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论班级的民主管理  

2011-11-27 19:59:4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博友跟我说起民主,要我谈谈班级的民主建设,我也顺水推舟地谈了自己一点肤浅的看法。这些观点也是老生常谈,对于我来说并无新意。下面,我就不辞辛劳地重新写出来,跟大家再就这个问题交流一下
    根据我的世界观,我会把班级视为一个生态系统。生态系统有自组织的特点,并能不断演化或发展。对于生态系统而言,振荡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关键所在。什么是振荡?我以社会为例。
    作为一个生态系统,社会也需要持续的振荡。在民主自由的国家,罢工或游行是家常便饭。每一次罢工或游行,人们表达出自己的诉求,迫使政府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以满足人们的要求。比如,美国的“占领华尔街”的游行后,我估计美国政府会出台一些措施,调整税收政策,对华尔街的高收入群体加税。其实,这些罢工或游行就是振荡。振荡的价值在于不断使系统重新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有人说,民主不是终点,而只能是过程。社会是不断进化的,因此不会有什么终点。
    然而,在极权专制国家,情况则不一样。政府把罢工或游行视为洪水猛兽,自然不会随意允许罢工或游行——宪法上规定民众享有罢工和游行的自由,其实只是为了欺骗民众,你若不信,可以去试试看。如此一来,民众有诉求时,却没有申诉的渠道,于是民众只有上访。然而,为了“和谐”社会,政府会抓捕上访人员,甚至是将其作为精神病患者送进精神病院关押起来。极权专制社会不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而是一个封闭的死系统。在这里,政府不允许示威游行或罢工,也就使系统没有了振荡,失去了进化的条件。当内部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上,民众便会起来造反,使整个社会崩溃。几千年来,一直都会有农民起义造反,结果便会推翻专制政府。
    民主和专制涉及到权力的使用问题。专制是权力集中于独裁者一人身上,而民主必须有制衡机制,防止出现权力往一边倒的现象。权力这东西,最容易让人作恶。人性本有恶的一面,权力若集中于一人身上,不可避免地出现专制。
    教师若有民主意识,那就必须警惕手中的权力,不要滥用权力。教师若太专制,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学生,必然会引起学生的强烈反抗,到处告班主任的状,结果便会是校长把班主任换了——在社会层面上,这就相当于推翻了班主任的专制统治。
    对于班级这个生态系统,班主任不妨宽松一些,最大限度地允许学生之间进行自组织。所谓自组织,就是一种自发的秩序。在正常情况下,生态系统都会有自发秩序的现象。只有在学生无法进行自组织时,班主任才可以适当干预一下。举个简单的例来说。两个学生打架后,若双方都能意识到打架不好,并自动地重好旧好。对于这种很好的自组织行为,班主任用不着行使权力去干预。若两个学生不能意识到打架的害处,班主任便可以行使权力去适当教育一下,让两个学生实现自组织。
    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其实班级里每天都有一些“振荡”——这个学生抱怨,那个学生提要求,这会迫使班主任不断地调整,以满足学生的各类要求。只要学生的要求不突破底限,我以为班主任都应该最大限度地满足学生。要知道,对于班主任的民主管理而言,振荡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班主任不要随意“抹去”这些振荡。班主任若采取专制政策,压制学生的诉求,使系统失去了进化的条件。这种班级,只是一种“死班级”。
    班主任实行开放的民主管理,不是单方面的限制自己的权力,一定要注意培养学生的自治能力。须知,民主总是跟自治相关系的。在班级上,班委本应就是一个“自治委员会”。班委的问题,应该避免班主任的直接任命,而是尽可能让学生选举出来。民主管理意味着,教师的权力要受到限制。有些教师可能会担心,在班主任的“权力真空”时,学生便会乱套——这便是自治的意义所在。教师的权力小了,必然应该要求学生自已管自己。通过自治来培养学生的自律意识,民主管理便可以成功。
    民主只是一种手段,其目的是保证自由。有了自由,便会有个性,也便会有幸福和创造力。学生是生命个体,班主任应该有一种生命伦理,懂得生命的尊严所在。生命的最高尊严便是自由,因此我们才应该推崇民主管理。
    我前面说的只是理论或观念,不涉及任何个案的解决或处理。在我看来,教师一定要有自己的教育哲学,或自己的世界观。这些观念似乎很空洞,显得不“实用”。很多教师喜欢具体的解决办法,买几本《班主任兵法》,企图想依样画葫芦。或许,《班主任兵法》中的案例,你真的可能遇上几个,但不可能全部都能遇上。最重要的是,无法你从别人那儿学到多少办法,那都不是你的。你得首先有自己的一套哲学思想,在遇到具体问题时,便可在这些观念的指导下,针对具体的问题进行恰当的处理。这些处理方式,不仅适合你的学生情况和你的学校环境,还有一点更为重要——它们只属于你,别人想学也学不会——因为,他们没有你的教育哲学。
    最后,有一点我不得不表示悲哀。班主任在管理中的价值取向是自由民主,所以才会进行民主管理。然而,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极权主义,中国的传统也是专制主义,同时,中国教育又是中国政治的集中体现。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国家权力的代表,校长会用极权专制的办法管理教师,也会要求教师采取极权专制的办法,对学生进行压制和控制,以实现包括升学率在内的各类目标。自由民主与极权专制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教师若实行民主管理,班级上便可能出现振荡或混沌。对于这些振荡或混沌,校方可能会对班主任表示不满。此时,教师应该如何选择?是坚持民主民主这一普适价值,还是屈从于官方意识形态的极权专制?
    对此,我没有答案。每个班主任都会作出自己的选择。但有一点,教师的选择取决于教师的思想水平。以自由民主为信念的班主任,一定会进行“悲壮的坚守”。他的防线如此坚固,以致于他不会轻易放弃。相反,一些没有思想的庸俗班主任只会助纣为虐地充当吃人的工具。
  评论这张
 
阅读(126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