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2011东行之旅(一)  

2011-07-16 19:32:0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教育在线”或“新教育”而言,我一直只是一个边缘人物。那几年,“教育在线”非常火热,而我却创办了“钟声教育”网站。在某种意义上讲,“教育在线”是“钟声教育”的竞争对手。在关闭“钟声教育”之后,我跟“新教育”一直有一种距离,我也始终有一种疏离感。在“教育在线”,教师们称李玉龙为“老大”。本来多少算是“老大”的我,无论如何也不太愿意去认个老大,将自己“委身”于别人。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是保持着比较独立的姿态。对于“新教育”的动态,我只是通过范美忠才了解到。我也在“教育在线”注册过,但只是偶尔去发两贴。从心里讲,我一直没把自己当作是“教育在线”的人。
    这次到无锡出席“第一线全国教师高级研修班”,也是各方面的条件碰巧促成了此事。第一,我征得了校长的同意,顺利地请了假;第二,买机票也顺利,尽管稍贵一点;第三,“教育在线”的几员大将都将出席这期研修班,我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事实上,这次出行非常顺利,我不仅见到了几个老朋友,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还去了几个从未观光过的城市,总的来说还算惬意。
    出来十余天,一直没机会把经过写出来。一方面,我记着带上相机,却忘记了数据线,无法及时取出照片,多少压抑了我写作的欲望。另一方面,我的小电脑的键盘太小,跟我的打字习惯格格不入,打字出错太多,也打击了我写作的兴趣。今天,研修班已近尾声,但离回家还有几天。担心回家后没有了写作欲望,今天我便用小电脑试着写出此次东行的第一部分。
    (一)
    四号订好机票后,五号下午我便到了成都,在范美忠家住了一宿。我若从家里赶到机场,时间至少需要两小时,而且成本也会高一些。根据我的经验,从家里到机场跑一趟,包括过路费和油费在内,需要一百一二十元。然而,我到范家住一宿,第二天一起到机场,成本只需要二三十元。显然,这是更为经济的办法。
    到达范家后,我们一起去了菜市场。在路上,范回忆了买机票的经过。对于本市顾客,机场可以免费送机票上门,所以实际上范先帮我定票,然后我把钱付给范。当我要范订机票时,范心里非常纳闷,“郑伟平时很穷的,怎么可能毫不犹豫地花
一千六百元买机票?莫非,郑伟最近发了一笔横财?”不过,范相信我是诚信的人,即使是机票订错了,我也会把钱付给他,不会让他吃亏的。当时,我不便在电话里细说,实际上此次出行是可以报销的——郑伟,还是那个穷郑伟。
    照例,范买了鸭子、青椒、青豆等,为我做了烧鸭。我早跟范说过,我若来做客,他就给我做烧鸭。范的厨艺还是娴熟,几下就把烧鸭做出来,让一桌人美美地吃了一顿。
    第二天,飞机起飞后,我们便开始打起瞌睡来。两个小时后飞机抵达杭州。一下飞机,我感到热浪扑来,想起了杭州的气温是38度。郭初阳不在杭州,回老家去了,便叫一个女子来接我们。她在李玉龙那儿干过,跟范也认识。她把我们带到一家咖啡厅,在那儿喝茶聊天,还吃了一顿便饭。
    晚饭后,又来了一位女教师。在聊天中,她讲述了她们学校的一件事。一位男教师非常“牛B”,连续把两位校长搞下了台。第三任校长上任后,便与教育局勾结,通过种种手段,把到他弄一所乡中学去了。我评论说,他的斗争策略有问题,显得不够明智。他应该跟校长保持一种张力,让校长有所顾虑,以此达到
自己的目的。跟校长保持一种互动关系,又能从校长那儿获得自己的利益。换言之,教师只应驯服校长,而不是打倒校长。我以为,这才是最佳的斗争策略,因为教师打倒校长之后,自己却没有好处,不如驯服校长,好好把他利用一下。
    实际上,这次出来,我本就想宣扬我的“直接选举”和“驯服校长”的思想。听到故事后,我便趁机兜售了一番我的思想。女教师一听到“驯服”两字,两眼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见她对“驯服”很感兴趣,我便把我的博客地址给了她,说在那儿还有一些关于“驯服校长”的文字。

    第二天,郭回到杭州,开车来接我们。他带着我们在西湖溜达了一圈,吃了午饭,一块去了一家会所。在那儿,我们将参加一次座谈会。
