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的心路历程(一)  

2011-09-19 19:37:1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刚毕业时,由于定向招生之故,我也被“定向分配”到了家乡的一所农村中学。那时,我才20岁,人很懵懂,对工作却有热情。校长也比较开明,除了鼓励我们积极工作,也时常跟我们一块喝酒打球
    那时,学校里几乎没有师培方面的工作,还没有搞“师徒结对子”。从我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一切都必须由我自己去探索和总结。好在我比较勤奋,教学上的进步也蛮快。到高二时,凭着满腔的热情,我们几个年轻教师约好,要求学校“承包”一个文科班给我们。对于我们的要求,校长表示很支持,并爽快答应了我们。
    那两年,我们为教学消耗了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班上有班主任,但其余教师都要参与班务的商讨。每个晚自己都分给了各门学科,但教师只能占用第一节课。在第二节课时,经常是全体教师都会来,一方面辅导学生,一方面也可跟学生谈心。学生看见教师这样齐心,也把感动转化为了学习的动力。
    那时,学校没有现在普遍使用的一体化复印机,也没有如今汗牛充栋的教辅资料。教师要为学生印练习,只得用传统的办法——用铁笔在钢板上刻好腊纸,然后用腊纸把练习油印出来。每一学期,我为学生刻印的练习至少都有一百多张,基本上是全校第一。还有一次,为了给学生刻讲义,我一直刻到了凌晨四点钟。
    给学生刻印的练习,我都分类装订成了练习册。工作了六年后,我手里已有好几大本的练习册。后来换了学校,这些练习都起到了参考作用。若要再为学生编练习,只需要把这些练习重新修改一下即可,省却了很多麻烦。
    经过两年的艰苦奋斗,学校破天荒地第一次有七个学生考上大学,而且还有一个重点大学。校长被教育局表扬时,说这所学校实现了“零的突破”,在本地教育界“放了卫星”。承包这个班的几个年轻教师也受到了各种表彰。我第一次获得了“高考优秀个人”的荣誉,并领到了90元的高考奖。那时,我的工资只有七八十元,90元已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
    六年后,我顺利地调到了城里的一所中学。这是一所百年老校,也是一所重点中学。在这里,我总共呆了十五年。
    刚来此校时,我才26岁,仍有很高的工作热情。
不过,我本来就喜欢“我行我素”,不喜欢外在的束缚或压制。在课堂教学上,我也是喜欢即席发挥,显得没有什么“章法”。我感觉到,这样我才有点生命活力,并开始认为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加上在以前的学校里,没有老教师来“规训”我,这便更加强化了我的“自由化”。一种生物学世界观,早已嵌入了我的骨子里,为今后我的思想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我的个性,遭来了周围的议论。然而,
经过几年的拼搏,我在学校内开始有了较好的口碑,也评上了市级“先进工作者”。两任校长之后,换上了一位语文教师出身的校长。多少有一点文化意识的他,见我还有一点理想和热情,便让我进了教科室。除了完成教学任务外,我也帮着搞点师培和科研方面的工作。
    当时,我初到教科室,不熟悉师培和科研工作。由于这种工作压力,我开始了读书学习,心想我至少不能让人说我不懂行吧。后来我才知道,从我开始读书那刻起,我便走了一条启蒙的不归路。
    起初那段时间,我一边实践,一边看些粗浅的理论介绍。一年之后,国内掀起了新课程改革的热潮。我开始关注课程改革,并潜心阅读了两年的课程论。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也在不自觉地“另类”起来了。
    在班上,我只是始终保持不紧不松的状态,让学生课后有点复习时间或自主学习的时间。有时,学生想占用我的课来搞班团活动,我也会完全支持同意。我甚至鼓励学生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以让学生会更加热爱生活。对我而言,让学生学会热爱生活也是教育的重要主题。
    在平时的教学里,凡是遇到有意义的课文,只要条件许可,我都会为学生安排一些活动,强化学生的观念意识,凸显活动的教育意义。比如有一次,课文讲的是环境保护,我便把学生分成若干小组,课后搜集环保资料。学生加工整理资料,并最终制成Poster(海报)在校内展示。当全校学生都来围观自己的作品时,学生们找到了一种成就感和自信。我希望,学生不仅学完了课文,而且能通过小组活动,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强化学生的环保意识。碰巧,我为这次活动拍了几照片。看看下面这些照片中的作品,虽然显得稚嫩(高一年级),却无不包含着学生的创造,凝聚着学生的情感。
教育,你的尊严哪儿? - 郑伟 - 写在学术边上

