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女教师的沉重肉身  

2012-03-22 00:08:1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经讲述者审核并同意发布)


    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把我们压倒在地上,让我们屈服于它。但在历代爱情诗中,女性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又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这种负担越沉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也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我们的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生命,人也就是一个半真实的存在,其运动也就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生命之轻》


 

我来自一个小城市,到上海已有多年。我早已结婚,孩子也有几岁了。老公比我大很多,不过挺能赚钱。能让我的生活得到改善,我便顾不上那么多了。你想想,我的工资才四千多,不用说买房,连买车养车也困难。现在,我每天开着“本田”车上下班,在学校里进出时非常风光,感觉挺有面子。在街上看到一些男人的穷酸相,我真有点看不起他们,心里忍不住会有点得意——谁让我过上了好日子呢?

老公太老,工作又忙,对性的要求并不高,这真是苦煞了年轻的我。不过,我的思想观念并不保守。若是在家里得不到幸福,我便会去外面找情人。工作了几年,我现在都有了好几位情人,我就按时间顺序依次讲讲吧。前些年,我每天都泡在新浪聊天室里面。我给自己起的网名叫“很拽的女人”,非常挑逗招人,引来很多男人的挑战。

第一个是我在孩子一岁时认识的。现在我们仍然偶尔还会在MSN聊聊,但有两年多没见过面了。那人上海财大毕业,在几个人的小公司做高层,1米83,长得很帅,谈吐不俗,我们几乎一见钟情。聊了一个晚上,我们便约在咖啡馆见面。见面你,他说没想到能在网上遇到我这样的人。那次见面很愉快,我们便约到一个周末第二次见面。但第二次并不顺利,他女朋友的父母来了,他不得不陪了一天,到了晚上才来我家。孩子和老公都去了奶奶家,那段时间我的婆媳关系很紧张,所以很多时间都是自己独自在家。

我现在回忆起来,他应该算是情场高手了。见面的时候,他就会温柔体贴,偶尔故意吃醋,不让我继续跟别人聊天。后来,我们多次在聊天室遇到,我换了马甲跟他聊,他继续跟我调情,然后告诉我说,他早就知道是我,故意逗我。总之,我们再也没有出来见面了。那是我第一次比较认真的谈婚外恋,所以是全身心地投入。除了前两个星期是甜蜜之外,剩下的近三年里我都非常痛苦。他曾告诉我,他会放风筝。我感觉,他懂得时松时紧地调我的胃口。有时候,我也觉得他其实并不需要我,但是他闲下时,我倒可能成为很好的消遣,没有女朋友那么麻烦,懂事而又有情趣。但是,我心里真的希望他时时刻刻陪着我,跟我一起聊天,每星期至少要见一次,这对他来说简直不可能,因为他工作特别忙。

 在我痛苦的时候,第二个人出现了。他是个东北人,对我和女儿都非常好。我跟他讲婆婆对我和我妈爸很过分的事情,他替我抱不平,让我感到非常慰贴。没人帮我带孩子时,他会过来帮忙。有一次,他帮我把孩子送回家后,我们有了肌肤之亲。他床上功夫很好,尺寸也大。我喜欢大尺寸,直径大不说,插入也深,会让我感到很充实和舒服。说点这方面没什么吧?其实在性方面我非常开放的。当时,我感觉这样的人才踏实,不像那个让我那么难受。但在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他的种种缺点,诸如他在开车时会把车窗摇下来往外面扔垃圾,这让我很受不了。后来,他也开始盯着我,8点钟我若不上线,电话就打到办公室问我在干嘛。有一天,我终于烦了,全面屏蔽了他,后来他大概纠缠了一年,现在我们偶尔也电话,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第三个算是一个小男孩,交大毕业的,比我小4岁。我们聊了一年多,都没加QQ好友,但在聊天室遇到时,每次都能聊得很开心。有一次我在家没事,就跟他约着出去唱歌,才知道他也1.83,所以我对这个身高还是有感情。我知道他的工作单位离我很近,第一次唱歌没想什么。

 后来,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地喜欢对方,想办法找些合适的机会约会。一个教师节,我们在夜市闲逛。看到卖土豆泥的,他便买了一盒,说要给我买个小礼物,我说那就这个吧。吃完土豆泥,他坐在副驾驶,突然问,可以吻你吗?我笑了,然后说,我有一嘴大蒜味。他说,我也有,看看谁的口味比较重。然后,我们开始第一次接吻。那次接吻,我感觉挺好的,因为盼了很久了。

 国庆节到了,我一个人报了个旅游团,本来想约第一个情人一起去玩,然而他并不特别乐意。我报的这个团费用很低,条件一定很差。第一个不缺钱,更愿意单独带我去玩。就在出发的前两天,他在网上问我过节,我说我打算去旅游,报了个团。他问我跟谁,我说只有我自己。我知道他应该是能跟我去的,但还没到那么亲密的程度,所以不敢主动约他。果然过了一会儿,他说,要不我陪你去吧。要知道,那时他刚刚结婚不久。他迅速办好手续,我们以夫妻的名义在国度期间一起度过了四天。

 那次旅游的目的地很远。快半夜时,车上很多人就睡了,我们坐在靠前的位置。经过隧道时,灯很亮,我就把衣服蒙在脸上,谁知他也钻进来,我们便开始接吻。到了下塌处,我们被安排住一个标准间,很冷,打了点水,洗了脚就上床了。他没敢过来,在他的床上。躺了一会儿,他问我,你冷吗?我说冷。他说,那我给你捂捂?我没说话,他就过来了。我心想,还真够折腾的。后来的事顺理成章,不用我详细描述了。

  然而,在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颇感不爽的事。有一次,我在聊天室挂着,换了个其它马甲。他来找到我聊天,我问他来找什么,他说,你说呢?我说你偷过?他说被偷过。我问什么人,他说是一个老师,挺漂亮的,她动心了,哈哈。我问,你呢,他说,唉就是玩玩呗。我当时心凉的啊,之后一个多月,我都不知道怎么过的。后来,我决定放下时,给他发了个短信。我问他,你当时知道是我的时候有什么感觉,他说就像小时候看A片被抓到了。后来,我也试着重新和好,但已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最后,我索就淡淡地分了,没有任何遗憾或心痛。

后来,我又有了一个男人,现在已有一年的关系了。他对我很好,经常开车送我,也经常买点礼物给我。有时候,只要学校没有事时,甚至吃了午饭后,我便溜出去跟他开房,做完后赶回来上班。每次做完,他都很体贴我,会抱我一会儿。男人抱着我时,我会感觉非常温暖。那种感觉让人迷醉,让我总是禁不住要去找情人。

    我经常想,幸福应该是自已寻来的。婚姻里没有幸福,我便会在外面寻找自己的幸福。刚开始时,我多少还有点内疚感。现在,我早已是情场老手,那种感觉早没有了。在我的观念中,性、婚姻和责任要分别对待,不能混为一谈。两人之间玩玩,过一阵就换人。换人比换衣服还快,可这有什么啊?在家里,我是贤妻良母,该尽的责任一样不少。在学校里,人人都知道我是冰清玉洁的淑女。这有什么不好?
    将来,我还会在外面找情人。一个男人玩腻了,那就再换一个呗。
   

我对女教师的回复: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1222393437462

更多的相关文字(必看):

《沉重的肉身(男人版)》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098364628667

《沉重的肉身(女人版)》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098245225992


  评论这张
 
阅读(252249)| 评论(2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