    座谈会杭州一位学生主持。范在杭外期间,另一班的班主任邀请范去做讲座。然而,这一次讲座留给了学生深刻的印象。他目前在美国麻省理工,正在进行一个项目研究。这个项目,本来应在美国进行的,他却成功申请到中国进行。他邀请到杭州、绍兴一带的文化名流,如付国涌,和一批精英教师,也邀请了范美忠。我跟范同行,自然也只得参加。
    项目研是关于财产权,这跟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有密切联系。在讨论过程中,大家积极发表意见,通过思想的激烈交锋,对几个重大的问题基本上达成了共识。会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这位学生说,在他主持过的讨论中,本次讨论的水平最高。
2011东行之旅(一)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后排 :左二郭初阳,左三蔡朝阳,左六吕栋; 前排:左一朱建国,左二范美忠,左三付国涌,左四郑伟)
   第二天上午,郭带范和我参观了他的“越读馆”。郭已退出体制,独立去搞起教育。在无锡期间,一位姓蔡的老师讲了他的创业史。他在深圳搞了家教班,赚到一些钱。然而,我对家教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中国教育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以赚钱为目的的家教,怎么可以担当教育的责任,或者是捍卫教育的价值与尊严?郭初阳的“越读馆”不以升学为目的,而是以拓展学生的视野,激发学生的兴趣,提高学生的素质为目的,显然包括着更多的教育。教学不是目的,教育才是目的。那么,蔡老师在多大程度上是在搞教育呢?当然,说蔡老师是一位“成功人士”,这一点也可以接受。不过,对于我来说,蔡老师的成功不是教育的成功,而只是个人事业的成功。如其说蔡老师是成功的教育者,不如说他是成功的商人。在蔡的讲座上,我直言不诲地表达了这个观点。我想说,真要是想通过搞教育赚钱,还是学学郭初阳吧。
    参观“越读馆”后,郭请我们去吃了午饭。吃饭期间,我们就很多话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然后,郭把我们送到杭州火车站,自己打道回去办事了。我们赶到火车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排了半天的队,才知道去绍兴已没有动车,只有普通火车。没办法,我们只得买了四点半的车票,然后去了一家冷饮店,随便买了点饮料,坐在椅子上等火车。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我们觉得无聊,却又没心思看书。我拿出手机,想上QQ玩玩,却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我不知是谁的,便发了短信,问对方是谁。不一会儿,对方打电话过来,我才知他是宁波的徐先生。
    徐是我的网易博友,山东人。去年,他因不满体制而退出了教育,开始做起小生意来。他本来知道我的行程,今天碰巧开车在杭州除点货,所以便问问我们是否要去绍兴。我们一接到电话,便立即决定跟徐去绍兴,免得坐在这里傻等。我们甚至没去退票,便去等
徐先生的车了。车票价值20块钱,我们还能承受这点损失。 
    上了徐的车,才发现这是一辆老爷车。据徐介绍,这是一辆用了七八年的二手吉利车。发动机的声音特别大,连启步时也要喘着粗气,放开嗓门。车子在跑动时,整个车体轰隆隆地响,象一辆载重货车,仿佛随时都可能散架似的。我和范都抓紧车门上把柄,心都悬在了嗓门上,神经处于高度戒备状态,随时做好了跳车的准备。我不是夸张,因为根据车况来看,车子散架不是没有可能。
    跑到绍兴高速公路出口时,我们才发现跳车是不可能的。原来,范在下车时,身上的安全带却没办法解开!估计是车子太老,安全带长期没使用,所以范一使用便卡死了。结果,
只得拿出小刀,把安全带割断,才让范成功地下了车。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心有余悸——车子在高速上真出了问题,范的小命估计有危险。按范的习惯,他一般喜欢坐副驾驶的位置,这次也是如此。我倒没问题,因为我坐在后排,根本没系安全带。
    范很有规则意识,一直非常遵守规则,上车必系安全带。假如这次车子真出了事,范会因为遵守规则系上安全带而后悔吗?我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