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剑与思想  

2011-03-11 13:50:2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功盖世的拿破仑曾说,“世界上有两种力量,剑和思想。从长远来看,剑总是思想的手下败将。”单凭这句话,我们便知道拿破仑不只是一介武夫。对于称霸欧洲的战功,他没有引以为自豪。在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时他曾说:“我真正的光荣并非打了四十多次胜仗,滑铁卢一战抹去了关于这一切的记忆。但是,有一样东西 是不会被人们忘却的,它将永垂不朽——那就是我的民法典。”可见,在他心中占有份量的,显然是那部《拿破仑民法典》。很多人记住了他的武功,而淡忘漠视了他心中的真正的骄傲。这只能说明,人们毕竟不是拿破仑,无法企及他的高度。
    剑是政治
权力的象征,思想是文化领域的代表。在政治与文化之间,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分界线。简单言之,政治不能超越或代替文化,否则便会为人类社会带来灾难。从人类的发展史上,我们可以轻易发现这条铁律。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路易十六暗地与欧洲其它君主国联合共同镇压国内革命党人。1792年,法国义勇军打退了他国的侵略者,成立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波旁王朝被推翻。在人民的迫切要求下,路易十六被捕。在监狱里,
路易十六读到了卢梭和伏尔泰的著作。他猛然醒悟,“是他俩打跨了法国。”让人胆战心惊的权力之剑,终于还是承认败输给了思想。
    在古希腊时期,有两个最大
的城邦:雅典和斯巴达。在雅典,人们注重文化,造成了文化的空前繁荣。然而,斯巴达却推行军事化教育,只知为征战作准备,在文化方面并不发达。在两国交战中,斯巴达最终征服了雅典,却没有为世界留下遗产。众所周知,雅典文化成为了欧洲文明的源头,在人类文明史上写了重重的一笔。它在哲学、艺术、医学、文学等各方面深刻影响了世界,使人类有了第一次“轴心时代”
    还有一个故事。2005年,李敖在清华大学演讲时,回忆过蒋廷黼先生曾问学生一个问题:是汉武帝为大,还是司马迁为大?对于这个问题,蒋先生的回答是:司马迁为大,因为他的《史记》名垂千古,而汉武帝的武功只是过往云烟。
    在当下的中国,当政治收编了教育时,教育就不再是属于文化,而主要是属于政治。此时,校长勿需有学者的风范或教育家的深刻,而是只需当好政治奴才即可。在中国,学校是一个政府机关,而教师的主要任务便是灌输意识形态,然后应付一些官样文章。政治超越文化后的恶果,在中国教育中暴露无遗。
    尼采曾说,“我所理解的哲学家:可怕的炸药,在他面前一切都岌岌可危。”哲学和烈性炸药打交道,处理的是危险物品。雅斯贝尔斯曾说,尼采带来的震撼,至今尚无法评估。所以,专制主义者总是惧怕思想,千方百计要禁锢思想。在世界上,任何一个专制政府都是通过禁止议论自由来实现长期统治的。在专制者眼里,思想家都无疑是“玩火者”——不,是玩炸药的人。他们不是怕思想家被炸死,而是怕思想家的“人体炸弹”——牺牲自己也要颠覆这个专制政权。
    只要一旦出生,思想便是权势的天敌,这是它的本质所决定了的。当民众拥有思想之剑时,权势者们必然会惊恐万分,躲避思想的审视和检察,重新拾起权力之剑,欲把思想置于死地而后快。然而,思想是人的尊严所在,人一旦有了这个尊严,它便是不可剥夺的。一旦你开始思想,没有人可以剥夺你的这种自由,你也就永远获得了自由。
   专制社会把人作为工具,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也便剥夺了人们的尊严。在民主社会里,思想可以得到自由发展,人们的尊严也因此而获得。在专制社会里,权力必然会杀死思想,因此思想必然会与权力进行斗争;在民主社会里,权力能包容和悦纳思想,因此思想不是一种敌对势力,而是权力的朋友。剑与思想的关系,反映出了一个社会的本质。
    欧洲的中世纪是专制社会,却为思想的存在提供了空间。
以“奥卡姆剃刀”著名的奥卡姆,在遭到教会的迫害时逃到国王那儿,说,“你用剑保护我,我用笔保护你。”在教会与国王之间,恰好有可供思想栖息的空间。任何一方的过度挤压,都是孟子说的“为渊驱鱼,为丛驱”,最终会把思想赶到自己的对立面。然而,若没有回旋退路,思想便只有与权力拼死一战,上演一段人类历史上的“公案”。因此,即使欧洲也曾有过专制时期,却没能抑制住思想的生长。
    与之形成对比,中国的社会结构没有可供思想栖息的空间。中国人一直缺乏思想,这便是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今天,专制者们仍在千方百计地扼杀着思想,以此尽可能地维护自己的利益。中国人更需要掌握思想武器,以此对抗和瓦解专制。中国人不必怕权力之剑,因为
“剑总是思想的手下败将”。
   
  

  评论这张
 
阅读(8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