主义的道路。不过,尽管对中学教师有批判,但郑伟依然认为中学教师是“促进社会变革与进步”的重要力量。

  《草根讲台》以犀利 的笔锋追索历史、叩问现实、反思教育、搏击语言,在痛苦的阅读、思考及实践中触摸历史的创痛与现实的苦楚。书中汲取了古今中外无数哲人的思想精华,并牢牢 地扎根在中国的历史与现实生存境遇之上,直指人心深处和世间秩序,其闪现的思想犹如一团照亮个人内心黑暗和守望希望的烛光。

  中学校园里类似《草根讲台》作者一样的中学教师还有很多,他们对教育、对社会深深忧思,对理想执着追求,我们的社会不支持他们说话,那支持谁说话呢?不让他们正常发出声音,又到底想听谁的声音呢?

在下列页面均可查看消息:

http://stv.jk651.com/2010/0514/1879.html
http://news.qq.com/a/20100410/001263.htm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0-04/10/content_796497.htm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