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看《疯人教育日记》有感  

2011-08-20 18:51:2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圈,奥吉亚斯的牛圈

                                                     --------看《疯人教育日记》有感

作者:肖老师

收到郑伟老师的赠书已有一段时间,虽然当时已是毕业班工作的尾声,也是黎明前的黑暗阶段。但我还是习惯性的把一本书放在包里,在疲倦之时偷得闲暇时光品读一段文字。最为有意思的是办公室的C老师发现了这本书,一连几日拿着匆匆看完,读到精彩之处还会情不自禁在办公室一边大声朗读,一边击掌叫好。那情那景已深 深印在我的脑海。我想只有那些说到心灵深处的话语才会激起对方的共鸣吧。

看完此书已有一段时间,因病休歇笔了近两月,再提起笔,仍有一种想说话的冲动。

首 先我想说说郑伟其人。自从5.12汶川地震四川出了个‘范跑跑’,很容易把四川人或者更确切的说四川文人跟川菜联系在了一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味重。因为自己在阅读上的重口味,自然对李敖和柏杨之类的作品更为偏好一些。我不能说我的阅读习惯好不好,个性使然罢了。或许只是应了朋友说的那句话,看似温驯的外表下,骨子里却埋着叛逆的种子。力挺‘范跑跑’,或者‘范跑跑’的死党郑伟自然划入了我的势力范围。郑伟最大的特点是爱骂人,常令读者有战战兢兢 之感。稍不留神,那根批判的棒子会落到自己身上。他有很多文章都是批判性的,从政府到组织,从校长到老师,从泛泛而指的女人到自己的女人。也许唯一一位不会纳入批文的只有他的女儿。因为刺猬的心也是肉长的,每个人都有其软肋。其次、他敢骂。《中国,一个软骨病的国家》《当党支部书记爱上工会主席时》《校长,让我教教你》《红色教育是怎样炼成的》等文足见骂的胆量。第三、他还不怕骂。他也曾因自己锋利的笔锋和尖刻的言辞招来对骂。每每这时候,我会想起一个 故事:一个贼因为偷了邻人的鸭子,结果身上呼啦啦长了一身鸭毛。要去掉身上的鸭毛,非得讨得鸭主人的一顿痛骂,骂的越凶,褪褪得越干净。我觉得他就是那偷 鸭的贼,等着别人的痛骂。不过,他的乐趣不在于偷鸭,而在于讨骂。

朋友发给我一条信息这样说:真实和谎言在河边洗澡,谎言起来穿上真实的衣服走了,真实却怎么也不愿意穿上谎言的衣服。人们往往能够接受穿衣服的谎言,却怎么也接受不了赤裸裸的真实。

也许有人既不喜欢范跑跑,也不喜欢郑伟,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说完郑伟,再来说说他的《疯人教育日记》这本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是就教育论教育,而是将教育置入政治,经济文化的广阔背景下加以透视和分析。透过此书,读者不仅能看到教育的现存问题,更能对社会有更深刻的认识”。与其说此书是对教育的批判,不如说更多的是多教育者的启蒙。如果把教育比作一个人,他会 一层一层剥去教育的华丽外套,露出最本质的一面。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他还会指着最隐私的一点,大谈其丑陋的本质。如《私立学校是如何创办的?》《从富士康到教育》,《提高教育质量的背后》《我看教师教育标准》等文。用政治的眼光和哲学的视角谈教育一贯是他的特色。

最后谈一点自己的感受。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在古希腊西部厄利斯,有一个国王叫奥吉亚斯(Augeas)。他有一个极大的牛圈,里面养了2000头牛,30年来未清扫过,粪秽堆积如山,十分肮脏。后来人们用‘奥吉亚斯的牛圈’来形容长期形成的积弊。看完此书,再结合平时的见闻和亲生经历,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的教育圈,一个奥吉亚斯的牛圈。

在细谈这点之前,先提供两则资料:

一部七年前完成制作的纪录片《幼儿园》在今年蹿红,以惊人的速度在网上被转载,被评价为“要做爸妈的人必须集体观看,提前受教育”。该片导演张以庆说,孩子世界折射中国所有问题,“真正意义的孩子已经死了”。

