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生态学》后记  

2012-02-16 11:56:1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後 記

當此書殺青準備付梓時,我感覺言猶未盡,還想再說點什麼。用最後這點篇幅,我就再說說「尼采與我」吧。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很早便知道自己有點「自我」。在別人看來,這就是「我行我素」,有點「不服管」,或有點「刺」——用尼采的話來說,我便是一個自由精靈1。在教學中,我也討厭外在的框框套套束縛著我。讀到尼采後,我對自己進行了重新認識。我開始明白,我原來是一個生命力旺盛的人!我這種人,原來還可以做「超人」。作為我早期的思想資源,尼采哲學給了我的生命所需的精神養料。

    在尼采那裏「超人」是一切價值的設定者。他被極端的強力意志所驅使,具有很強的戰鬥力,能夠為全人類負責——他的自我提高,是全人類每個人的提高。為了「自我實現」「超人」也是一個超功利主義者,認同超越價值而否定實用價值。在我看來「超人」在本源上便是生命力旺盛的人。只有生命力旺盛,生命才能茁壯成長。生命的茁壯成長,才導致了超人的誕生。一句話「超人」直接來自於強力意志。

    我做不了尼采的「超人」,但卻可以做自己的「超人」。尼採用查拉圖斯特拉來代表超人,但尼采的超人仍然比較抽象,用尼采的話來說:「還沒有誕生」。我要做的 「超人」很簡單,在底線上便是:我可以超過很多人。作為生命,每個人都應該追求自己的完善,力求到達生命的極限。尼采告訴我說,我身上有明顯的強力意志,它能使我生長得較其他人更好。

    我的博客標題是「性靈的衝動」,副標題是「我衝動故我在」,這只是我對尼采思想的演繹。很遺憾,袁氏兄弟提出了「性靈文學」的概念,卻沒能借此發展出一套哲學思想。每當我開始衝動時,我便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專制強調控制和約束。在這種文化中,個體被納入到既定框架中,逐漸失去了自我和個性。自我的保持和個性的張揚,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遠說魏晉的阮籍、嵇康,近說明朝的李贄,都沒能逃脫悲劇性的命運。今天,傳統專制已更加惡化,變成了現代極權。在這種背景下,大部分中國人都學會了麻木與適應,匯入了群畜的行列。從一開始,他們便沒有多少生命意識,生命處於較低層級,沒有了任何創造力。他們還認為,個體不必有個性,個體生來的義務是為國家犧牲,或為社會貢獻。另一些人則不一樣。他們受到壓抑和束縛時,總能感受到環境的壓制與內心的衝動之間的強烈衝突。作為本我或裏比多的爆發,內心的衝動是一種生命沖創力,體現了人的活力或生命力。同時,它也是一切創造活動(包括科技發明、藝術創造等)的根本動因——天才往往就是某種程度上的瘋人。當內心的衝動不能完全突破外界的束縛時,便會變成一種心理淤泥,成為精神病的病灶。

   在與現實的衝突中,只要生命還沒有死去,便会在成长过程中与环境发生冲突。在这些冲突中,生命便可能會患上某種精神病。在現實生活中,我已有多年的抑鬱症病史。在我看來,中國歷史上有兩位偉大的抑鬱症病者——魯迅和林昭。前者的心中有毒氣和鬼氣,批判起來犀利尖刻;後者面對紅色暴政毫不妥協,終被作為「精神病患者」慘遭殺害。很多讀者發現我的文字中有股戾氣,卻不知道這是抑鬱症所致。

相比之下,大部分人選擇了對現實進行妥協後,他們的生命才會枯萎,也才因此墮落為了庸眾——正因為如此,庸眾們才遠離了精神病。庸眾喪失了自我,便會缺乏精神世界,他們的生命層次跟動物相差無幾——誰見過動物患精神病?因此,在某種程度上講,精神病是人類的驕傲,它證明瞭人不是動物。

   對於中國社會,我是有切膚之痛的。我能時時感受到生命的衝動與現實環境之間的衝突,也早已看透專制教育對個體的無情摧殘。當我明白教育只是政治的集中體現,或是社會的縮影時,我便開始思考政治和社會,並基於自己的世界觀,對極權專制進行了批判。關於批判,福柯這樣論述過:「批判是一種自願反抗的藝術,一種經過認真思考的不服從的藝術來發現真理的權利。」對中國教育的批判,正是我的反抗形式。無論如何,我不甘心成為極權主義的一個工具。

   有讀者認為我很偏激,是一個極端主義者。不過,紀伯倫曾說:「他們說對了,我正是一個極端主義分子,簡直到了瘋狂的程度。我的破壞傾向勝過建設傾向。我打內心討厭人們所崇拜的東西,喜歡被人拒之於門外的東西。假若我能夠把人類的傳統、習慣和信仰連根撥掉,我會一分鐘也不遲疑。」2每每想到中國人的愚昧,中國人的國民性,中國的極權專制,中國的教育現狀,我真的想立即將其統統剷除。既然如此,我猛烈批判又算什麼呢?

