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做推销员的日子里  

2011-12-20 15:43:28|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9年,我毕业已两年。那年暑假,我想起走进社会,体验一下生活。我看到一家公司的招聘启示,于是便报名去当了一名推销员。
    那个时候,市场经济还不完善,满街都是皮包公司。简单地说,皮包公司就是空手套白狼的公司。本地有几个知名的富翁,都是通过开皮包公司发财的。他们搞到“第一桶金”后,便开始转向开了本地最大的商场,如今是风生水起,好不气派。
    我进入的公司,也是一家皮包公司。老板在城边租了一幢农舍,有二层楼。那天我应聘时,刚走进办公室,便看见挂在墙上的营业执照,上面赫然写着“注册资金10万元”。要知道,那时我在学校的工资也就每月一百元,这十万元已经是天文数字了。我心想,这公司看来还过得去吧。
    那天应聘时,共来了六七个新人,但公司里的人根本没有面试我们,而只是告诉我们,要我们几个新人去卖纸,销售对象是附近几个县的印刷厂。有位新来的问我,你当老师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是不是想卧底调查一下,然后写出一篇什么社会调查报告?听罢,我笑着说,我只是出来玩玩,没什么目的。然后,老板找来一个人,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了造纸行业的情况,熟悉了一下业务,比如,宁夏中卫的纸是多少钱一吨,凭手感去判断纸张的克数,等等。
    后来,我才逐渐弄清楚这家公司是怎么回事。原来,老板骗了别人的很多纸,堆积在仓库里,然后 招聘人来卖纸。纸的售价,完全由老板规定。老板手里若还有点钱,便会尽可能把价格定高一点,以图多一点利润。然而,老板手里若非常紧,他便会以“清仓”的价格卖出——通俗地讲,这就是“跳楼价”。也就是说,此时他若不“跳楼”卖出,职员就没有工资。他必须在维持职员工资的基础上,酌情地定出价格。至于厂家那边若来催款,老板根本没有考虑,他的策略是能赖多久就算多久。除此之外,他还有一招更绝更毒——把货全部“跳楼”卖出后,携带巨款便“人间蒸发”了,让厂家活活地损失掉一批货。
    第一次出征,我选择的是金堂县。那天运气不错,才走了两家印刷厂,就做成了一笔生意。一家彩印厂答应买两令纸,价格大概是一千元左右。回到公司,我把销售情况报告给了老板。老板大喜,对我的办事能力大加赞赏,并爽快答应要给我奖励。第二天,我叫来一辆车,把两令纸送到了印刷厂。那个月,老板给我发了一百二十元的工资,其中有二十元便是奖金。
    进入八月后,为了活跃市场,推动本地经济发展,地方政府搞了个“秋季展销会”。抱着签到几笔大单的美好愿望,各地的厂家都派出代表纷至踏来,下榻于本地的政府招待所里,准备第二天在展销会上大显伸手。老板闻讯后,当晚便叫我们几个人分头行动,要求我们务必敲开每一间房,跟厂家代表签约,谁签的约越多,谁的奖金就越高。
    当时,我心里想,全国的厂家来了那么多代表,签约可能会很容易吧。若能签到一大把约,岂不是要赚很多钱啊?我们兴冲冲地爬上楼,一家一家地敲门。我们只想签约,先把货骗到手再说付钱。什么货不重要,只要能把货骗到手,卖出后便自然是钱。然而,有些厂家代表对此心存疑虑,不肯与我们签约。
    我们敲开了邛崃皮鞋厂代表的门时,代表见我们是来洽谈业务的,还是非常热情地拿出样鞋给我们看了,说是明天要在展销会上展出。我们没有识别皮货的眼力,却假惺惺地拿起鞋打量一番,嘴里叨念着说鞋子还不错,随即便提出了签约的要求。说了半天,他们一直是拿不定主意。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还是想在这趟中签约,回去给厂里有个交代。然而,对于我们先要货后付钱的要求,他们心里始终没有底。
    最后,代表说明天再继续谈吧,今天有点晩了,明天要参加展销会,得早些睡觉。无奈之下,我们只要离开,说我们老板明天亲自来登门拜访。第二天,老板拽着我们又去了那房间,结果,他们早已不见人影,不知上了哪儿。
    干了一个月后,我本想继续干一段时间,临近开学时才回来。然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赶紧退出了公司。
    有一天上午,我们没有出门推销,都呆在办公室闲聊。突然间,公司里的一个人跑了进来,大声叫道,“快准备家伙!要打架了!一辆面包车载了几个人过来,他们手里都有刀棒!”刹那间,我傻了眼。要知道,这一幕只能在港片里才能见到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我定了定神,决定走为上策。趁没人注意时,我从楼后的小道跑了出来。
    显然,那群人是另一个老板叫来的。我私下估计,我的老板可能“黑吃”了别人的货,别人便纠集一伙人找上来门准备斗殴。他们手里都有刀棒,那一架打下来,估计会有几人伤残,甚至还有人会被打死。跑出来后,我不敢回去打探消息,怕被他们看见了,硬将我拽回去。对于他们来说,我的魁梧身材不仅可用于推销,而且还可以用于打架。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公司了。从那些经历中,我知道了什么叫皮包公司及其运作方式,甚至是黑道上是如何处理“黑吃”行为的。我也开始明白,打打杀杀的血腥场面,不只是电影中才会有。
    无论怎么讲,在最低限度上,那些经历也为我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777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