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与政治  

2011-11-03 11:58:5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即政治,这是弗莱雷最早提出的观点。在《被压迫者的教育学》中,弗莱雷从三方面阐述了教育为何是政治。

1)学校的功能上。弗莱雷认为,不是学校建立了社会,而是社会建立了学校,而教育领域又是一个塑造个人的场所。因此,学校的功能就是再造统治阶级的思想意识。统治者要求学校培养他们所需要的人才,这便体现出了学校教育的政治性。

2)在学校教师的作用上。弗莱雷认为,在实施教学过程中,必须确立一些基本的培养目标。那么,教师在实践中就可以发现教育的中立性是不存在的,教育不是“价值无涉”或“价值中立”的。每个教师作为社会成员,都会有些政治主张,比如,“我支持民主吗?”、“我支持专制”,“我反对暴力”等等,所以教师自身就是一个“政治人”。那么,教师在教育工作中,便不可避免地,或有意或无意地,体现出自己的政治主张。

3)在学校的教学过程上。解放教育所提倡的民主价值观,必须与课堂教学统一起来。因此,实施解放教育的教师应该是一个主张民主的教师。弗莱雷主张,教师与学生建立一个民主平等的关系,甚至主张学生与学校、学生与社会建立一种变革的关系。一个处处在学生面前展示权威的教师,他的政治主张无疑就是专制主义——尽管他本人可能并没意识到这点。

总的来讲,我非常赞同弗莱雷的观点。但同时我也认为,如果把视野再拓宽一点,我们还可以更多的角度解读出教育中的政治蕴义。

从知识观来看,课程不是价值中立的,而是有“承载价值”的,即教师不是单纯给学生讲授知识,因为这些知识是有价值取向的。赫尔巴特有句名言,即没有无教育的教学,也没有无教学的教育。这句话清楚地表明,我们的教学不可能只是传授知识,而没有教育的维度。教师如何教育学生,必须按照政府的意志来进行。当学生毕业进入社会后,其实便已经接受了政府的意识形态。在我看来,课程来来就是一个政治文本。

从女权主义的观点来看,女教师在课堂上的权威,就已经有了政治性。因为,这就是女性在父权家长制中的异化。女性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应该是母婴关系,女教师应该关心和呵护学生。然而在父权理性的框架中,女教师使用父权的话语来进行教育,所以便丧失了女性的特点。女教师的异化,不仅是一个文化问题,也是一个社会的政治问题。目前,女权主义者们要求摆脱父权的控制,彰显出自己的个性,已在各领域对父权发起了攻击。在教育领域,女教师重返本真,以母性关爱学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政治行为。

从课程设置的角度来看,我们以前都普遍采用刚性的国家课程,教材也都是统编的,主要都是汉族的话语或文化。当然,这是政府为了强调“大同”而采取的措施。但是在新课程中,政府允许在课程中有20%的地方课程,用以来传承地方文化。在这个意义上讲,课程也变成了一种“种族主义”文本,政治蕴义自不待言。

从文学艺术的角度来看。虽然课程是传递人类文化的手段,它本来就是一种文化文本,但每个国家开设的课程,总是负载着价值取向的。文学或艺术,彰明的是生命价值,这点我倒不反对。不过,正如“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情况一样,语文教材中出现的全是毛泽东的诗词,或是歌颂社会主义的文本时,此时的课程是不是有政治色彩呢?如果我们把教材的内容全部细细地研究一遍,使可知道政府在课程中隐藏了多少政治意图。我们希望这点在将来有所改变,让政治从教育中淡退出去。同时,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学艺术都应该被视为人类共有遗产,不应该以沙文主义的态度去拒斥外域文化。

从学校管理的角度来看,学校组织也是一个十足的政治场所。校长代表着国权力,也必然会按政府的意识形态来管理。在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里,校长的管理也必然会有极权专制的色彩。

从课堂教学的角度来看。在课堂上,教师往往会喜欢居上临下的灌输,而缺乏一种自由讨论和民主对话的思想。教师通过强化“师道尊严”的意识,以对立自己的权威人格。世界著名课程论专家杰克逊(P.W.Jackson)曾对课程中的隐性功能作了深入研究,提出了“隐性课程”的概念,深刻地揭露了课程所复制或再生产的霸权、权威和意识形态。

最后,我们可以引用一句女权主义的口号:个人之事就是政治。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政治圈内,每时每刻都与政治有关系。只要我们活着,就一定逃不出政治的影响。教育浓缩了社会的所有元素,它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自然逃脱不了政治,正如亚里斯多德所说,“人是一种政治动物。”

  评论这张
 
阅读(135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