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垂钓  

2011-11-21 08:30:08|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垂钓并不是我的最大嗜好。
    偶尔我也去垂钓,但一般多在假期。假期里我比较闲,呆在家里看书休息。
同好者邀约我去钓鱼时,想到自己得换换脑筋,到野外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有时我也会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
    记得小时候,孩童们倒是常去河里捉鱼。那时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都忙着搞武斗去了,工农业处于停滞阶段,水里比较干净,几乎没有污染。对于河里的鱼儿来说,这提供了很好的繁殖环境。那时,河里的鱼挺多,在水草里常可以捉到鱼。捉鱼的方式很简单,只需用大竹篓往水草用劲一撮,然后马上提起来,就可以看见各色鱼儿在竹篓里乱蹦。现在经济条件好多了,却也给河里带来了污染,所以现在河里的鱼一般很少。时常有人在河边垂钓,但以须髯飘逸的老翁为主。年轻人性急一点,也没老翁们那么闲。

    我们去的地方是一个鱼塘,一个老板承包下来经营。垂钓的规则是自负盈亏,半天五元,钓到的鱼都归自己。前几天,我运气还可以,甚至能钓上两三斤鱼回家。老婆见了笑吟吟的,忙着做个菜出来,让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美餐了一顿。

    几天后,我发现自己的运气不行了,过去常呆的“窝”也不见有鱼儿吃钓了。于是,我只得不断地“换窝”,渴求多几个鱼儿让我带回家。几亩地大小的鱼塘让我转 悠了几圈,最终还是找不到鱼儿多点的地方。时间慢慢是晚饭时间了,眼看夕阳快要西下,而我几乎是两手空空。一起去垂钓的朋友,在莲篷中间找到一米见方的水域,开始大显伸手。只见他忙个不停,把鱼竿拉得呼呼直响,鱼饵挂上钩扔进水里,马上就是一条鲫鱼起来,可谓“立竿见鱼”。不一会儿,眼见他已经有六七十条鲫鱼,我开始有点眼馋,提出要一块儿钓。朋友倒也爽快,答应我分享一点。
兴匆匆地跑到他那边,只见水里密密麻麻地全是鱼!想到老婆在家里可能正发愁,只等着我的鱼下锅,我赶快把鱼竿伸了过去。
    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鱼儿一个劲地上朋友的钓,却偏不上我的钓。鱼饵是朋友帮我做的,换句话说,我俩用的是同样鱼饵,但问题是,为何鱼儿只吃他的钓呢?莫非是鱼儿以貌取我,嫌我不够帅?或是发现我学历太低,素质太差?我开始有点郁闷,同时也开始着急起来。对于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连自己的自尊都钓丢了,还钓什么啊?我只得眼馋地看着朋友猛起鱼竿,只顾着不断把鱼儿装进网里。磨蹭了近一个小时,我只钓到几条鱼,而朋友的鱼已达百余条了。朋友高兴得合不拢嘴,说他从来没有钓过这么多鱼。

    不知不觉,夕阳已落到地平线下面,天边只留一片红晕。天要快黑了,我收拾起鱼具,把流连忘返的朋友一起拽了回去。

    为什么我钓不到鱼?我冥想很久,但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我呆在家里,不敢再去钓鱼。我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怕再遇上那类情况,自尊与自信会丧失殆尽。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垂钓过。如今,我尚存一点自尊与自信,其实便是因为我再也没去钓鱼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