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卢梭与极权主义  

2011-09-17 12:04:5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赛亚·伯林曾指出,“卢梭是19世纪许多运动发生的原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独裁主义和民族主义、民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等几乎所有的思潮,除了对文化情有独钟的所谓自由主义的文明之外。”在近现代史上,卢梭的思想给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对人类产生过极其重要的影响。有人说,假如罗兰夫人知道自己的理想落实到现实的层面上,就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1870-1940)的话,当年她就不会有勇气走上断头台了。罗兰夫人为了理想光荣献身,断然不知卢梭设计出来乌托邦在操作层面必然会发生变化,最终演变成一种血醒的暴政统治。

 在卢梭的政治哲学里,公意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在卢梭看来,公意作为向善意志的普遍化,本来就是一种道德。理想的社会制度承载着公意,也就必须要有新的道德。然而,“一旦把社会制度作为道德价值的实现,必定包含着用理想原则来设计的含义,它极易转化为乌托邦。因此更准确地讲,自由变成一种新道德并非仅仅是因为人们夸大理性力量,而是坚信可以从理性或感情推出道德。也就是说,从理性或感情推出自由平等这些新价值时,有意无意都需要运用道德论证的模式。”1极权主义往往跟道德有密切关系,其原因便在于此。极权主义者有着高调的道德激情,运用积极自由去剥夺别人的消极自由。

 众所周知,伯林将自由分为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欧陆理性主义更强调干预别人的积极自由,英美更强调免于别人干预的消极自由。作为欧陆理性的一部分,卢梭的思想明显有积极自由的痕迹。积极自由强调自己有做什么的自由,全然不顾别人也有不做什么的自由,因而跟极权主义有着密切关系。卢梭扬言要强迫别人自由,把公意强加给别人,便为极权主义提供了理论基础。

 卢梭相信,“公意永远是公正的,而且永远以公共利益为依归。”2大公无私才能体现是公意,自私自利只是私意的表现。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集体主义价值观在中国大行其道,背后便有着卢梭思想的影子。在这套话语的支持下,“高尚”道德在中国受到极力推崇,而捍卫个人权益却被视为了“自私”或“无耻”之举。

 在西方,自私却是一种善,一种道德。因为,“只有每个人自己才最清楚他需要什么和他能做什么;社会只能最大限度发挥个人自主性,即让每个人去做他想做或能做的事,才能具有最大的活力。将这一假定运用到文化、经济和政治制度上,就可以得到当今西方自由主义的基本信条。在文化上强调信仰自由、价值判断的自主,这就是多元主义。把个人自主性运用到经济上,就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和出发点........人人自主原则表面在政治上,是每个人交出部分权利以使政府能执行处理公共事物的功能。因为政府权力来自于人们自愿交出之部分权利,故政府的统治必须取得人们同意,人们可以用民主选举来改变政治结构和统治者,而且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限制,以免其损害人们的个人自主性。”3可以看到,西方普世价值都可以追溯到一个源头——对个体生命的尊重。有了这个前提,便可以引发出自由主义,也能引出自由、民主和法制等政治哲学的概念。以赛亚·伯林说“除了自由主义之外”,其原因便在于此。

       卢梭还认为,“为了很好地表达公意,最重要的就是国家之内不能派系存在,并且每个公民只能是表示自己的意见。”4国家之内若有几个党派,各自都声称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唯有自己才是公意的化身,便会出现混乱不堪的书面。唯有执政党才能表达公意,这便为一党专政提供了话语支持。

      根据卢梭的人民主权论,主权在民,政府只是人民自由意志的产物,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即人民让政府代表公意。然而,如果有人不承认公意,此时又该怎么办?卢梭说,“为了使社会公约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它就默契地包含着这种一种规定——唯有这一规定才能使得其他规定具有力量——即任何人拒不服从公意的,全体就要迫使他服从公。这恰好就是说,人们要迫使他自由;因为这就是使每一个公民都有祖国,从而保证他免于一切人身依附的条件,这就是造成政治机器灵活运转的条件,并且也唯有它才是使社会契约成其为合法的条;没有这一条件;社会规约便会是荒谬的、暴政的、并且会遭到最严重的滥用。”5对于那些不承认公意者,人民便有必要对其实行专政,强迫他自由。人民民主专政的思想,从这里呼之欲出。

 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是指执政党绐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可用专政的方法来对待敌对势力,以维持人民民主政权。谁是敌对势力,这完全由政府来定。美国若反华,美国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然而,人民若反对政府,也会成为“人民的敌人”,成为被“专政”的对象。可见,人民民主专政必然会演变成“对人民实行专政”。

 执政党为何要代表人民?因为“最好的而又最自然的秩序,便是让最明智的人来治理群众,只要能确定他们治理群众規是为了群众的利益而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6那么,为何执政党必须要代表人民的利益?罗马皇帝卡里古拉(公元37-41年在位)说过,因为领导羊群的人并不畜牧而是人,所以统治人民的人就必定不是简单的人而是神。所以畜牧就只能盲目地使自己的意志屈从于一个人的意志。在卡里古拉那里,人民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动物,因此必须听从人的使唤。

卢梭借用了卡里古拉的思想,认为执政党就是牧羊人,人民只是被驱赶的畜牲。“正犹如牧羊人的品质高于羊群的品质,作为人民首领的人类牧人,其品质也就同样地高于人民的品质。”7既然如此,畜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幸福在哪儿,因此须由牧羊人来带领,才能抵达一个人间的天堂;同时,畜的智力水平也不够,只配做被使唤的奴隶。

即使人民只是畜牲,执政党才配称为人,那么如何能证明他们真的是为了“畜牧”的利益?如何能证明他们以集体的名义压制个人权益真的是为了公意而不是借用国家权力肥了自己的私囊?如何证明执政党就一定是“伟光正”?.......然而,这一切都是绝对真理,根本勿需证明。在操作层面上,执政党有两个办法来确保这一切。

马尔库塞认为,国家机器有两种。一种是“软性”的国家机器——文化教育,即把这一切勿需证明的真理灌输给人民,而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了教育。在《论国家的作用》中,德国教育家洪堡说,“据我看来,教育应完全不受政府机构所应受到的那些适当的限制束缚。”洪堡创建的洪堡大学,有着完全的学术自由,普鲁士政府只是提供资金,不得干涉学术。这所大学被誉为“现代大学之母”,对世界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可以说,中国教育的异化,本质上是由于受制于政治或意识形态。在执政党看来,教育只能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给民众灌输真理,以确保自己的“牧羊人地位”。

另一种则是“硬性”的国家机器——军队,警察,监狱等。很简单,你若不接受这些真理,便只有“硬性地”强迫你相信了。即使你不相信,你也不能说出来。因为你若说出来,权力运作便会失灵。皇帝穿上新装后,最怕小孩子说出来的真话。整个权极主义机制,便是这样运作下去的。

    自孩提时代开始,我们便听惯了执政党的话语,如“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等等。友人一直没有觉悟,多年前还写过入党申请书。好在他在读书思考过程中开始觉悟,最终“没能顺利”地入党,以不认真的态度脱离了这个组织。时至今日,他已认识到,自由主义是普世价值观念,跟反人类的极权主义相对立。没能加入这个纳粹组织,他感到非常庆幸——李慎之也不是说过吗?在他的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入了党。



1金观涛《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法律出版社,2011年,P341

2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2010P35

3金观涛《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法律出版社,2011年,P333

4 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2010P36

5 同上,P34

6 同上,P88

7 同上,P5

  评论这张
 
阅读(153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