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哲学与爱情  

2012-12-12 12:54:31|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寻求爱情,首先因为爱情给我带来狂喜,它如此强烈以致我经常愿意为了几个小时的欢愉而牺牲生命中的一切。我寻求爱情,其次是因为爱情解除孤寂——那是一颗震颤的心,在世界的边缘,俯瞰那冰冷死寂、深不可测的深渊。我寻求爱情,最后是因为在爱情的结合中,我看到圣徒和诗人们所想象的天堂景象的神秘缩影。这就是我所寻求的,虽然它对人生似乎过于美好,然而最终我还是得到了它。
——《罗素自传》序言《我为什么而活着》
 
    罗素是幸福的,他得到了爱情。我是不幸的,因为我一直得不到爱情。
    罗素是一位数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他得过诺贝尔奖,但是因为他的文学,而不是他的哲学或数学。在数学、哲学和文学中,唯有文学离爱情最近。数学讲究数理逻辑,而哲学在本质上也是逻辑思辨,二者都偏重逻辑与理性。作为一种人学或美学,文学肯定远离哲学和数学。诚然,好文学须要有哲学背景,因为有哲学才会有格调和高度,但是,哲学又不能离文学太近,否则就会“烧焦”文学,使其变成纯粹的哲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然而我相信不同的人,爱情的内涵是不同的。有文化内涵的人,爱情所包含的精神成分也会更多;粗人的爱情也有精神成分,但世俗的东西比重肯定更大。假如说,文字是精神产品,是一种文化,那么作者的爱情也会自然地包含更多的精神成分。
    十几年来,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在精神层面的东西多了,离世俗便更远了。一方面,我坚持读书写作,有了一些精神产品,这是形而上的维度。另一方面,随着我在精神上的进化,我又开始远离了女人,这是形而下的维度。在形而上,我似乎非常“仇恨”女人;在形而下,我又是多么爱女人。在这二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张力。这种矛盾与吊诡,让我陷入纠结的困境之中。
    一直以来,我的内心无时不在涌动之中,心中的激情却总没机会迸发出来。我知道,我深深地渴望着一份爱情。关于爱情的美好,罗素已经有了精彩描述。事实上,这种美好总会让人不惜一切去追求。爱情总是让人目眩神迷,让人疯狂着迷,哪怕最终遍体鳞伤也再所不惜。
    爱情这个谜题,永远是文学的主题。大凡搞文学的人偏重于感性,他们的心性都会很高,对爱情更加渴求,或时常沉溺于幻想。与之相比较,哲学家却偏向冰冷的理性,在爱情上通常也没有浪漫。尼采、叔本华、
康德等一大批哲学家都是这样,他们要么大骂女人,要么远离爱情,或者要么终身未娶。这不仅从侧面证明了哲学的冰冷,也印证了女人与哲学的无缘。
    我开始有一点明白了。我必须放弃形而上,回归到形而下,这样才更可能找到爱情。女人是形而下的动物,经不起形而上的衡量和检测。要获得爱情,我必须感性地爱女人,而不能在表达出对女人的哲学仇恨。哲学是冰冷的,而爱情却须有温度。哲学与爱情,犹如水与火的关系,而我只能得到其一。
    最近,我的博客更新不如从前那样频繁。或许,我在潜意识地回归到形而下,适度放弃一点自己的精神生活。罗素得到爱情,是因为他的文学,而不是哲学。我相信,放弃一点哲学,向女人靠拢,这样更有利于收获我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173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