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三峡、张家界之旅(二)  

2010-07-25 17:44:04|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三峡旧貌,我们却得到了一点补偿。在巫山县,长江有条支流,叫大宁河。大宁河上有个著名的景区——“小三峡。“小三峡”包括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三峡。与三峡相比,“小三峡”航道窄,水流更急,更接近旧三峡。我们乘船一直到达终点站泰昌镇,全程游完了“小三峡”。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小三峡风光)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游玩“小三峡”归来)
    “小三峡”的航道,很多地段只能容下两船。前面的卖鱼老汉说,旧三峡的航道不宽,在两船“错船”时,双方都必须小心谨慎,否则便会有撞船之险。三峡大坝修建后,航道宽了几倍,已无撞船之虞。旧三峡航行的惊险,如今只能在“小三峡”领略一点。
    过了“小三峡”,经过巴东县,我们便到了宜昌境内的一个小镇——
太平溪港口。我们下船乘车,冒着绵绵阴雨游玩三峡大坝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三峡大坝五级船闸)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
    本来我们应该乘船到宜昌,然而由于多年不遇的洪峰,三峡大坝的船闸已禁航,整个大坝都忙着泄洪去了。此时,船不能开过三峡大坝的船闸,我们只有乘车去了宜昌。
   
从宜昌出来,我们踏上了开往张家界的火车。这是我第一次到两湖,算是对两湖有了一些了解。简单地说,两湖的富饶并不亚于四川。四川素有“天府之国”之称,而两湖也不愧有“鱼米之乡”的称号。无论是气候、地貌,还是物产、语言,川、鄂、湘都有相近之处。在语言上,川话跟湘西和宜昌的方言相似。据导游讲,四川、贵州、鄂西、湘西一带,在唐朝时曾同属一个郡,语言上的相似便不足为奇。不过,湖南的方言很多,号称“十里三音”,且各地方言之间差异挺大。湘西人跟长沙人和湘南娄底人用方言交流会有困难,一般都会改说普通话。四川的情况则不同。在四川,各地方言之间差异不大,不影响交流。若不是出省,川人一般不说普遍话。从此判断,川人的普遍话水平可能会普遍低于湘人。
    然而,四川毕竟是四川,有着其它省份不可替代的一面。在宜昌和湖南吃饭时,我们发现鄂湘菜都不如川菜好吃,这不是吹嘘四川。川、鄂、湘三省本是邻省,各方面的条件相似。然而,用同样的原料,鄂湘菜都不如川菜可口。我敢断定,饭店厨师做的菜肯定不及我。在各地饭店吃过几次,我对此深有体会。可以讲,“吃在四川”这句话一点不为过。
    张家界是一个难得的好地方,不愧是国家地质公园。我以为,九寨沟以水见长,张家界却以山见长。这儿的山峰外形峥嵘,气势磅礴,可谓乱石穿空,但缺乏了水的灵性。有言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山与水不可偏废。好山应有好水,反之亦然。当然,张家界不是没有水,只是张家界的水不如九寨沟的好。我喜欢水胜于山,所以感觉张家界多少有点缺憾。
    在天子门走了一天,一行人累得死去活来,个个张着嘴,喘着粗气,犹如老舍笔下的夏天的狗。第二天,有十人的双腿疼得难以行走,更不用说继续登山了。他们宁可坐下来斗地主,也
不愿去黄石寨和金边溪。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张家界的奇山)
     从张家界出来,我们到了民风淳朴的凤凰古城。凤凰名不虚传,果然是游玩的好地方。这儿有山有水,还有满街的烧烤。旅店老板说,凤凰没有工业,只靠旅游业赚钱。确实,这儿的河水清澈见底,凉幽幽的,一切都是原生态的。
     清晨吃过早饭,我们开始游逛。此时,江面上开始有了一层薄雾。伴随着艄公的山歌,游船行在江中,宛如进入仙景,像是飘着云彩而来。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行于“云间”的游船)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凤凰古城一角)
     众所周知,凤凰是沈从文的故乡,《边城》里讲的就是凤凰。然而,我们没去沈从文故居,而是去了山江苗寨。在苗寨,我们观看了民俗表演,还参观了苗王故居。这儿的苗王是指龙云飞,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大盗土匪。他以自己的才华平步青去,当过正规军的军长,保护过共党分子,还抗击过日军。然而,他被共产党追杀,最终只能饮弹自尽。
    关于湘西土匪,《乌龙山剿匪记》、《湘西
剿匪记》等影视都有描述。不过,这些影视对土匪可能有所歪曲。导游是本地的苗人,知道本地的历史文化。据导游讲,土匪平时劫富济贫,他们不仅不坏,反而得到了百姓的同情。百姓对于共产党的剿匪并不配合,这剿匪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我们回来时,在路边看到一家副食店,店名竟然叫“云飞好”!看来,在苗人眼里,云飞还真不是“匪”。这让人想到《水浒》。梁山好汉遭到官方围剿,在百姓眼里却个个是英雄,甚至是深受百姓的喜爱。
  
2010年07月25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苗王龙云飞的故居)
    所谓的“匪”,是针对于官而言的。当年,在国民党眼里,共产党也配称为“共匪”。然而,当共匪成为上台后,其它势力便成为了“匪”。这让人想起了最近重庆的打黑行动。表面上看,黑社会是非法组织,这种“匪”当然应该被打压。其实,政府又何尝不是一种黑社会组织呢?唯一的差别,仅是看谁的势力更大,谁掌握着更多的军队。官与匪,往往可以互为转化。官与匪也可沆瀣一气,叫“官匪一家”——其实,中国文化也本来就是官匪文化。从今年发生的“强拆”事件中,我们都不难感受到官方的“匪气”。
    或许是龙云飞的缘故,湘西苗人对土匪似乎情有独钟。苗人自制的卷烟,叫“土匪烟”。
在凤凰古城,小贩大做“土匪文章”。一些摄影点,专门为人拍摄“土匪照”。游客嘴刁一支土匪烟,穿着黑绸段,红绸扎着灯笼裤,腰插着两支驳壳枪,乍一看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这次旅游,经过四省一市,增长了很多见识。我没有写抒情散文的习惯,也不擅长景物描写。我只能客观记录我一路的感受。对于三峡风光和张家界的奇山怪石,我相信网络中定有很多很好描写,最好的文字绝对不是我的。读者若有兴趣,不妨亲自去搜索看看。
    我喜欢旅游,只是苦于旅游太花钱。国内的地方,我还没有去过内蒙、西藏、青海、黑龙江和云南等地。若有足够的钱,我一定会去这些地方。当然,我还要去欧洲旅游一趟。那儿有太多的文化要了解,有太多的历史故事要听,有太多的遗址要看,有太多的文字要写。
    我想知道的,有太多,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2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