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娜拉走后怎样  

2010-08-13 22:55:1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兼谈《逃亡》的创作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鲁迅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做 过一次《娜拉走后怎样》的讲演。在易卜生的《玩偶之家》中,为了不做丈夫的傀儡,女主人公娜拉离家出走寻求经济独立。于是,鲁迅提出了一个问题:娜拉走后 怎样?对此,鲁迅的回答是:不要堕落,就是回来。言外之意即是,要么为了坚守自己的独立,最终沦为了红尘女子,要么在外不能独立养活自己,迫于经济压力, 而被迫又回到家中。

    鲁迅还提出了第三条路:饿死。不过,他却否定了这条路, 因为“饿死已经离开了生活,更无所谓问题,所以也不是什么路。”我以为,娜拉可能无法糊口,但她会坚持自己的底线,不愿意出入花街柳巷。此时,她只有逃 亡,最终死于逃亡路上。所以,除了鲁迅指出的三条路外,还有两条路:自杀或被杀。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正在默默吃饭,思考着脑子中的问 题。突然间,我仿佛被电击了似的,觉得一阵凄凉与孤独袭遍了通体。那一刻,我匆匆吃完碗里的饭,毫不犹豫地提笔写下了《逃亡》,这便是现在的《逃 亡》(一)。写完后,我请几个朋友看了。朋友说,刘大福是你么?工头就是校长么?教育扼杀人性,跟活埋人岂不一样?活埋人是不是在讽刺教育?我笑而不答, 不置可否。文本就是这样,它本来就是开放的,允许读者结合自己的经验感受来解读。

    最近,我又陆续写出了后面的几部分,成了一个短篇。这是 我第一次尝试写小说,自然不会自卖自夸。其实我已经发现,小说中人物单一,但时间跨度又大,所以还需要充实一下。还有,我也需要去东北看看,实地考察一 下,把人物与环境定好位,不过现在我没有机会,只有就放到以后再说吧。最近我无心思修改草稿,就让它留在博客里。或许在将来什么时候,灵光一闪,接受“天 启”,又有灵感继续写下去了。

    写完《逃亡》续集后,有朋友提出质疑,说我没有亲身经历 过故事中的年代,何必胡编乱诌呢?小说可有真实的东西,但未尝不可杜撰。作者写东西,往往不是就事说事,而且寄托自己的情感或感受于文中。因此,《逃亡》 绝不是讲一个历史故事。

    从集中营逃出来后,刘大福并没有能够幸福地终其天年,而 是逃亡了一生。刘大福出走后,是不断地逃亡,发现血醒与荒谬无处不在时,他既没有堕落,也没有妥协。一段曲折经历后,他的出路最终是死亡,但不是饿死。今 后的修改稿中,我会让刘大福自杀或是被杀死。有位朋友提出,难道不能阳光一点么?能不能不让刘大福死去?这位朋友没有看到,写作就是作者与自己的对话,常 常也是作者自己的心境的载体罢了。对于我这个作者而言,刘大福必须死去,《逃亡》必须被阴郁笼罩着。  

  在《逃亡》中,刘 大福始终是独自一人出逃,一生直到死去都没有同伴,别人只是观看他的逃亡。鲁迅曾说,“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只是戏剧的看客。”这种看客意识,铸就了 中国人的麻木与懦弱。看客们看到悲剧时,兴许会掉下悲怜的泪。不过,动物也会流泪,所以我不认为是否流泪是判断是否为人的尺度。他们看到的若是滑稽剧,他 们会乐得手舞足蹈。而且,他们一边看戏,边做着白日梦,总的来说还是幸福的。刘大福逃亡时,他们并不愿意同行。刘大福只能不惊醒他们,让他们继续做梦,自 己孤独“上路”。这是主人公的不幸,也是民众的可悲。

    鲁迅在讲演中还说:“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 走。”娜拉梦醒了,不再满足于傀儡或玩偶的角色,于是想要出走寻求独立,却又不知路在何方。顾准,这位伟大的先知先觉者,生前不断地问着“娜拉走后怎 样”。不过,在那个荒谬的时代,顾准的提问注定是荒原上的呼叫,没有人能回应,也没有人敢于回应。在被三次打成右派后,顾准终于孤独而又痛苦地离开了人 世。在《逃亡》中,刘大福是痛苦的,因为他发现了良知。这种良知不断地唤醒着他,驱使着他不断地逃亡,决不与现实中的血醒与荒谬妥协,最后死了也没有低过 头。

    作为教师,当我们发现了教育的荒谬时,我们出走后会怎样 呢?我们会发现,教育的唯一雇主还是国家。你不满意教育的荒谬,到了另一个地方后,你可能发现那儿的教育更加丧心病狂。你觉醒了,却又无路可走。此时,你 会怎样?是堕落,是回去,是饿死,抑或是自杀?

  一位教师告诉我,他的朋友读书多年,最终将所有的书付之一炬。他启蒙了,但害怕荒原中的虚无。于是,他烧了书,执意要回到现实。对此,我只想说,他的启蒙 并不彻底。一个完全启蒙的人,精神力量非常强大,可以超越现实,不可能回到从前的世俗中。这位教师出走了,但却又回来了。   

    教师走后怎样?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答案。有人会挣钱,有 人会妥协,有人会回家,或许还有人会自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多数只是看客,也安于做看客,一边看荒谬剧,一边做着自己的梦。

作家曹禺说过,宇宙是一口残酷的井,人在里面无论怎样挣扎都没有出路。刘大福逃亡了一生,也就是挣扎了一生。作为看客,我很热爱生 活。可当我是刘大福或是娜拉时,我却始终有种恐惧感!原来,我也那么害怕生活!


相关文字:

《逃亡》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092953712842

  评论这张
 
阅读(115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