广东湛江接连发生三起教师非正常死亡事件,引发了人们对这一群体生存状态的关注。某网站去年11月所作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45.55%的教师(特别是中学教师)处于亚健康状态,23.63%处于前临床状态,20.42%处于疾病状态,身体健康的教师仅占10.4%。

 在教育的圈子里很难有幸福可言,教师不幸福,家长不幸福,孩子更不幸福。原因何在,学识有限,我只能浅显的谈三点。

一、体制让教育带着镣铐跳舞。

关 于这一点,书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几个词就是“极权”和“专制”。有怎样的体制,就有怎样的教育方针。这点,大家可以查看《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年)》,其中在第一部分《总体战略》的 第一章《 指导思想和工作方针》中有这样一句:“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 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从“党”到“社会主义”到“接班人”几词可以看出政治的烙印,是很富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教育方针。中国可谓是个官僚体 制的国家,教育自然也就沿袭了这种官僚体制。朱永新曾在《期待教育的更大解放》中说:“我们的教育任然面对许多问题,还没有达到人民群众真正满意的程度,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解放仍然不够。”然解放又何其容易,郑伟有言“要求意识形态退出教育,无异于与虎谋皮”,“中国教育不断改革,新举措层出不穷,都 不过是盘中之丸。”体制不改,或解放不够,教育就没有自主权。厅长局长,就不能从一个个升学指标中解放出来,就改变不了“对上负责”而非“对下负责”的局 面。也改变不了“对分数负责而非对未来负责”的目标。学校也就成不了真正意义的学校,只能是一个官僚体制。当政治的手臂强悍的深入教育的领域,教育变成了 政治的教育,功利的教育,而非人的教育。

教育的体制腐朽,等待一次涅槃。

二、教育巧妇要做无米之炊

如 果用一句话说中国政府如何管教育的话,那就是----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当中国经济跑步前进时,我们的教育厅长和局长也在“跑步钱进”。我们的餐 桌丰富了,我们得出行方便了,我们的楼高了,而教育的腰包依然囊中羞涩。1993年出台的《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就已经把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 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4%写入其中,近20年过去,仍然没有落实.

教育圈,奥吉亚斯的牛圈 - 糖果teacher - 糖果teacher(X.M) 的博客

 

由 于教育经费的不足,我们的孩子读幼儿园的费用不亚于大学开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的“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不断扩大社会资源对 教育的投入。”就变成了官商勾结高收费学校 。。。。。教育硬件改善不够,教育软件(教师)提高不够,教师的培训是变相的掏老师腰包 。每到年终教育单位发工资往往要拆东墙补西墙(当然还包括教育经费政府挪用),教师涨工资雷声大雨点小。拨款未增,而家庭教育花费却成倍增长。

教育的牛圈破烂,缺乏国家财政的强有力的支持

三、教师套着缰绳犁田

郑伟将学校比喻为“工厂”“监狱”“厕所”,将教师喻为“粪缸”里的蛆虫,只为获取利益的毫无思想的庸众。我却更愿意把教师看成是“套上缰绳的老黄牛”。他 们默默无闻,辛勤耕耘,前提是在主人的驱使下。教育的牛圈肮脏,牛圈中的牛自然也脱不了干系。牛缺乏自主意思,也缺乏自己的思考,唯主人的命令是从,只碍 于主人手里的那根缰绳。另外,还有升学率一根鞭子高举在教师的头上。不管怎样,肮脏的牛圈既需要教师的自爱和还需要教师的自我清扫。奥吉亚斯的牛圈不也因 为英雄赫拉克勒斯的智慧和勤劳,在一夜之间将30年没有打扫过的肮脏不堪的牛圈打扫的干干净净吗?我们不能期待政府能给我们一个英雄的赫拉克里斯,如果, 每一位教师都能成为赫拉克里斯,即使牛圈再简陋,但起码可以拥有一个干净的栖身环境。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这样说: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头,这是愚昧的年
头;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谨以此文一则感谢郑伟老师赠书美意,兄弟,谢啦!二则,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两全其美,不亦乐乎!)

  评论这张
 
阅读(11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