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生活方式的民主  

2012-11-03 20:45:4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这个概念的很多维度,我们可以粗略地分为以下几个:政治制度、价值态度、生活方式等等。我们经常提及“民主”这个字眼,但我们的语义重心却可能飘移,一会儿是这个维度,一会儿又是另一维度。现在,我们只是重点说说作为生活方式的民主。
     成都著名的“冉匪”具有民主的信念,却并不独断专横地让家人接受民主思想。据他本人说,他从不在家人面前讲什么民主自由的大道理,然而家人却在生活中都已接受了这些思想。在他看来,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不需要灌输或讲解什么。对于他的观点,我深以为然。
     王怡曾嘲讽说一些人成天为民主呐喊,俨然是一个民主斗士,然而,他们在家中却会对老婆实行专制。对于这些人而言,民主显然还没有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对老婆的专制,使他们倡导的民主黯然失色。
     作为教师,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教师的生活有一部分在学校里。我们可以说,“生活即教育”或“教育即生活”,甚至还可以说,课堂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总之,教师在学校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反映出教师的民主精神。
    前段时间,我曾写了一篇《校服与民主》,批判和揭露了统一校服背后的
以权力运作为特征的极权主义思维。一位教师看后评论说,我认为校服没什么问题啊,因为学生着装整齐时,给人的感觉确实好看一些。对于他的观点,我驳斥道,教师看见学生整齐的着装时产生的美感,其合法性从何而来?如何保证它是符合伦理的?为了穿着整齐,学生得牺牲掉自己的个性,更有甚者,贫困家庭的学生还得为了买校服而到处借钱。这难道仅仅因为是教师要求学生统一服装的权力?
    不过,我不是绝对反对统一着装。我也认为,在某些特定场合,统一着装还是可以接受的。我所反对的是,每天都强迫学校穿校服。若是这样,学生便没有丝毫的个性舒展。
    课堂本身是一个政治场合,教学也伴随着权力运作。那么,教学风格便可分成极权专制和民主自由两类。灌输式教学本质上是极权的,讨论式教学本质是民主的。前者要求通过灌输真理来实现效率,后者则是通过民主讨论去探索真理。在当下的教育环境里,凡是有民主精神的教师都会对教育感到厌恶。当然,在厌恶之余,他们也会努力地为民主留点空间,培养学生的民主精神,无论是在班级管理,还是在课堂教学上。
    为了从班级管理中追求分数效率,
一些班主任喜欢搞“精细化管理”,甚至是“军事化管理”,对学生进行事无巨细的管理,完全剥夺了学生的自由。须知,民主这个概念,跟自由是密切相关的。民主的终极目的,便是保证自由。没有自由,便没有自治,也不会有民主。
    教师还有一部分生活是在业余,比如在家里。有民主精神的教师,往往不愿意去“代表孩子的发展方向”或“代表孩子的利益”,强迫孩子做不喜欢的事,即使孩子的学习成绩不算很好,他们也可容忍。
    相比之下,一些家长从孩子出生起便成天逼着孩子做这做那,从不征求孩子的意见。这种方式本质上是一种专制主义,注定会以牺牲孩子的生命为代价。对于孩子,这类家长的口头禅是“你不懂事,我比你更懂你”,这显然是一句专制主义的典型口号。大凡专制者,都会声称他比别人更懂他们自己,然后便运用权力去强迫别人做什么。
    坦诚地说,我在家里对待孩子是非常民主的,时常把孩子作为成年人来尊重。对于孩子,我从来没有强迫她去做过什么,一切都由她自行判断并作出决定。关于这一点,我有孩子写的一封信为证:
女儿给我的信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在信中,孩子说她是非常幸福的。我相信,这是真的。前段时间,央视搞了一个“你幸福吗?”的调查,大部分人都说感觉幸福。对于这个结果,我本人是嗤之以鼻。确实,中国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幸福不是在物质上的吃喝玩乐,而是自由带来的精神上的满足。堂堂的央视搞这个节目,也没有对幸福进行界定,进行调查后便到处宣传中国人大部分都觉得幸福——在一个没有自由的极权专制的国家里,民众怎么可能有幸福?一个精神病患者过亿的国家里,民众能有什么幸福?在我看来,央视的这个节目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说句题外话。孩子有一次曾说,她希望将来她的孩子也能像她一样成长,而且还想让我跟她妈帮她带孩子,用我们教育她的方式去教育她的孩子!孩子能说这番话,我感到非常欣慰。我的民主理念,在教育孩子上取得了成功。我告诉孩子说,爸爸对你的教育是“有理论依据的”,爸爸希望长大后成为你自己。有些学术问题,孩子不喜欢听,我没有从正面去给她灌输民主观念——当然,我也反对“以极权主义的方式灌输反极权主义的思想”。但是我相信,我的民主精神已渗入到她的骨髓,将来她的孩子也会跟她一样幸福。
    我想起了美国的民主。殖民者到达美国后,在新英格兰等地的各个乡镇,人们自行选出委员会实行自治。此时,作为国家政权的政府只得采用民主政体,否则便会与基层民主圆凿方枘,最终无法维持下去。关于美国乡镇的自由民主,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有过精辟的论述(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商务印书馆,1988,P81):
    在各种自由中最难实现的乡镇自由,也是最容易受到国家政权的影响。全靠自身维持的乡镇组织,绝对斗不过庞然大物的中央政府。为了进行有效的防御,乡镇组织必须全力发展自己,使乡镇自由为全国人民的思想和习惯所接受,因此,只要乡镇自由还未成为民情,它就易于被摧毁;但只要它被长期写入法律之后,就能成为民情的一部分。
    乡镇有了自治和选举,民众习惯了这种生活后,以此为基础的民主政体便会水到渠成。打个比方说吧,乡镇民情相当于树的根系部分,而国家政体相当于树干部分。再粗大的树干,没有发育良好的根系作为支撑,自然不会维持很久,必将分崩离析。一个民主得到完善的国度,不仅有上层建筑的民主政体,还有作为基层的民主生活。正如杜威所说:“除非民主的思想与行为的习惯变成了人民素质的一部分,否则,政治上的民主是不可靠的。它不能孤立地存在。它要求必须在一切社会关系中都出现民主的方法来支持着它。”(杜威《人的问题》,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006,P46)
    民主政体需要民主生活的支撑,而民主生活则需要民主精神。我们作为教师,在班级管理或课堂教学上足够民主吗?我们作为家长,给了孩子成就自我的自由吗?现在的孩子受到的专制是全方位的,既来自于学校,也来自于家庭。被专制熏陶出来的人,将来一定会崇尚专制的,因为主奴人格是互相转换的,被专制的孩子缺乏民主精神,长大后也一定是一个专制者。
    若要改变这个专制社会,我们每人都必须从自我做起,从今天做起。在呼吁民主政治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一点: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都渗透着民主,因为,民主本是一种生活方式。没有民主的生活,便不可能有民主的政体。
    最后,我想为大家推荐蔡定剑先生的《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此书通俗易懂,是一本优秀的公民素养读本。在当当网上,书评一般只有几条,最多几十条,而《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的评论有三百多条,足见其深远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36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