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迟来的纪念  

2011-05-18 21:10:5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到熊培云的《自由在高处》时,我才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件惨案——“唐福珍事件”。

    20091113日早晨,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发生一起恶性“拆迁”事件。女主人唐福珍以死相争未能阻止政府组织的破拆队伍,最后“自焚”于楼顶天台,烧得面目全非。数人被拘,数人受伤住院,政府部门将其定性为“暴力抗法”,被拆户控诉政府暴力“拆迁”。1129日晚,唐福珍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唐的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该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

    对于唐福珍之死,熊先生认为,“自杀式的维权,虽然能激起社会的注意,甚至也会在客观上推动社会的进步,但对个体而言,终究是在给自己的生命做减法,在某种程度上说甚至也是在给自己的不幸命运‘落井下石’。”1概括地说,熊先生的话中有两个关键的概念:自杀不可取和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我要把熊先生的话倒过来说:

    自杀式的维权,虽然对个体是在给自己的生命做减法,在某种程度上说甚至也是在给自己的不幸命运‘落井下石’,但能激起社会的注意,甚至也会在客观上推动社会的进步。

    在我看来,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是“唐福珍事件”的积极意义所在。当然,我不是赞成人们自杀,而是我确实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对于草民而言,唯一的家产若被政府强行破坏,这已经触及了他们的生存底线。唐福珍的自杀值得我们的同情,尽管我们不是要大力提倡。

     熊先生倡导以积极的心态面对不幸,不要让悲观征服了自己,这本身没有错。我也相信,熊先生若遭遇强拆,会有办法迫使强拆停止,或至少有办法得到补偿。作为媒体界的名人,熊先生拥有雄厚的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凭着教授的头衔,熊先生可以轻易在舆论界掀起波澜。熊先生有这本事,我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唐福珍是社会底层的草民,没有任何资本或权势。她作为一个柔弱女子,又何以对抗国家强权?熊先生不妨设身处地地设想一下,熊先生若是她,能有办法对抗国家吗?熊先生是学法律的,应该知道中国的法制情况。我相信,熊先生若是她,在被国家“强奸”后,恐怕也只能忍气吞声。除此之外,熊先生还能做什么呢?

    表面上,熊先生不赞成极端的维权方式,这似乎显得很合情理——毕竟,牺牲生命来维权,代价似乎大了一点。然而,我感觉熊先生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熊先生能这样侃侃而谈,伸张生命之大义,其实这背后有两个前提:一、熊先生不是唐福珍。因此,熊先生怎么说都可以;二、熊先生若遇强拆,肯定不会去自杀。对于熊先生这样的名流,政府也要掂量三分,甚至是退避三舍。熊先生并不傻,心里十分清楚这两个前提。

    我曾批评过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王进文。他掌握着法律武器,平时却不为民众说话。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他才肯站出来“绑架清华和法律”。同样地,熊先生似乎也不够真诚。自己不是唐福珍,却批评唐福珍不珍惜生命。难道熊先生真能忍受没有尊严的生活?甚至能睡在上无片瓦的废墟上?在我看来,熊先生若能挂起“律师事务所”的牌子,专为遭遇强拆的草民跟政府打官司,那才真正叫“够狠”!    

     在民众与政府的博弈过程中,必然要出现各种冲突。百姓若跟国家打官司,那是死路一条。熊先生应该注意到,“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该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这话意味着,你还没有来得及起诉政府,便已被政府先定罪了——政府是什么东西?由得着草民来定罪?那么,在生存权受到侵犯的情况下,熊先生又将作何选择?

     我决非主张牺牲生命,这点跟熊先生一样。然而,我却认为,在和平时代的利益博弈中,即使没有枪林弹雨,有点血与火却是正常的——因为,利益不是恩赐而来的,而必须争取而来的。那么,如何争取?给人下跪行吗?据报导,唐福珍给强拆人员下跪,却没有换来丝毫的同情。被“强奸”后躲在家里以泪洗脸,过着一种非人的生活,熊先生能接受吗?即使熊先生能忍受这种生活,可总有人不会忍受。

     在“虽然....但是”的结构中,语义重心是在后面。熊先生把“但是”用在“给生命做减法”,而我却把“但是”用在了“推动社会的进步”上。孰更有理,相信读者自有思考。

     如今,政府已开始禁止强拆。若是在天有灵,唐福珍知道消息后也会欣慰得流泪的。或许,唐福珍自杀时并没想要高尚一把,去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她在客观上确实为推动社会的进步作出了贡献。单凭这点,唐福珍就应该值得人们的纪念。

     那么,我就谨以此文,作为对唐福珍的迟来的纪念吧。



1 熊培云《自由在高外》新星出版社,2011P112

  评论这张
 
阅读(9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