教育,你的尊严哪儿? - 郑伟 - 写在学术边上


     一次,校长跟我说,“教师们喜欢做什么,我都会尽量满足他们。”听到这话,我当时有点无法理解,心想校长怎么会对教师如此宽松。用我今天的眼光来看,校长说这话,只是出于一种朴素的人文关怀。校长的思想并不深刻,而我当时却并没能深刻理解。今天我才发现,那所学校的人文环境相对来说还算好的,校长也可以算是一位好校长。有时候我们不需要深刻,因为有些事只需常识即可。
    在这期间,我有了创办网站的想法。我希望通过网站,带动更多的教师进行读书和思考。我跟校长谈了后,校长倒也支持。于是,我独立开创了“钟声教育”网站。
    网站创办后,引来了很多教师,最多时注册会员达到了一万四千人。经过教师们的努力,有家出版社为大家出版了两本《教育的钟声》(上、下)教育文集。借这次机会,我也独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教育书《教育苦思》。由于视野和水平的局限,这本书只是就教育谈教育。这种书显得很“专业”,但是却又是很“外行”。今天我的看法是:要真正懂得教育,便不要就教育谈教育。

    几年下来,我读的书越来越多,已不满足于课程论或教育学。我在阅读过程中发现,这些领域中的思想都来自于哲学,便想追根溯源地去探索这些思想的根源。然而,开始涉猎哲学后我才发现,哲学能够关注所有学科,它宛如众览群山的一个山峰,而又与群山中任何一个相连。这便意味着,我一旦开始涉猎哲学,便会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的无知。以前,我只是看看专业书或教育书,从不去阅读其他领域。如今,我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白痴。有着强烈的求知欲的我,进行了更为疯狂的广泛涉猎。
    你若越读书,越会觉得无知,你也会越有压力,越有自卑感。那种感觉,可以让你窒息得透不过气来。一旦你踏上了读书学习的路,便没有了回头之日,你唯一的选择便是奋力向前,直到你生命结束。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条路就是我的专业化发展道路。
    我必须提及一点。在众多的哲学家中,尼采给了我很多的思想资源。尼采让我发现了自己的生命,给了我有力的思想武器。本着自己的生命激情,我从那段时间起开始了写作。时至今日,我已写出了近百万字的文章。既然尼采支撑起了我的生命,我也给自己的博客起名为“性灵的冲动”,表示对尼采的纪念和推崇。我深深地感受到,由于政治、文化等诸多原因的影响,个体生命在中国是没有出路的。中国教育,也只是扼杀生命的机器而已。作为教师的我,在课堂上无法用激情去创造,却只能作为工具,抓紧一切时间给学生灌输垃圾知识,以应付升学考试。以教师为耻的思想,在我心中开始萌芽了。
    记得刚毕业那几年,我只知道辛勤地为学生印发练习,表面上我认真教书师德高尚,而现在我才意识到,我那时只有教学,而没有教育。即使我的学生考上了大学,却也只是一种高级工具。我是在对学生作孽,还是在为学生造福?在那些日子里,我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
    随着视野的打开,我越来越不满足于课本知识的传授了。我开始有意识地在课堂上穿插一些文史哲方面的知识,拓展学生的知识视野,欲在教育生涯中继续探索新路子。当时,可能有些学生有点异议,却碍于情面不好说,但也有一些学生支持。几年后,一位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写了一篇《郑老师印象》。在文中,他这样回忆说:
    写一篇关于老师的文章这个想法由来已久,但是限于自己文字有限,怕无法准确而清楚地描绘出自己心中对于老师的想法,更怕那些形容词和副词扭曲了自己对于老师真诚的情感,以前也开过老师的玩笑,说哪天老师要是名动天下,还得为老师写一本传记。想想一看,三年已经流过,每感老师当时的笑容,总觉心中温暖和感觉到继续行走的力气。今夜,在万家灯火的时候,这种情绪再次莫名的涌上心头,这一次终于让心中涓涓而炽烈的感念浸漫在了纸张上,成为文字。
