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中的罪恶  

2011-05-13 20:16:1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素认为,人类的罪恶有三类:1)物质方面的罪恶。罗素也把“身体”、“器官”纳入到物质的概念中,使“物质罪恶”便包括了肉体在内的物质世界,如死亡,疼痛等。2)性格上的罪恶。罗素这里的“性格罪恶”是指在性格气质上的缺陷所造成的罪恶,如一个人的麻木,缺乏毅力等。3)权力罪恶。这就是指运用权力时带来的罪恶,如暴政或教育中的强制灌输,或教师垄断话语权和以自我为中心等。
     在这三类罪恶中,我主要想讨论后面两种。罗素还说道,“性格罪恶,是常以疾病形式出现的物质罪恶的一种结果,更常见的是权力罪恶的结果”。看看我们的学生,性格罪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学生的肉体虽然仍然存在,但灵魂在很大程度上已枯萎掉了。他们可能没有疼痛,但自为生命或超自然生命已经濒于死亡。他们很少有出自本我的冲动,而这正是一种人性的病态。这种病态,比肉体的疼痛对人更有毁坏性,更有致命性。他们只有“存在(being)”,不会有“成为(becoming)”的——即他们只有肉身存在,而没有了生命发展的可能。
    学生的这种性格罪恶,是国家权力为他们带来的权力罪恶的直接后果。一直以来,中国社会的传统便是以国家和社会为中心的价值取向。这种价值观剥夺了个体的权益,阻碍了个性的发展,使个体成为国家的工具——说到底,这种价值观是拿活人献祭的专制主义。换言之,在国家权力的压制下,中国人的“发育”一直都不充分,最终导致了中国社会的保守落后。
    罗素认为,上述三类罪恶为人类带来了三种不幸:1)物质世界引起的不幸 ;2)自身缺陷引起的不幸;3)受制于外界引起的不幸。我以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种存在物,所以都可能会有物质世界带来的不幸,只是不幸的程度因人而异罢了;而我们自身的缺陷,还需要我们通过增长智慧、立志修身等途径才能避免。在教育中受制于制度,教师是不幸的;当受制于教师时,学生也是不幸的。
    罗素认为,物质罪恶应该用科学技术来除掉。对于性格罪恶,则可用教育和自由发泄所有冲动的办法来解决。学生的性格罪恶还普遍存在,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新课程改革彰显出人本主义的思想,提倡师生的“心灵与心灵的相见”(泰戈尔语),认为教育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之间人与人精神相契合”,“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的灵肉交流活动”(雅斯贝尔斯语)。新增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也正是为了让学生有机会发泄生命中的冲动,为了唤醒学生的生命意识,启迪学生的精神世界以实现学生作为人的价值生命。正如雅斯贝尔斯所说:人的回归才是教育改革的真正条件。
    什么是人的回归?我以为,人的回归就是尊重个体差异,把自由还给每个人,让每个人都能成长。对于权力罪恶,罗素认为应该用将干涉降低到最低限度进行改革。诚然,国家这个“列维坦”强行控制教育,严重地束缚了教师。然而,我们教师也不是没有一点作为。反思我们的教育,咱们做教师的,是不是对学生的干涉过多了?学生若在操场上打球,我们会叫他们去功课;学生要搞歌咏比赛或春游,我们不必找出各种理由来说“不”。教师从来不缺理由去干涉学生,然而中国教育最缺乏的就是对学生人性和人格的关照。
    我想,体育艺术和综合性实践活动课程有助于拯救那些应试失败的学生,让他们建立自我概念,增强自我效能感,让学生得到应有的全面发展。但是,大剂量的课堂灌输,教师的"话语霸权"过度膨胀,已经造成了课堂生态的失衡和课堂文化的扭曲。教师对学生的种种干涉,已构成了一种实实在在的罪恶。明白了这些后,教师便尽可量地给予学生以自由。有自由,才会有个性。有个性,才能有大写的人。
    美国教育学家诺丁斯认为,教师对学生的伤害(如对自尊心的伤害)是一种道德罪恶,而让学生接受不合理的作法(如拼命强制学生补课)则是一种文化罪恶。多少教师,为了追求功利而伤害学生;多少教师,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压制学生……举目望去,中国教育到处都充斥着罪恶。
    当教育充斥着各种罪恶时,教师的觉解便最为重要。套用阿伦特在分析极权主义的话语来说,制度之恶远不及教师的平庸之恶。教师们若都能积极抵抗罪恶,制度之恶也会被消解——当年,当希特勒下令执行“最终解决方案”时,假如每个德国士兵都能对犹太人都手下留情,犹太人也不可能会死掉那么多吧。
    作为士兵,不开枪是违反军纪的;然而,士兵在瞄准时若能故意抬高一厘米,打不准却是合法的。对于党国来说,若不给学生下毒,教师便违反了《教师法》; 然而,教师若把解药放在毒药里,这却是合法的。这便要求教师要有足够的素质,能清晰地辨认毒药和解药。
  评论这张
 
阅读(63658)| 评论(2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