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权力运作的秘密  

2011-04-02 11:19:1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鲁大学政治人类学者斯科特(James C.Scott)就下层群体如何对抗权力的方式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在他看来,权势和下层之间的政治关系是通过公开语本形成的。所谓的公开语本,是指“下属 者和统治者的公开交往”。通俗地讲,公开语本就是“上下级关系”。斯科特认为,公开语本的政治作用有四种,即确认、隐蔽、粉饰和抹黑。
    通过公开语本来实现对权力的确认,一般都会有盛大游行或各种仪式,比如开会。主席台上,校长必须坐中间,两侧是几个喽啰,借此象征校长在权力的中心地位。若有领导来讲话,校长只得被取代,坐在下面的座位中。不过,他仍然会坐在第一排的中间,念念不忘自己位于权力中心。
    在会上,校长穿着西装笔挺,一副绅士派头,风度翩翩地坐在主席台上。不过,校长不是参加时装展的,而是来展示权力的。开始讲话时,他可能会抒情一下。然后,他会以一种不乏凶狠的语气说,对于教学成绩不好的教师,学校将给以各种严厉的处罚,云云。对于逆来顺受的教师而言,这种公开语本颇有震摄作用。
    我刚来这所学校时,便遇上了这样一位领导。他动辄威胁我,说是要解聘我。我知道,他希望我配合他,装出对他非常恐怕的样子,借以维持他的权力。他甚至希 望,每次他进办公室时,我都要行三拜九叩之礼。然而,我不是吓大的,也不吃那一套。福柯早就告诉过我,权力运作会与知识一道出现。我若不揭穿这种假象,他便会
紧接着以权威自居。后来的结局,一些博友已知道——他被我修理后,便辞职不干了。我估计,在被我揭穿假象后,他感觉没有脸面混下去了。   
    公开语本的第二个政治作用是隐蔽。有点行政经验的人都知道,跟下属之间要保持距离。跟下属打成一片后,下属
便对自己的浅陋和粗鄙洞若观火。如此一来,自己便会产生不安全的感觉。因此,你必须成天板着脸,尽量少说话,与下属拉开距离,让下属摸不清你的水有多深,然后不敢妄自冒然地行动。偶尔,你可以说几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让下属在觉得神秘之余,认为你的水平高深莫测。
    领导有自己的专业,但不可能样样精通。然而,学校领导往往会装出“全能”,对各学科的教学指手划脚。为了让教师更服气,领导一般都会“准备”一下。学物理专业的领导,突然对语文教师谈起钟嵘陆机, 或者说出刚从成语字典里记住的生僻成语,会强化语文教师的神秘感。之后,领导在会上批评语文教师,便能占据制高点,让语文教师俯首帖耳地听着。
    公开语本的另一个作用是粉饰。教师对领导不服,但知道顺从比不顺从好。你的不顺从,会对领导权威构成挑战,让领导怀恨在心。你若
假装表示对假权威的顺从,多少会有点好处。你不心悦诚服,但却公开表示顺从,这会在客观上强化权威。当人人都如此时,假权威便会变得越来越强大,震摄住更多的对其有威胁的潜伏者。
   公开语本的抹黑作用是粉饰的对立面。权势者心里清楚,公开语本若不能粉饰自己,便可能给自己抹黑。他们会非常谨慎地运作权力,千方百计让公开语本为自己添彩。无论是公开语本的
确认、隐蔽或粉饰作用,都是为了不给自己抹黑,借以把权力统治维持下去。
    《皇帝的新装》是公开语本的典型文本。代表权力的皇帝,在游行中裸着身子,众人却都喊着,“皇帝的新衣多漂亮啊!”皇帝做假,众人跟着做假,共同维护着权力的运作。后来,只有一位代表着真诚的小孩子,当众戳穿了谎言。在这个意义上讲,童真般的真诚是假权威的最大敌人。
    用哈贝马斯的观点来看,统治者对下属之间有两种性质行为:一是工具行为,即把下属作为工具和客体,用以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另一种是交际行为,即用一种 “交往理性”来体现富有民主意义的“主体间性”。在一个极权环境里,教师也仅是校长的工具,帮助校长——甚至就是整个党国——达到他们的目的。在这里,教 师不可能跟校长交往,民众不可能跟政府交往。一句话,民主是遥遥无期的。
    现在,早已没人相信主流意识形态,可党国凭借垄断的媒体继续宣扬着共产主义。百姓不相信,却不想反驳,也没有机会发表言论。
这种局面,正是党 国最需要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不想要你说出来,也不给你发言的机会。朱学勤认为,百姓不相信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是造成整个社会意识形态、政府公信力 的严重丧失的主要原因。“大家不相信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却又装作相信,而主流意识形态又装作人家都是相信我的,两边都在‘装’,这是当下中国公信力丧失的 根源。”在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早已腐朽成了空壳。唯有通过垄断媒体,党国才能勉强将空壳继续树立起来。
    对于共产主义,共产党员们也不相信。然而,通过入党宣誓和种种“政治学习”等仪式中的公开语本,谎言得以继续维持。成为党员后,你不能对意识形态表示怀疑,你的怀疑将会被视为一种叛变。对于党国而言,叛变无疑是抹黑,而不是粉饰。你若要想退出,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党国需要党员们的假装,这样才能把假戏继续唱下去。
    伴随着消费主义的,是道德的沦丧和文化的颓败。眼见百姓不再相信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官方便开始做起“红色文化”的文章,大兴“红色旅游”,大肆宣传共产党的造反思想和马克思的斗争哲学。紧接着,官方还把“红色文化”引入监狱,指望着在那儿找到可以兜售“红色文化”的市场。
   
自2011年起,江西省豫章监狱在高墙内启动了“红色文化”进监所系列教育活动,目的是“通过‘红色文化’促进犯人积极改造,最终走出红色改造新路。”据悉,党国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一创举。为什么这样?因为罪犯没有自由和权力,只得任凭官方灌输。若跟官方配合得好,罪犯还有减刑的机会。在权力展示中,他们肯定会跟官方配合得很好。从这点来看,权力的盛大游行在监狱里最为有效。作为“规训与惩罚”的场所,监狱可以轻松地通过权力展示来实现权力的运作。
    在《不能承受生命之轻》中,昆德拉说,“在极权媚俗的领地里,一切回答都已预先设定,疑问则被预先排除。因此,对极权媚俗的真正对抗者就是那个发问的人。 疑问像是一柄利刃,剖开舞台布景的彩幕,让我们瞧见后面隐藏的东西。”这个最先发问的人,便是《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
    哈维尔对
后极权主义有过深入研究,深知谎言在后极权社会中的关键作用。他曾指出,在后极权主义社会里,“人们并不需要真的相信这些神话,与玩弄这些神话的人和气相处。正因为如此,他们也必须生活中谎言中。他们不一定接受谎言,但却必须 心甘情愿和谎言在一起生活,并生活在谎言中。这样做也就帮助和巩固了谎言的制度,他们给这个制度添砖加瓦,他们是这个制度的一部分。”民众知道谎言,却只 能“与谎言共舞”,在这个充斥着谎言的社会里苟且生活下去。最终,他们只能成为犬儒主义者,相信“不管世道怎么个变法,日子总得过下去。”
    应该说,犬儒主义者与后极权主义是相伴而生的。教师们早已沦为犬儒主义者,这跟极权政治是分不开的。在这个极权政治的大背景下,学校里的校长与教师之间会是怎样的关系呢?

相关文字:
《校园里的后极权主义》
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0952110252695
  评论这张
 
阅读(168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