    老师上英语的方式很特别,或者说对于英语教学的态度很特别。他很少进行英语考试,反倒是经常进行一些和英语无关的活动,讲解语文,讲解文学,讲解哲学。在同仁里,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引来了很多的非议。即使在一些同学的眼中,也根本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就好像是在一个奴隶工厂里面,一个一直被压榨的奴隶,突然被善待了,他无法理解,只能以更加歹毒的心态来猜度一样。在班上,弥漫着“虽然英语水平很高,但是完全不会教书”的颇有些矛盾的言论。有些偏激的同学甚至提出了要求学校换老师的做法,我感到震惊,同时也感到好奇。老师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那是老师第一次向我们袒露他的一些关于教育的看法,“我只是想让你们感到快乐而已。”这是那堂课上我记忆最为清楚地一句话。这是多么真诚的一句话!这是多么良心的一句话!也许直到上了大学这么久,我才有些理解当时老师这句话中蕴含着的悲凉,就像是一个满怀爱意的父母悲哀地看着不理解自己的子女一样。老师当时的心应该是孤独无比的吧,英雄必然是孤独的,伟大的路也必然是孤独的。
    但是,老师对于自己学生却是如同春风一般的温暖。我记得我有一次和老师闲聊,说准备办一个文学社,我当时也就轻描淡写般的。但是,老师却在一个星期后,说他已专门为我开辟了一个文学论坛。在惊愕不已的同时,我的内心也丰盈着感动,老师说,“只要是你们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老师都尽力帮助你们。”那些说老师对学生不负责任的言论显得是多么可笑,为之计深远,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教育者应该做的!我们的教育不是培养科学家,也不是培养做题机器,而是去保全孩子心中的那条小溪,去成全一个学生的一生。老师在这条路上,孤独地走着,双脚沾满痛苦的鲜血,嘲弄和讥讽像是刀子一样割裂了皮肤,但是老师的脚步是没有迟疑的,那追寻者同样也将严重血迹前赴后继。今年寒假,在贵阳支教了一个月,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我在内心深处要感谢老师,让我面对这些清澈的孩子的时候,心中有了方向,我能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试题,还有阳光和梦想。
    老师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总说自己会朝着知识分子的道路上前进。当你在这个自由的路上行走的时候,学生也会循迹而去…….

    2008年4月,我请范美忠来到我的班上,给学生讲了两节课的鲁迅。对于范的讲座,学生非常喜欢。要知道,在他们的一生中,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博学的教师。下课后,一些学生向范要了电话号码,希望有机会能向范请教。对此,范也爽快答应了,并把电话给了学生。
    一个月之后,四川发生了“5·12”地震。范美忠的事,读者都还记忆犹新,勿需我多说什么。范在四月份才来过我的班,学生当然还记得他。既然如此,我想挖掘一下“范跑跑事件”的教育意义,借以启蒙学生的权利意识。
    我的个命需要自由成长,我却始终感觉到有外力的压制。在社会层面上,
中国正处在现代化的转型中,个人权益是最薄弱的环节,直接关系到民主的进程。我已模糊地认识到,我的个体生命跟个人权益有直接关系。我的生命要求成长,范要求个人的生存权益,这二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个体主义价值观,已在我的思想中有了雏形。

(案例一:权利意识的教育)

    5·12”余震期间,学校坚持复课。

     第一次上课时,我 已经知道范美忠的文章引起了反响。上课那天,我要求学生上课时把门窗全部打开,然后对学生说,“同学们,如果地震了,你们别管我,你们自己快跑。我不需要 你们救我,我自己知道跑,别呆在那儿不动,我不想当英雄。你的生命很重要,这是事实,但是我活着的目的,是否为你们而死?我的家庭,我的人生理想,我的一 切,都要求我要活下去。”

