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压服与抬高  

2012-11-27 10:10:1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鲁迅

在学校里,教师的差异会在客观上形成一个等级制度。这种区分的产生,有教师性格原因。比如,某教师的性格内向,与同事相处不好,那么该教师肯定会被边缘化。同时,它可能也有权术的原因,即教师成为了权术的牺牲品而蒙昧不知。

就当前的教学而言,它还 没有从国家主义体系中解放出来,教师们主体上仍然是参照国家的教参进行教学。换句话,教学上大家都是照本宣科——既然如此,那就意味着不同教师上课效果的 差异是有限的,尽管差异总是存在。不过,领导们是不甘心这样的,他们总是“人为”地拉大差距,以这种差距作为利益分配的依据,使教师找到一个参照系,并使 其成为自己的目标。

在另一篇文字中,我曾提 到一个现象。目前各校为了提高分数,纷纷采用了“质量考核”方式,以分数来计奖金。一学期下来,上不同班级的成绩肯定有差异,这种差异就直接决定了本期的 工作奖。教师们并不知道,这种差异并不是教师的教学水平造成的,更主要是分班时没有统计各科的“入口”成绩,而最科学的考核就应该以“入口”成绩为参考。 有“倒霉旦”的教师,如果连续两届的教学成绩不好,就意味着他从此被贴上标签,成为一名“被压服者”。教师们被愚弄得团团转,却还根本没有意识到为什么。

从表面上看,学校的运作 就是这样进行的。学校总会压服一些人,使其处于等级制度的低层,这乃是每所学校里都有“下等教师”的原因。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每所学校里都有被抬高的 “红人”。这样,一所“井然有序”的学校就形成了——当校长要建设“和谐校园“时,也就是要大家呆在自己的位置上安份守己。

如果说,学校的“等级尊 卑”是传统文化的遗毒,那么,从更深的层次上看,学校的运作运用了“规训与惩罚”的手段。处于等级制度底层的教师,相比之下更容易受到各种惩罚——让你每 学期听课50课,让你为老教师改作业,让你的奖金少一大截,等等。长期下来,这些教师就会形成一种心理定式,他们会认为自己真的不行——于是,学校里便总 有人的奖金会少些,校方也会借机说,这是推行了所谓的“质量考核标准”的结果。

当然,学校也会将荣誉桂 冠戴在某些教师的头上。你今年不是评上了高级么?那好啊,学校会告诉你:高级上面还有特级,你快努力争取评上特级!如果你真有机会评上特级时,那么特级之 后还会有教育专家,教育专家之后还会有教育家……荣誉桂冠不就是一堆名词么?而名词的发明又是免费的。只要你乐意接受国家的奴役,国家永远不会为发明名词 而有所忧。你发现没有,那是一条通往奴役的无止境之路。一旦你满怀“理想”地“上路”,你就被无形的枷锁套住,从此“心为物役”而不得自由了。当你得到一 个桂冠后,你也会怕摔下去。爬得越高摔得越痛,于是你只有不断向前,追求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在你自我陶醉时,“规训”已经隐形地完成了。

当年在女师大风潮中,鲁 迅坚定地站在了进步学生的立场。于是,“现代评论派”陈西滢之流便采取“抬高”和“压服”来对付鲁迅。鲁迅洞察幽微,识破了他们的阴险伎俩。在《我的 “籍”和“系”》一文中,对于陈西滢一面攻击他“暗中鼓动”,一面又假惺惺地对他表示“很尊敬”,鲁迅深刻地指出:“我们的乏的古人想了几千年,得到了一 个制驭别人的巧法:可压服的将他压服,否则将他抬高。而抬高也就是压服的手段,常常微微示意说,你应该这样,倘不,我要将你摔下来了。”

我们惊讶地发现:尽管福 柯有“规训与惩罚”,鲁迅却有“压服与抬高”,二位大师竟有如此的相近。他们都深知,在“压服”与“抬高”的背后,有着想制驭别人的阴谋。无论你是会“压 服”或“抬高”,你都已是被“规训”了,成为了体制中的棋子。面对各种荣誉,你不仅要保持“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的淡定 心态,而且更应该不要失去自我,成为被国家奴役的工具。

陈寅恪当年拒受毛泽东之 令,不担任历史研究所所长的职务,并写下“不采萍花即自由”的词句,以示自己的独立人格。有了自由,才会有独立人格。自由是人生观的一部分,也是教师对专 制体制的对抗形式。对于教师而言,识别出专制体制中的各种骗局后,做到淡泊名利,保持自己的自由,活出一个真实的自我,那才是最幸福的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14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