   最近十年,我完成了學術的最基本的原始積累,在從「旁客」(punk,墮落頹廢者)變成為「醒客」(thinker)的同時,也經歷了一個痛苦和焦灼的啟蒙過程。這本《教育生態學》,耗盡了我十年的學術積累,算是我「十年磨一劍」的拙作吧。十餘年來,我寫出過幾本書,但這本《教育生態學》則是對以前幾本書的高度概括和濃縮。至於今後能否寫出更好的作品,我沒有絕對的信心。若要突破自己的思想體系,尚需一段非常長的時間。不過,請你相信,我會繼續努力的。

薩特曾說,寫作就是為社會負責。無論此書對中國教育有多大益處,這似乎都不太重要。在最低限度上,此書體現了我對社會的責任心。對我的思想進行描述,這體現了我的學術良知——如果我算有點學術的話,也見證了一個卑微生命的頑強與執著。尼采曾說:「我漸漸明白了迄今為止的每一種偉大哲學的真正面目:那就是其作者的親身告白,以及一種不由自主的、不自覺地回憶錄。」這本教育哲學書,便是我不由自主的親身告白。

1882年,尼采告別了他心儀的薩洛美,開始了在義大利的流浪和漂泊。然而,對於一個天才,心靈的痛苦只會激發他的創作欲望。尼采在孤獨中到處流浪,進入了創作的黃金季節。這期間,《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道德的起源》、《善惡的彼岸》、《看哪,這個!》、《偶像的黃昏》等偉大作品接連問世。尼采的哲學思想,正是產生於他心靈中的孤獨和痛苦。本書中的很多觀點都是基於我自己的生命體驗,或者說,也是產生於我的痛苦與焦灼。然而,托爾斯泰在《我們應當做什麼?》一文中曾這樣說道:以精神勞作為他人服務的人,永遠要為完成這事業而受苦。因為只有在痛苦與煩惱中才能產生高貴的精神。」那麼,讀者便應該知道一點:是我靈魂深處中的痛苦,而不是別的什麼東西,才最終催生出了這本書。我不是什麼天才,但我的生命體驗證實了托氏的觀點:思想出自於靈魂的痛苦。

我當走過自我尋求之路,再回頭來看其他教師時,我便更能洞察他們的內心世界——恐懼、麻木和懦弱。書中時常有一些批評,但與其說那是對教師群體的批評,毋寧說更是對我自己的審視和批評。當我質問教師們是否堅守了「一釐米主權」時,實際上我也是在質問自己:你在教育中堅守了嗎?你的理性與良知何在?

在某種意義上講,這本書寫的不是教育,也不是教師,而是我自己。為什麼這樣說?就寫作而言,寫作不能外在於自我,「作品必須像鮮血從血管裏流出,淚水從眼眶裏流出一樣真實。」(林賢治語)另外,寫作也是一個尋求自我的過程。在尼采哲學的幫助下,我踏上了尋求自我之路,發現了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我從教育中發現了更多的東西,本書也只是我作為一個覺解的生命來對教育進行的解讀。

無論讀者如何評論此書,也無論我將來能否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此書都確鑿無疑地證明瞭了一點:我曾在這個世界上走過,並用自己的生命寫出了此書。在中國社會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一個卑微的生命曾經頑強地存在過,沒有被極權專制扼殺掉。因此,我必須要感謝尼采,是他讓我開始了自我尋求,讓我沒有墮落成中國教育中的「末人」。

   在尼采哲學裏,狄奧尼索斯是酒神,代表了人的非理性精神;阿波羅則是日神,代表了人的理性精神。尼采提倡狄奧尼索斯非理性,貶抑阿波羅的理性。他把古希臘的悲劇藝術的衰亡歸咎為蘇格拉底的理性哲學的興起,並對其給予了無情的批判。

最後,我想以我在多年前寫的一首拙詩作結,對我的思想導師和精神之父——尼采——表示一點紀念。

致狄奧尼索斯

山巔  你張開雙臂

迎風  你盡情呼喊

讓狂風暴雨

來得更猛烈些吧!

 

縱然 雷電交加

世界為之顫慄

你也傲視蒼穹

因為 你是酒神

 

雙頰 紅潤似血

眼眶 盈滿血絲

挑戰

這個非人的世界

 

毀滅 是你不朽的名字

世界 因你重獲新生

因為

你就是超人

 

狂笑 是你的偉大

詛咒 腳下的群畜

延續

一個崇高的精神對話



1 一切成為習慣的東西在我們周圍拉緊了一張越來越堅固的蜘蛛網;隨即我們注意到,細絲變成了粗繩,我們自己作為被困在這裏不得不靠自己的血維持生命的蜘蛛,坐在網的中間。自由精靈討厭所有的習慣和規則,憎惡一切持久和確定的東西,因此它一再撕碎困住自己的網;儘管它將因此而遭受大大小小的傷痛——因為它必須從它自己那裏,從它自己身上,從它自己的靈魂上把那種網絲扯去。」(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頁229

2 (黎)紀伯倫《靈魂私語》,湖南文藝出版社,2009,頁72

  评论这张
 
阅读(166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