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死之断想  

2012-03-15 20:12:3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死亡,你是否有恐惧感?
    雅斯贝尔斯曾说,“对死亡的恐惧来自于某种纯粹的谬误,正当的思维可以取消这种谬误。恐惧来自于人们想像活死后的存在是痛苦的,而人死后是不存在的。要么它就来自于对死亡过程的恐惧,但死亡的过程完全不为人察觉,因为任何痛苦都是活人才有的。不重新获得生命,就不可能有任何痛苦。一切都取决于人明白这点:当我活着时,我还没有死,当我死了,我也不再活着,因此我的死亡同我毫无干系。”雅氏的这个说法不算新颖,蒙田早有过类似的说法。
    然而,我并不非常赞成这个观点。我设想,死亡应该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生命的戛然而止。即使是突然死亡,医学知识告诉我们,大脑神经可能两天后才会真正死亡。在这当中,我们可能还有些知觉。别人触碰到我们的身体,我们是能够感觉到的,但我们无法作出任何反应,也不能用语言来表达。那么,这段时间,我们的大脑会想到什么?
    我断定,在我们死亡时,我们的大脑会逐渐丧失意识。或许,我们会感觉到我们正在穿过一个无尽的黑暗隧道。在婴儿出生时,他不会有什么意识,他只是逐渐长大后才开始有了丰富的意识。把这个过程反转过来,我们便会明白一点:在死亡时,我们是逐渐丧失意识,直至完全死亡。人在四十前后达到高峰后,便会沿途返回到起点——婴儿状态,直至化成尘土,哺育新的生命。我们的生命本是“无中生有”,最终也会回到“无”中。
    也许,在死亡过程中,我们还会感觉到恐惧。我们将去哪儿?隧道那边是什么?地狱吗?那儿有魔鬼吗?......我们可能会想到这些问题,只是我们无法告诉任何人了。人们不断地死亡着,但恐怕没人确切地知道那个过程中我们的意识状态。
    因此,我们不用害怕死亡,因为在那个过程中你已没有多少意识——跟刚生出来的婴儿一样。从娘胎里出来时,我们没有任何知觉,我们死亡时也会是一样。倘若你仍然对死亡恐惧,我便只能把两件东西推荐给你了——哲学和宗教。
    乌纳穆诺说,“哲学的目的就是对抗死亡。宗教则是消解死亡。”海德格尔哲学有个概念叫“向死而生”,即死是向死亡的存在。他认为,人们应该明白生与死的关系,勇敢地面对死亡,积极地生活。
    一般说来,宗教产生于对死亡的恐惧。关于这点,我们在很多宗教中都可找到证据。佛教的教义主要是关于人生的痛苦和超脱苦海,这跟对死亡的恐惧有关。佛教认为,人生即苦,最大的痛苦便是死亡,要想超脱苦海,便必须要超脱生死轮回。道教中的仙术和神术,如炼丹和符咒之类,颇有迷信色彩。然而,这些迷信的产生,跟“长生不死”的想法有很大关系。再看西方的基督教。在《旧约》中,亚当受蝮蛇的引诱偷吃了智慧之果,上帝大怒后将他和夏娃驱逐出伊甸园,使他们永远不能吃到生命之树的果子,从而成为有死的存在。总的来说,宗教产生对死亡的恐惧,自然也会创造出某些教义来消解这种恐惧。
    中国人喜欢形而下的世俗生活,缺乏形而上的追问。在觥筹交错之中,中国人更多的是享受朵颐之快,不可能会有多少对死亡的沉思,也不会产生对抗和消解死亡的策略。从深层次上讲,中国的哲学和宗教的不发达,跟中国人不去沉思死亡应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记得莫泊桑大概这样说过,人们平时很少去思考人生价值的问题,只有当死亡来临时或平静生活中出现重大变动时,麻木的内心世界才会受到哲学和宗教的触动,但那时往往已为时过晚了。我想,中国人的生活更符合这种情况。否则,华夏文明延续了几千年,为何没能出现精致的哲学或强大的宗教?
    总之,哲学能给你直面死亡的勇气,让你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当然,你也可以走向宗教,用宗教来实现对死亡的消解。无论是哪个,都能为你提供一个解决办法。不过,哲学的尽头是宗教,二者本是亲密的邻居。或者,我们也可以不妨说,哲学与宗教相互包含。如果你对死亡非常恐惧,不妨就接受这两件东西吧。
    最后一点。热爱生活的人们有时候可能会想到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死?我们可能死于各种原因,然而我们的死亡却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因为我们活着。生与死本是一种辩证关系。世上的万物都在不断地出生成长,也在不断地死亡消失。每个新生命的降临,都是另一个生命的死亡换来的,正如庄子所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评论这张
 
阅读(8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