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奴才和接班人  

2011-09-21 12:56:5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10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丹青向学院提交辞职报告。他看好的博士生屡屡因为外语、政治等课程不过关,而与自己失之交臂。“为什么有艺术才华的学生,我们硬要他们每门学科都得考120分?而每门学科都能考120分的学生,往往又没有艺术方面的潜力。”我记得他这样抱怨说。他表示,他不能认同现行人文艺术教育体制,“当我对体制背后的国情渐有更深的认知,最妥善的办法,乃以主动退出为宜。”陈丹青的退出,引发了一场对教育体制的声讨。
    透过“陈丹青事件”,我们不禁要问问:为什么我们硬要学生各门学科都必须考120分?难道说,只有每门学科都考上120分,才算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呢?学生必须学习考试科目,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必然会丧失自己的个性,最终成为一种工具或奴才。此时我们便会有发现:原来,“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只是工具和奴才的代名词,根本不是什么接班人。有人炮制出“接班人”的概念,只是怕人识破了自己想奴役民众的阴谋。
    无独有偶。最近,我偶然性看到了熊丙奇的一篇《一个中国"差生"在加拿大的转变》。在文中,他讲述了一个中国女生转学到加拿大后的奇迹。
    有这样一位中国女生。她的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一,饱受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她很喜欢艺术,但学校却强迫她学习不喜欢的科目,偏偏不开设艺术课程。她呆在学校里,只能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
    初一结束时,父母只得送她出国念。没有想到,三年之后,她做出的学习规划竟是今后申请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在美国名列前茅且享誉全球的著名设计大学。对此,她觉得有超过九成的把握申请成功。在温哥华,她获得了青少年艺术大赛的第一名,艺术的天赋在三年的学习中,得到充分的施展。
   在加拿大,九年级(对应国内的初三)就有实验性的选修课,学生们可尝试选修,以发现自己适合学什么。进入10年级之后,有的学校有多达上100门的选修课程。比如,学表演的就有10多门选修课,学音乐的也有10多门选修课,这些选修课都可以作为高中毕业的成绩。她喜欢美术,也就在九、十年级选修了多门课程。至此,她便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焕然一新,而且最终成就了自我。
    通过这个女生的故事,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教育中所谓的差生,其实都不是差生。中国教育的宗旨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实际上却是通过整齐划一的考试制度来使学生平庸化。因为唯有成为庸才和奴才,学生才能成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度,总会千方百计使民众整齐划一,个性都会被视为是对“和谐”社会秩序的威胁。这是“大一统”的专制本质所在。因此,在中国,有个性的学生大概会有四种情况:要么考不上大学而被打入社会底层,要么成绩太差而跳楼自杀,要么被迫远走他乡去寻找自我,要么就是还在娘胎里没有生出来。
   众所周知,每个生命都必须按自己的逻辑成长,才能臻于自己的生命颠峰。也就是说,生命必须有成长的自由,才可能把自己的才华发挥出来。然而,中国教育却是压制个体生命,强迫学生学习不喜欢的科目。一味地通过应试来培养“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使得教师也成了教学机器。教师更加关注成绩优秀的学生,不能认识到中国教育的本质,也无法公正对待所谓的差生。
    前面那个“差生”,为何能在加拿大获得成功?在加拿大,学生竟有100多门选修学科。为了发现学生在哪些方面有特长,学校开设了大量课程,以逐渐引导和培养学生的个性。要让学生能够成就自己,实现自我,唯有取决于民主和自由。
    女儿小时候,我便积极鼓励她发展自己的个性。有段时间,她爱上了舞蹈,我便送她去学习舞蹈;另一个时候,她又迷上了钢琴,我也积极鼓励她。我深知,我应该考虑到她的多种可能性。我必须为她提供各种机会,看看她能在哪些方面有所发展。后来,女儿在舞蹈和钢琴上没有什么成绩,这说明她可能在这些方面没有多大天赋。对此,我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以为,我只能为孩子提供多样化发展的可能性,而不能硬性强迫她去练习。我对中国教育有深刻的认识,知道中国教育的“吃人”的本质。我只希望女儿成为她自己,而不要让她成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
    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度里,每个生命的发展都会受到重视,都可以得到发展的空间。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这么多“差生”。然而,中国的“差生”本来不差,他们甚至可能是天才,只是被中国教育塑造成“差生”了。说到底,中国教育培养的不
人才,更不是天才,而只能是庸才或奴才。对于这些庸才和奴才,官方却冠之以一个“光荣”的称号——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8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