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相爱,但不要太近  

2012-01-24 12:54:28|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了几年的折腾,朋友终于离婚了。他的妻子抱怨说,他经常跟外面的女人发短信,而他却说,那只是精神上的交流。其实更重要的是,他跟妻子几年都没有了性生活,双方的感情自然逐渐淡漠起来。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双方也同意离婚。
    总体上讲,朋友算是有点才华的人。然而,大凡有点才华的人,都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都快是“奔五”的人了,朋友心里仍然梦想着能在今生中浪漫一回。不久前,他还找到了一个福建的网友。她长得不错,家中殷实,且有点心性,属于“小资”之类。
   听到朋友的事后,老婆跟我说起另一件事。她单位上原来有个男职工,家庭条件不算好,比较喜欢写点诗什么的。他在网上结识了一个湖南女人后,便堕入爱河不能自拔。之后,他吵着离婚,跟那女人结了婚。但是,由于那女人没有正式工作,他们两年后便又离婚了。相比之下,他老婆离婚后却找了一个比较殷实的人,现在有车有房,日子比以前好过得多。
    朋友若再婚,我不知他的婚姻能维持多久。不是我不相信朋友,而是我对这种事听得多,见得多,也有自己的一点看法。诚然,成功的也有,但有多少呢?我私下认为,这种婚姻有些不太可靠,需要小心对待。
    文字很好的人,或经常写点诗歌散文的人,
一般心性都比较高,有喜欢浪漫的趋向——或许,这种心性有助于写作。他们的精神生活和内心世界比较丰富,在生活中也会或因看不上周围的人,或因不喜欢太世俗的生活而喜欢宅居在家。不甘寂寞的他们,若在网上遇到合适的人,很容易堕入爱河。他们会相信,他们遇到的,是一生都在等的人。然而,事实必将证明,这只是一个虚妄。
    客观上讲,一般人也可能发生这种事。网络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或幻想,这对于任何人都有一种诱惑。一般人接受网恋时,心里主要想着能有机会跟对方上床。心性高的人则不然。他们对浪漫的喜好,使他们在网恋时精神成份会更多一些。
    爱情确实是美好的东西,销魂得令人醉生梦死。“因为爱情,不会轻易地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因为爱情,
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游荡,人来人往。”爱情对人的心灵具有滋润作用,让人越活越年轻,这首歌真实地表达出了这点。爱情虽然让人向往,但双方应该保持距离。若是结了婚,爱情便转化为了婚姻。距离太近,美感便会消失。爱情的新鲜,靠距离来保养。
    坦诚地讲,我心底也向往着爱情。人世间那么美好的东西,不想得到是不正常的。诚如罗素所说,“我相信,浪漫的爱情是生命肯定会提供的最强烈快乐的源泉。用热情想象和温存构筑的彼此爱恋的男女之间关系,其中某些东西具有无法估量的价值,对此视而不见,乃是人类之大不幸。”然而,我又对爱情有些警惕,深知其危险之处。关于爱情,三毛有句话曾说,“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所以,我们调情,我们暧昧,却永远不要相爱。”我想将后半句改成这样:“我们可以相爱,却永远不要离得太近。”
    或许,结婚是个错误,不结婚也是错误。尼采曾问道,人是上帝的错误,或者上帝是人类的错误?在人生中,我们总会遇到纠结之处。这多少地证明,人生或许本来就是上帝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71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