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给郑老师的一封信  

2011-04-22 00:39:5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
    一位博友写来一封信,讲述了他在工作中的困惑和迷茫。对于他的问题,我也不知怎么说才好。因为有些问题,连我自己也处理不好。不过,我还是试着表达了我的观点,不知这位博友是否赞同。


尊敬的郑伟老师:

您好!我是来自广州农村地区的一名的历史教师。跟踪您的博客已经将近两年了,在弥漫着“刀光剑影”的博文中,我改变了很多。我觉得能够看到这个博客是一种缘分。最近读完您推荐的《成人之美兮》,困惑与兴奋,焦躁与茫然,喜悦与痛苦,各种心情像潮水般的涌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跟您进行交流,希望对我今后漫长的人生道路有所启迪。

尽管是一名历史老师,但是自己的功底还属于三脚猫功夫的,所以有机会我就会看看历史专业书籍,当然也有一些是博客中推荐的书籍。(PS:哲学大师的比较难理解,主要喜欢看跟历史相关的,但是前者才是思想的基石)在充实自己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的思考与实践着自己的教育观——把学生当做“人”来看待。但是,现实真的很残酷。这里简要介绍下我们学校,我们学校是广州市第F类的生源,(PS很鄙视这种分类,这些孩子的不平等从小就被根深蒂固了)所以别说宣扬一些普世价值观了,就连他们的学习态度都有很大问题,但我还是尽量去慢慢的影响他们。比如我曾借用了您博客中的一句引言“纳粹2号头目的一句话,控制人是很容易的。。。”来引导学生思考在面对抗日战争这种历史事件所出现的狂热的狭隘民族主义。尽管我知道有一部分人仍然狂热,但还是有一些人开始了思考。随着教学的不断深入,我慢慢的感到了校方对分数的渴求。明年会上高三,应试的思路肯定会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重复,所以我担心我的思维会不会也被应试考试所影响而变得麻木不仁了呢?

《成人之美兮》那本书写出了我的内心困惑,面对残酷的甚至无良的现实社会,个体到底应该怎样选择自己的道路呢?海和江是我欣赏的人,但现阶段达不到他们的个高度,我向往他们,但却又要面对现实,每当我思考当下社会的弊端,就会倍感痛苦。别人有时说我自找的,想这么多干嘛。我没有理睬,但也经常给自己打气,也告诉过学生,宁可做痛苦的人,也不做快乐的猪。但日子还是要过,不知郑老师在这方面有何良策,以前看过您的一篇关于积极地混日子的文章,还望您再详细讲一下。

有的时候也想过换个工作,不当老师,但是冷静下来还是觉得继续要干下去,一方面其他工作要从头再来,另一方面,这个社会没有清净之地,在哪都会遇到类似的状况,关键的是怎样从容地去面对,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非常喜欢《肖申克的救赎》,而我又如何救赎自己呢?

我的文笔不好,逻辑性也不强,希望郑老师海涵,也渴望得到您的宝贵解答。我也知道,我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懒,这个人性中很难克服的弱点。但我会尽力去努力,希望我在救赎自己的同时也能向您一样——圣者渡人。

2011-4-20

 

尊敬的老师,

首先,照例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你提到的问题,也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不要说你,我自己也很难处理好。当然,严格来讲,我的难度比你的大。毕竟,历史课堂可以轻易涉及文史哲方面的知识。只要你的言论不过激,我想你应该可以处理好的。

进入高三后,你不妨适当朝应试方向调整一点。考试成绩看得过去,不要让自己太被动,这也是处世之道。你的智慧不是跟体制对着干,而是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寻机向学生渗透自己的思想,从而为学生启蒙。

你说到积极混日子的问题,我目前确实在混日子。近两年来,我已经申请不上课,在办公室做点杂务,挤时间继续提升自己。我已是高级职称,70%的绩效到手后,日子可以勉强过,也不想去拼命抓分数,挣一个党国的特级职称。党国是想把学生弄傻,党国的职称也是一种刽子手的级别和称号(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所以,凡是对教育有清楚认识的人,都不会去拼命挣职称。不过,既然在这行里混,高级职称也不妨拿到。这样做,一是在世俗面前还算说得过去,二是工资水平不至于让自己太拮据吧。

