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为苏智良教授说句话  

2011-06-20 13:29:1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苏智良编写了一套“另类”的历史教材,我就在网上开始搜索。如果找到全文,我一定会全部打印出来,给历史教师们相互传阅。可惜,我只找到了对教材的介绍和目录。 我看过教材介绍后,顿觉耳目一新。该书的文明史观给人印象尤深,全完突破了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史观的框架。我还记得,该书“文明”一节中有“航海文明”、“农耕文明”等,还有专门的一节“宗教”。天啊,这才是真正的历史教材!于是,我马上托人到处打听,想邮购买一套回来。令人遗憾的是,几省的书店里都没有 货。
    最近看到消息,说苏智良教授主编的教材费时六年,仅使用了三年即被废止。看到这么好的教材惨遭封杀,我顾不上自己人微言轻,今天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为苏教授说几句话。别人尽可说我浅薄与无知,可我的发言权是不容剥夺的。
    我不是著作等身,蜚声学界的名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中学教师。可是凡事我都有自己的判断,不会人云亦云,也不会轻易屈从于所谓的权威。根据我对史学的有限了解,马克思主义史学观并不是世界的主流。有人说日耳曼学者比较独断,将从民族中发现的东西冠以“普遍规律”,并将其应用于全人类。可我认为,与其说日耳曼学者比较独 断,不如说中国人奴性很强,没有自己的见解。郭沫若将“马术”的“五段论”借用过来,把中国的历史分了“五段”。咱们还不说“中国历史五段论”到底对不 对,将“马术”视为真理,然后将中国历史分为“五段”,借以证明“马术”的正确,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荒谬。既然行为本身就有问题,其发现的结果难道还会是真理吗?还有,我们没有质问“马术”的合理性,就直接将其视为逻辑始基,这就失去对了真理的探讨与求索。
    多年来的“大一统”,已使教育不成其为教育了。中国教育被纳入到意识形态之中,成为了给人强行洗脑的工具。在这种前提下,教育并不需要思考与探索,而只要教师给学生灌输政府的意志,教育也只成为了驯化民众的手段。马克思主义有没有可取之外?当然有。英国BBC 广播公司曾作为一次调查,要公众从近百年来的思想家中选出十位。结果,马克思也榜上有名,所以马克思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不过,一个思想家再伟大,其思 想也远非就是绝对真理。既然“马术”并不是什么绝对真理,那又为何非得将其灌输给民众呢?实际上,凡是把某人的观点视为绝对真理,这种做法本来就是错误 的。
     据说,苏教授的教材之所以夭折,是由于一批历史学家发表批判意见,并上书国家有关部门。其中有一位是张海鹏教授,他在接受采访时是这样说的:“教科书并不等同于学术研究,教科 书实际上是代表了国家的意识形态,都是国家控制意识形态的,不光是中国如此,国外也是如此。”张教授的看法我不同意,尽管我没有机会去研究美国的历史教 材,可凭着我对知道美国文化的了解,我绝不相信美国会把教材当作灌输意识形态的手段。最基本的事实就是,美国有两个政党,难道共和党执政时就把历史教材作 为共和党为民众灌输意识形态的手段?民主党执政时,是不是也把历史教材统统又修正过来呢?如果真是这样,美国历史教材是不是每次选举后都要换一次?谁会相 信呢?其次,美国历史教材可能也会有爱国主义教育,但这跟中国的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有本质不同。在美国,爱国主义是无私的,因为无论哪个政党执政,都会讲爱 国主义。而在中国,爱国主义教育只是执政党的愚民手段,其背后隐藏着一个险恶的政治阴谋。
     著名学者朱学勤先生访美期间,曾参观过亚特兰大的南北战争遗址。据朱先生说,他看到了大量的纪念物,有李将军的塑像,还有当年的铁丝网、大炮等。让朱先生惊讶万分的是,解说员竟指责北方为南方带来的灾难。朱先生说,此事给人的最大启发就是,双方都有言说历史的权利。确实,在我们的历史教材中,北方从来就是正义的化身,而南方则 是非正义的代表。我们学的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即推动历史发展的双方必有一方是革命的,而另一方必是反革命的。作为反革命的南方,就不应该有言说历 史的资格,这便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带来的思维模式。
     法国人所进行的浪漫的革命,曾受到马克思的高度赞扬,巴黎公社成为了马克思想象的共产主义社会的雏形。海涅曾经警告过法国人,不要低估观念的力量:一位教授在他宁静的书房中孕 育出来的观念,可能会毁掉一个文明。想想大跃进时期人民公社带来的倒退,想想文革中中国传统文化的毁灭,想想被冤屈的亡灵,想想被饿死的平民,一个思想家 在书房里制造出来的乌托邦,给中国带来的是什么呢?
    在当前的中国,一批知识分子尚未跨入到公共领域中来,肩负起促进文化发展的历史使命,而是躲在书斋里靠吮别人的奶为生,有机会时帮着奶娘当当“吹鼓手”。对于张海鹏教授的学问,我是不敢怀疑的。只是我以为,张海鹏教授的观点纯属于强辞夺理,甚至是无稽之谈。我不相信有什么绝对真理,也不相信张教授说的外国教育也是把意识形态作为首要任务。拿美国来说,如果真是那样,美国人的奴性一定比中国人还强。德里达曾说:“解构,就是美国。”在美国,去中心化的民主社会容不下大一统的意识形态,它早已被解构掉了。况且,灌输意识形态这种行为本身,也是非人道的做法,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暴行,因为它的本质就是愚民。在讲自由与民主的今天,还想强行灌输意识形态,无疑是与宪法相悖的,也是与世界的普世价值相冲突的。林肯说:“你可欺骗所有人一时,也可永远欺骗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远欺骗全体人民。”有林肯这样的美国总统,哪会有被愚弄的民众?所以,想通过教材来愚弄百姓的做法还是少点为好,因为你不可能永远欺骗百姓。
     任何一次变革,总会有 改革派与保守派两大阵营。历史上失败的变革,都是保守派占了上风,而真正促进社会发展的,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呢?想到苏智良的教材已是教育部批准的,应该是畅通无阻的了。这说明了教育部现在还算开明,可如今却跳出几个历史学家作梗。行笔至此,我甚至怀疑起这几个位作为历史学家的资格了 ——作为史学家,自然应该知道历史是发展的,既然如此,那又何以跳出来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呢?

(写于200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4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