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鸭子河畔  

2011-03-29 06:33:3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有母亲河叫鸭子河,它逶迤着穿过城的北面。我家就住在河边附近,从家里走到河堤,可能不到五分钟。岸边有条路一直顺着河岸,叫滨河路。从滨河路往堤岸 上走,有一些花圃,再往上,有一排排杨柳沿岸分布,这便是堤坝。阴翳的柳荫下,茶客们悠闲地喝着茶,嗑着瓜子,侃着大山,或围坐打麻将斗地主。小贩们不卑 不亢,笑吟吟地热情招徕着散步的过客,挽留他们坐下品茗赏风景。
    骋目往河中眺望过去,可以看见河中有些浅水区,几块陆地露出水面,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却是芳草凄凄,一片翠绿,让人想起《诗经》里"蒹葭苍苍"的诗句。透 过潋艳湖光,人们时常可见一群群白鹭栖息于草地上。现在堤岸上专门立了碑,禁猎这些野生白鹭。这样,由于环境保护得到落实,白鹭们就可安然栖息了。"春无 踪迹谁知?除非问取白鹭。"每年开春,便是白鹭便返回河中的时节。不过,游客只能在岸上观赏,不敢惊扰它们。白鹭盘桓空中时,如果再有黄鹂啁啾于柳间,岂 不就有"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美景了?我这样想着。
    整个冬季,杨柳并未完全枯黄。即使在最冷的时候,也只是树叶角略黄。春节刚过,黄叶开始逐渐消隐,新绿悄然绽放,柳树下便绿萌婆娑。这时候,岸边上的生意 开始火暴起来。在阳光明媚的下午,人们会纷纷涌上岸享受生活。花圃里琪花瑶草,风摆枝叶,摇弋生姿。百花争妍竟相夺目,游蜂浪蝶更是烘云托月,让行人驻足 观赏。株株柳树,宛若秀发披肩的女人头,或者不妨说,柳树就是守护河堤的众女神。河岸的美丽迷人,不正是因为有这些众女神么?柳枝柔如发线,似如一头秀发 泻下来。清风拂面,柳树俯下腰,柔枝拂在面颊上,痒酥酥的,拨弄人们的头发,或撩动树下情人的芳心。你还会时常看见柳絮撒落下来,在风中漫天翩翩飞舞,似 如北国冬雪。
    除了夏季外,鸭子河里的水并不多。下游一带早已建起闸门,将水蓄积起来,于是整条河也就俨然成为一个水库。河面宽阔,足有五六百米。最近几年,为了打造四 川省的"国际旅游精品",已投入巨资把两岸打扮得多了几分妩媚。逢年过节时,白天,水中央的喷泉喷出水柱,水柱升入空中张开,看似朵朵水花;夜里,两岸霓 虹闪烁,灯亮如昼。金雁桥头的广场上,每天都有各种群众娱乐活动,吸引着社会各界人士,成为本地社会生活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鸭子河畔的美景,让外地人也艳羡三分。两个外地的朋友前来看我时,我曾在河岸的茶桌上请他们吃本地的麻辣兔头。我们坐在柳树下,观赏着碧波荡漾的河水。看 见眼前的一切,朋友很有兴致地说,生活真不错啊,有佳肴珍馐,有良辰美景,有明媚阳光,有垂柳披肩。听罢,我笑了一笑。一位风姿楚楚的女子翩翩而来,朋友 灵机一动补充了一句:还应有美女相伴,幸福生活的几大要素才算齐备。听罢此话,大家不倦地点头称是,开怀大笑起来。
    鸭子河岸最让人留恋,最富有诗意的恐怕还是雨景。春秋两季里的绵绵细雨,一下可能就是好几天。细雨不是滂沱而下,而几乎是无声地来,它有韵律,像一首无言 的歌。灰暗的苍穹顶罩着大地,像个硕大的屋顶,整个世界弥漫着飘渺的烟雨,像个巨大的浴室。细雨稀稀疏疏地飘落下来,柔得如棉,细得如线,轻得如烟。此 时,河面上烟波浩渺,一片凄迷。小贩们自是精明,早备有大伞,平时用以遮阳,雨时用以避雨。我喜欢在细雨绵绵的日子里,兢兢业业地坐在伞下,静静地看着河 面,欣赏着这幅雨图,于烟雨蒙蒙中孜孜地无边遐想。
    还有一次,朋友跟我在河边品茗时,天突然阴沉下来。一阵风后,蒙蒙胧细雨紧跟而来。雨不太大,倒富有了几分诗意,茶客们没有离去,而是坐在原地继续喝茶。 谈话间,我回头看见一位年轻女子独坐在细雨里,忧郁的眼神中夹带着羞涩。我不禁“诗兴大发”,填下一首词《诉衷情》:
诉衷情
(河边品茗遇雨)
   娉婷河岸柳,风急乱搔首。细雨才湿头,茗香不觉够。回首间,有明眸,还娇羞。悒郁神伤,轻衣红袖,欲透还休。
    鸭子河堤上总有一些垂钓者,在桥上,在岸边,随地随时可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总是静静地守望着,专心地观察鱼儿的吃钓。一般来讲,他们一天可钓上几十条鲫 鱼,把鲫鱼熬点汤喝,这也是不错的主意。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垂钓者们其实并不缺鱼吃。于他们而言,垂钓主要是享受一份闲情。旧时,总有身怀济世雄才的志 士,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之路,徐图大举未功之时,舍弃海棠富贵的追求,而选择了"寒江独钓"。这些通古博今明大道的隐士,其身份往往只是渔 父樵夫。"他们会不会在其中呢?"我思忖着。无论怎样,就垂钓而言,我相信它既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修身方式。想到这些,我暗地里不禁开始对这些垂钓 者们有了几分敬意。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我在鸭子河堤上,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光阴。散步、品茗、饮啤、聊天、打牌、读书.....我想,无论我将来羁留何处,我都会对鸭子河畔眠思梦想,对鸭子河的这份情结,注定也会陪我走进我的坟墓。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