    停顿片刻后,我继续说道。“地震后,我的房子成了危房。我这样坚持天天上课,如果房子跨掉,我死了,同学们会觉得我伟大吗?你们把伟大这个名词送给我,我的 亲人会高兴吗?如果你想要这个名词,大家也可以送给你,可你愿意吗?你的父母愿意吗?你活着,并不表明你没有道德。所谓没有道德,是指侵犯了他人的权利。 如果地震了,你们自己跑吧,这没有什么不好,你们不用来救我,因为你们没有侵犯我的生存权,你们活着也不是为我而死啊。按同样的逻辑反过来讲,我逃跑也没 有侵犯你们的权益吧?你们说说看,难道老师就该为学生而死吗?难道你们知道教师活着是为学生而死,所以才都不报考师范院校,对吗?”听罢,学生笑了。

    然后,我开始讲起了范美忠的事,介绍了他在地震中的经过和那篇《地动山摇》的观点,也给学生讲了他那样写的意图何在。下课后,我问一个学生,“假如地震来了,我只顾自己跑了,你们会责怪我吗?”学生摇摇头说,“不会的。”

   “为什么?”我急忙问,想看看学生是否理解和接受了我的观点。

   “谁都有权利求生,谁都不是为其他人而活着。”学生说。

    “范美忠事件”后,我跟范美忠交换过意见。他建议我让学生讨论,让权利意识和民主思想深入人心。对此我没有异议,只是学生都忙于高考,知道事件的学生也只有少数几人,最后只好作罢。

    最近,学生告诉我说,他们的手机上收到了教育部开除范美忠的短信。学生问我消息是否属实,我说我不知道,并告诉学生说,网上的消息不一定真实,要注意判断。学生问,如果消息属实,范美忠是否可能会起诉教育部。

   “可能。”我说。

   “能打羸官司吗?”学生问。

   “能!我相信能。 中国自古以来是民怕官,但现在中国是法制社会。通过这件事,我认为同学应该学到的是,当有人要代表你们的利益时,同学们要懂得自己的利益在哪儿,并能够通 过合理、合节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你的权益高于国家的权益,因为人权高于主权。只有民众懂得捍卫自己的权益,社会才可能有民主与公正,否则,社会里只 会有歧视、压迫和奴役。”

    梁 启超说,“为教育家者,以养成权利思想为第一义。”因为“权利思想愈发达,则人人务为强者。强与强相遇,权与权相衡,于是平为善美之新法律乃成。”此话的 意思是,“个人之大义”若能得到彰显,人人都会捍卫自己的权益时,民主的法治社会也必将会取代专制社会。让学生在学到知识的同时,心智和思想也能得到提 高,这一直是 我作教师的希望。
    这几年,孩子越长越大,家里开销也大了起来。清贫的生活,让我感到了一丝压力。我想换学校,那样收入会高一些。我不奢望宝马洋车或山珍海味,只想不那么拮据,尽点家长的责任。这个要求,我相信不会很高。
   “5·12”地震后,我到了一所私立学校工作。这儿待遇好一些,好像还可以。在这之前,我对私立学校不甚了解,来了后才发现,这种学校与其说是培养的人学校,毋宁说是一座高效生产工具的极权主义工厂。
    道理很简单。教师文化不能带来利润,只有分数和升学率可让资本家创收。文化跟教师素养有着密切联系,而教师是否有素养根本不为资本家所关心。教师文化再好,分数若是不好,资本家便无法赚钱。为了赠钱,资本家不会去考虑教师文化。在这里,教师的精神生命和专业化发展必然会被忽视掉。
    本来,教育第一,教学第二。教育是目的,教学是手段。教育塑造人,教学造就机器。事实上,中国教育已经丧失目的,只有把教学作为目的。于是,学校成为了教学场所,而不是教育场所。学校不再是一个育人的文化场所,而只是一个生产“镙丝钉”的工厂。这个问题在中国教育普遍存在,而在私立学校则尤为突出。
  评论这张
 
阅读(1333)|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