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这几年的写作  

2011-04-01 08:56:2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这所学校一段时间后,我跟人聊天时曾说过,我怎么有一种“被劳改”的感觉?每天,我做完工作后,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晨,遨游在思想的海洋里。我跟同事也 接触不多,以至于被人私下称作“独行侠”。每当有“被劳改”的感觉时,我便会想起顾准。在那些如地狱般的日子里,他白天去农场劳动,晚上便在油灯下钻研。 他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这几年,我的写作处于高峰时期。关注我的人都知道,我更新博客的速度是很快的。在这几年的高产的时间里,我度过了一段幸福而痛苦的时光。中国有句话叫“文穷而后工”,出自欧阳修的《梅圣俞诗集序》,“盖愈穷则愈工。然则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
作者只要潜心创作,便不可能花很多精力去赚钱,如此一来便只有穷困潦倒。有人以为只有穷得吃不起饭的人,才可能写出好诗来,以达到丰衣足食的目标。不过,我却不是为了发财而写作,尽管我可能比一般教师更穷。
    我以为,更重要的是,创作展现了生命力,本质上就是生命的见证。创作释放自己内在生命的最大潜能,通过向无限的挑战,来实现生命自我的进化。
    当然,生命的进化也是痛苦的。只有埋葬“旧我”后,才会有“新我”诞生,正如尼采所说,“人是一座桥”,即人
是一个过程。这种自我分娩的过程,始终会伴随着痛苦和焦灼。
    1866年,托尔斯泰写成了《我们应当做什么?》一文。在文中,他说,“以精神劳作为他人服务的人,永远要为完成这种事业而受苦。因为只有在痛苦与烦恼中 才能产生高贵的精神。”创作中的人,必然会有一种痛苦。优秀作品的问世,都是出自深刻的灵魂,而这种深刻必然是以痛苦为代价的。正如
黑格尔所说,“一个深刻的灵魂,即使是痛苦的,也是美的。”在历史上,很多伟大的杰作都是在作者最痛苦时写出来的。
    顾准,这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想先驱,曾被两次打成“右派”。然而,不顾巨大的病痛、险恶的政治局势和啃冷馒头的物质条件,他坚持进行独立的研究和 思考,最终得出了从欧洲大陆理性主义走向英国式经验主义,从一元论走向多元论的结论。在生前,顾准的思想得不到认可,作品也不敢发表。更让他痛苦的是,他 的家人与他断绝关系,其妻也含辱自缢。在他死后,人们才猛地发现,在最黑暗的30年里,中国竟然还有顾准这样的思想家。如今,他的《希腊城邦制度》和《从 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等都早已是学界的名著。顾准曾引用泰戈尔的诗句:“如果你在黑暗中看不见脚下的路,就把你的肋骨拆下来,当作火把点燃,照着自己向前 吧!”可以说,顾准就是拆下了自己肋骨作为火炬,这才照亮了自己前行的路。
   1882年,尼采告别了他心仪的萨洛美,开始了在意大利的流浪。然而,对于一个天才,心灵的痛苦只会激发他的创作欲望。尼采在孤独中到处流浪,同时却又进 入了创作的的黄金季节。这期间,《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道德的起源》、《善恶的彼岸》、《看哪,这个!》、《偶像的黄昏》等一部部伟大的作品接连问 世。在一首诗中,尼采曾这样说到,“第七重孤寂,我从未感到过。”为尼采的思想,世界要感谢尼采——不,更准确地说,要感谢尼采的孤寂。
    我很清楚,我没有顾准或尼采的天赋。此生我已错过太多,后半生的潜力也非常有限。我有自知之明,不会疯狂地去做尼采,然后像他一样神经失常。下学期,若有可能的话,我打算去当班主任,同时兼点选修课。已有人告诫我,不要去干那活,因为那在很多时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不过,眼见中国教育如此溃败,我又有点于心不忍。我相信,若能做得足够好,我可以启蒙更多的学生。   
    另一个原因是,这几年我持续写作,已没有多少素材了。然而,虽然我也尽力广泛涉猎,教育却一直是我的主阵地。我若希望今后能长期写教育,便必须有足够的素材去分析、挖掘和提炼。作为班主任,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去做些教育的工作,而不是简单地教点ABC。
   “只会成天在博客上叫嚣,成天坐而论道,不去做点实事。”有人这样指责过我。还有人问过我,你当班主任跟别人会有什么不同?我说,中国有很多班主任,但有几人有自己的教育哲学?坦诚地讲,我有。我希望,我能在自己的教育哲学的指导下,在工作中多体现一些真正的教育。
   
然而,一旦当了班主任,更新博客的速度肯定要慢些。成天杂务不断,静心思考的时候肯定不多,写出的文字也会减少。不过,对于我的文字,我不敢以“有思想水平”自居。然而,我却可以说,在这几年的写作中,我体验到了别样的幸福与痛苦——我的《疯人教育日记》,正是在这种状态下写出来的。我的文字,代表了我曾达到的高度,折射出了我的心路历程,也见证了我的生命成长。林贤治曾说,“写作不能外在于自我,作品必须像鲜血从血管里流出,泪水从眼眶里流出一样真实。”这几年,我的生命曾是那样鲜活和旺盛,恰好印证了林先生的话。
    今后,我还会坚持写。既然已踏上写作这条不归路,我还是会继续走下去。只不过,对于那种深刻的幸福,巨烈的痛苦,以及那种如同在地狱中一般的孤寂,我的体验恐怕会减少一些,结果会影响到我的写作。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