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教师的虐待狂  

2011-10-07 09:39:4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说爱》中,弗洛姆指出,在官僚体制中存在着大量的虐待狂。由于披着官僚外衣,这些虐待行为时常隐而不现。弗氏认为,披着官僚外衣的虐待狂主要有三个特征。
    第一个是对于秩序的过分关注。他们喜欢控制而害怕生活。其实,与其说他们害怕生活,毋宁说他们害怕自发秩序,因为生活具有自发性,显得有点无序。他们必须实施严格的控制,唯有如此才能实现秩序——或者说,对于他们而言,唯有秩序才能带来效率。
    第二个特征就是他们象对待东西一样对待人,人已成为物品。虐待狂只喜欢弱者,因为弱者最容易满足他们的权力欲,为他们的施虐提供可能性。一旦被他们控制,受虐者便已物化。虐待狂们最怕人格独立的强者,因此会千方百计地将强者变成弱者。若不能做到这点,他们的权力就会自动崩盘。
    我在私立学校期间,一位领导曾要求我对其三拜九叩。作为一个强大的独立个体,我肯定不会理睬这一套。我也很清楚,这是权力运作的程序。一般来说,权力运作都需要“仪式化”,而我的三拜九叩便是权力运作的开始。这位领导无法将我变成弱者,最终便自动辞职了。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试图将我“物化”或“控制”起来了。
    第三个特征就是奴性。虐待狂想控制弱者,但是他只得屈从那些比他更强的人。希姆莱可能对下属随意施虐,但他特别崇拜希特勒。他的信念是:我必须服从,我必须使我自己从属一个更高的权力,不管这个权力可能是什么。
    最近,洛阳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性奴案”,李浩前后共把六名女子关在地下室里。女孩们有过反抗,比如第一个四川女子便因“不听话”而被杀死。不久,她们便发现,反抗毫无意义。于是,她们开始被“体制化”,争先恐后地为李浩献殷情,想从他那儿多得些实惠好处。她们相互妒忌,为陪
大哥睡觉而争执。女孩甲与女孩乙因争风吃醋发生打斗。李浩协助前者打死后者之后,将尸体就地掩埋。
    在此事中,甲乙女孩两人中有一人攀上李浩,在成为“二把手”后,便可能暴露出作为虐待狂的趋向。一方面,她可以对其他女孩颐指气使,把她们控制得严严实实,另一方面她又必须服从李浩的控制,尽量多向他讨好。大多数人都有这种虐待狂趋向,只是现实环境没有让他们表现出来而已。
    在现代官僚体制中,警察、医生、教师等都只是机器上的齿轮,对事情很少有发言权。但是,对于他们的工作对象而言,他们的权力就会很大。这些行业中,存在着大量的虐待狂,施虐方式也是形形色色,有肉体的,也有精神的,有显性的粗暴施虐,也有伴随权力运作的隐性施虐。比如,教师可能打学生的耳光,或将学生强行拖出教室,只要他们声称这是为学生好,只要肉体虐待的痕迹不那么骇人听闻即可;教师还可以随意惩罚学生抄作业,直到第二天凌晨他才能做完,或是让学生在办公室里站几天,最终将其“规训”,而理由仍然是“为了学生好”,甚至是“为了党的教育事业”。这些虐待狂教师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善良”的动机背后,一种控制别人的虐待狂激情正在膨胀。
    对于自己对学生施虐,教师可以为自己找出很多崇高的理由。尽管如此,由于教师普遍都是人格不独立的弱者,他们在对学生施虐的同时,自己也成为了权力运作的牺牲品。他们必须服从中层领导,而中层领导又必须服从校长。在这个体制中,每人都是虐待狂,只是施虐的对象不同而已;同时,每人也是受虐狂,受到不同人的虐待。
    我曾读到这样一个故事。
     某日,我去看望一位先生。穿过杂草丝生的花园,我走进他的房间。闲聊中,我说花园这么多杂草,怎么不清除一下?老先生告诉我说,以前他是天天清除,而且是不分白天黑夜。然而他发现,你越清除,杂草越长得快。后来,他想通了。既然如此,那就让杂草长吧。他不用清除杂草,也就有时间看点书,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了——这岂不是“各有所得”吗?
    每天,教师们都在寻求对学生的控制,教师们起早贪黑地逼学生努力。这种虐待狂的做法,到头来也会害了自己。教师虐待学生,中层虐待教师,校长虐待中层,局长虐待校长.......每人都会失去自由,最终失去自我。同时,每人都在吃人,同时又在被吃。在这里,你不可能有自由,因为一旦生命有了自由,便会成就自我。对于虐待狂而言,最不容易被控制的,最不容易被物化的,便是那些个体生命很强大的人。
    教师们不要迷恋对学生的控制、虐待或物化。即便教师是奴隶主,学生是奴隶,即便教师可以用绳索将学生捆绑起来,教师也没有获得自由。因为教师必须用手牵着绳索,否则奴隶就会跑掉,而当教师用手牵着绳索时,自己便会失去自由 ——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谁控制着谁呢?
    可见,控制与虐待都是双向的。
教师要想获得自由,那就把自由还给学生吧,不要昧着良心,以“道德的名义”去虐待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029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