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小偷与大盗  

2011-03-22 18:42:5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敖先生讲过一个《七金人》的故事。一个偷盗团伙打地洞钻进入银行,用卡车把金条偷运走了。他 们把卡车停在山顶的斜坡上,下车商量下一步行动。这时刹车失灵,卡车兀自冲下山,最终车毁金散。几个人急忙解开衣服,把金条塞入,准备逃跑。团伙的魁首却 吸着烟,并不着急。当这些人催促他塞几块时,他却说,“我们是大盗,我们不要小钱的,小的金条我不要。”李敖先生为这句话感动了良久,说这句话成为了他的 人生观的一部分。

  的确,那句话非常耐人寻味,让人不禁百感丛生。任何一个职业,都有一个境界与层次的问题。 商人的人生目标,如果只顾赚钱糊口,那未免显得有点可怜。如果商人是“为赚钱而赚钱”,赚钱是想获得一份快感,哪怕是赚一分钱,进入这种境界的商人才是 “令人生畏”,才有可能成为巨贾富豪。世界上有所造诣的艺术家,都是 “为了艺术而艺术”,从来不是停留在谋生的层面上,他们只在不得已的时候,才拿自己的作品去换个饼充饥。中国的文人们的创作大多始于谋生,止于成名,他们 写作仅是为了名声和赚钱,一旦有了名声和地位,创作也随即告终。中国文人们的层次境界之低,想来也是中国的文艺得不到长足发展的重要原因。

  有人以偷盗为生,从这个意义上讲,偷盗也是一种职业,只不过这是不合法或有悖 于伦理道德的“地下职业”。以偷盗为生的人,也得讲个层次与境界。小偷是偷盗行业中的低级人士,他们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所以他们才会小偷小摸、顺手牵羊。 从农村里来的亲戚常常抱怨说,院子里的鸡或鸭又被人偷了两只。去年春节前,我在阳台上挂了些腊肉,晒干后以备过年之用,但这些腊肉竟不翼而飞。很明显,小 偷肯定拿去打了牙祭,想必他们饱餐一顿后,第二天又去另一家拿。这类人就是这样过日子,经常在外露宿鬼混,饥饿时甚至连别人的锅碗也拿。我姐家就曾发生过 这种事情:腊肉连同锑锅不见了!看来,这类可鄙的小偷只配作小偷,因为他们的偷盗只为了肚子。想起来感到他们实在可悲,他们竟没有一个高远的目标——当一 回大盗。他们常常落得可怜的下场而无人同情,这便是他们的可悲之处了。

   两年前,一个小偷钻进了退休教师住的楼房,欲顺手牵羊拿点东西。这家伙也没有想想,教师本来就穷,瓮牖绳枢家徒四壁,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偷的。很不幸,这家 伙被捉住了,被人塞入一只麻袋装了起来。一阵棍棒拳脚伺候后,人们才发现没有动静,拖出来一看,结果早已断气。警察闻讯赶来后,也不好处理。法不治众,加 上中国是个“人情国家”,偷东西虽不算大罪,但惹得一群退休媪叟怒气冲天,被打死了也活该。结果,此事自然是不了了之。

   不过,中国历史上从来就不缺乏大盗。那些据山为王的“草寇”,劫富济贫的“流匪”,都是政府心目中的“江洋大盗”。这些大盗们的打劫对象主要是地方恶霸, 也会抢点贡品,攻下几个城池。在老百姓心目中,这些大盗并不是大逆不道的,他们之中也不乏有德劭之辈,可被视为偷盗行业中的典范。

  清朝乾隆中期,有一名叫“空空主人”的隐士,曾写过一个广东的江洋大盗。现摘录全文与读者玩赏:

  郭学显乳名郭婆带,粤洋巨盗也。虽剽掠为生,而性颇好学,舟中书籍鳞次,无一不备。船头旁二句云:“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人之患,束带立于朝。”在洋骚扰 多年,官兵莫敢捕治。柏菊溪制军莅任,议主招降。郭率众投诚,予心官爵,力辞不受,于羊城买屋课其诸子,以布衣终。殆盗中之有道者也。

   于我而言,郭婆带确实属于有境界的大盗,因为他有两个高尚之处值得大盗学习:一是多读书,做一个有品位的大盗,而不要做只认识金银财宝的大盗;二是招安后郭婆带拒绝做官,竟然以平民身份教孩子们念书,可谓福泽后嗣,值得黎庶赞咏。

    现在的社会上仍然还有大盗。几年前,北京的一位大盗凭着自己对数学、概率 论和各种计算机语言的精通,破获了深圳股市的密码,“免费”玩起了股票,以“低进高出”的手段获取了巨额资金。后来他交代说,他玩别人的股票也是有原则 的,他只玩百万元、千万元的股票,从不玩只有几千元、一二万元的股票,因为这些都是工薪阶层的血汗钱,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基本生活。这位大盗也算有本事, 算是“高科技”犯罪。同时,他多少还算有点良心,不玩那些小股民的生活费来玩。

   不懂高科技的大盗们也有“盗路”。他们现在似乎开始有了一个特别的嗜好——专偷政府部门的官员。官员们个个是人精,懂得如何巧用各种敛财手段。把巨额滚滚 而来的国帑拿去存入银行吧,又怕公开自己的帐户被反贪人员发现,于是只得把钞票埋在地砖下。谁知这些大盗也非小角色,深知这些官员的隐慝,往往能把这些贪 官的钱挖出来重见天日——事实上,很多贪官的斑斑劣迹就是通过小偷供认而被追查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让这些地砖下面的钱拿出来花掉,还加快了市场里资 金的流通,总比眼睁睁地让其腐烂要好。对于这些大盗们,老百姓心里还不算痛恨。首先,自古以来老百姓都有英雄崇拜的情结,对“水浒英雄”之类的故事喜闻乐 道。其次,他们不来偷你的腊肉吃。丢几块肉的损失虽不惨重,但让你想起来心里不畅快,甚至是心有余悸。最后,中国的经济只是官僚经济,官僚们分配社会财富 时肯定是近水楼台先得鱼,老百姓对官僚的贪污腐败并不满意, 而裙带政治的特点又难以让这些贪官伏法,于是只有哀叹:“依旧,依旧,夜半凉初透。任凭你把栏杆拍遍,怎奈他不明偷明抢,清风两袖?!”而现在,老百姓可 以借大盗出口怨气。贪官们不怕上级调查,更不怕老百姓,唯独怕的就是这类大盗。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类大盗的存在似乎还有利于弊绝风清。

  当然,无论对于小偷或大盗,我都不是赞扬或推崇,因为都是有悖于社会的伦理道 德。我想说的只是,既然不务正业的偷盗也讲层次,免得被人看扁了,更何况其它正当职业呢?盗犹如此,君何以哉?做任何事都得追求一个层次,凡事有所追求的 人,才可能达到一个高度与境界。庄子的“窃钩者诛,窃国者候”,我们也不妨作照此逻辑来解读。所以,我若非得以偷盗为职业,我会毫不迟疑地做大盗而不是小 偷。

  评论这张
 
阅读(102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