虽说我在混日子,但我的心从未停止过跳动,大脑从未停止过思考。若有可能,下学期我想去当班主任。我这样想,一是可以给学生渗透一些我在英语课上不便渗透的思想;二是为将来写《教育生态学》提供一些实战经验。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希望,学校也许不会同意。

说到《成人之美》,前几天我跟梁卫星发短信说,我就是江念痕。他问,怎么这样说?我说,我准备离开教育了。他说,千万别吓我啊!其实,我没有吓唬他,我真的想离开教育。只是,我至今没有机会而已。江念痕离开教育,标志着理想主义在教育中的失败。在庸俗的中国教育里,理想主义注定会有些尴尬,甚至是有点悲壮。

从你的话来看,你应该是在启蒙过程中了。你总想在工作中渗透一些教育(我把教学与教育是严格分开的),却发现现实中没人在思考教育,人人都是“生产”学生的机器。历史分为两部分:一是史料,一是历史哲学。史料是死的,重要的是历史哲学——因为历史哲学是对史料的解释,这要涉及价值观和世界观等。我若是历史教师,会适当地采取各种立场来解释史料,拓宽学生的视野,不要把学生弄僵化了——庸众一旦长大,便很难改变过来。我说过,对待庸众的唯一办法,就只能是等他们死去。我的博客上庸众成群,但我必须承认,我很难改变他们。

当然,面对考试也要考虑一下。你不妨多讲几种解释,但也要学生知道在应试时采取哪种说法。党国想通过考试把意识形态灌输给学生,你可以做到让学生考试得分,但又要学生知道更多的解释或说法——这样做,学生便有几个答案。至于哪个答案是对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长大后会有辨别能力的。要知道,这是跟党国斗智斗勇的游戏。只要你足够机智,我相信还是可以取胜的。在这个意义上讲,教师职业便是要“肩住黑暗的闸门,放孩子们去开阔和光明的地方。”

至于教育,不要走得太极端,抱着“启蒙一个算一个”的心态就行了,不要去妄想拯救所有的学生——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平时,有时间就读点书吧。不过,读书也不要太心急。读书只是一种姿态,表明你没有屈服于庸俗。既有小资生活,思想也有境界,能这样过日子,在各方面都应算不错了。

我以前做中层时,校长曾对我说,“启蒙一个算一个。”当时我想,为何只启蒙一个,而不启蒙全体教师呢?后来,我才逐渐明白,教师群体也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容易启蒙。他们大多都是庸众,仍处于蒙昧之中。你能从中走出来,实际上已实现了自我救赎。

你所面临的问题,我想是不可避免的。一旦开始启蒙,发现此岸与彼岸之间的差距后,你便会困惑,甚至是焦灼。不过我以为,你不必像我走得太远,成了“死不悔改的理想主义者”——我注定是个悲剧,所以不想你也成为悲剧。你只需要做到一点: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若跟我一样,你便永远摆脱不了痛苦和焦灼。

你说我“圣者渡人”,其实这不正确。我不是什么圣人。如果说,我的博客启蒙了几个人,可能也只是机缘或巧合。不过,说到“圣者”,我想讲一点。最近几天,我猛然有了一点宗教情愫。当我想到芸芸众生,我便有一种悲凉的感觉,感觉不必骂庸众。他们那样弱小,没有精神生命,像地上成群的蚂蚁,有什么值得我指责呢?在死前,林昭原谅了那些整她害她的人,表现出了基督徒的胸怀和博爱。对于现实中的庸众,我又怎么不能原谅呢?今天,一位读者在博客上谩骂,我也没有像往常回敬几句。今后,没准我会皈依上帝,在上帝那儿找到一点宁静和博爱。或许,这是另一种救赎吧。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不知对你有无意义。这篇文字,就算是我们的聊天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9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