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人物  

2012-03-28 15:13:4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河南教育》对我进行了一次专访。专访里有这样一个问题:“《教育生态学》形成的思想背景是什么?提出它对于当今的中国教育有什么现实意义?”坦诚地讲,我的思想体系的形成,一直有自己的影子。在书中的《后记》里,我这样说道:“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很早便知道自己有点‘自我’。在别人看来,这就是‘我行我素’,有点‘不服管’,或有点‘刺’”。在教学中,我也讨厌外在的框框套套束缚着我。因此,我总想获得自由,可以率性地进行创造。我做过六年的中层,但不喜欢官僚体制的框框套套,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辞职,重新做了普通教师。唯有这样,我才会感觉舒服一点。

这两天读完吴思的《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后,我发现吴也有这样的经历。1984年,他当上了《农民日报》总编室的副主任。但是,他无法容忍所有的时间都被琐事耗去,于是便去了“群工部”,后来又要求去了“机动记者组”,从领导彻底变成了普通职工。这样,他爱上哪儿去哪儿,爱写什么写什么,获得了很大的自由空间。应该说,这段经历成就了吴思今天的成就。

范美忠的课程观的形成,也有他自己的影子。同样地,他也反感被外在的东西束缚,喜欢自由发挥。他推崇课堂的生成性,因为他是从不备课的人。他的教学不是照本宣科,或者进行“线性灌输”,而是在进行即时创造。

顺便说一下。吴思提出的“血酬定律”,描述了社会发展的真实原因。他认为,“血酬定律”是一种生物学的历史观。每个生命都会有“趋利避害”的趋向,总是努力获得自己的利益,以利于自身的存活和延续。生命若不能存活,它便可能会跟你拼命。当然,它在拼命时会计算一番,看看自己的酬有多少收益。我感觉,吴思的历史观跟他的经历有关,如同《教育生态学》跟我的经历有关。

我讲到吴思和范美忠,是想说明一点:凡是有创造力的生命,都不会甘心被束缚着。若以生态学的眼光来看,个性意味着生命力。一般来讲,越有生命力的人越不喜欢被束缚着,他们总是会想法逃脱束缚。《飞越疯人院》中的墨菲率领众人去钓鱼,最后还来了一个“集体大逃亡”,也正是这样行为的典型。他若是有意的,说明他是有思想的人,他的行为是自觉的;他若是无意的,至少也说明他的生命力仍然旺盛,因为他不甘心被关在疯人院里。

现行体制的最大特点,是通过规训与惩罚来把人整齐划一。于是,大家选择了把自己龟缩起来,由人任意摆布,借此获得某种安全感。然而,那些“怪诞”的人却不一样。在与体制冲突的过程中,他们上演出一幕又一幕的故事,使他们的人生充满了戏剧化的色彩。当然,有人对他们可能会不以为然,认为他们的行为有点“不可思议”或“匪夷所思”。

    有朋友曾对我说,你简直就是一个电影中的人物。当然,作为一个电影人物,我肯定有很多故事,只是现在讲故事还为时过早。“人在旅途”意味着,很多故事还会延续下去。不过,将来我一定会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墨菲”们听。对于有些人而言,听不听我的故事都无所谓。因为他们可能压根听不懂,也不会有兴趣听的。

    电影人物,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的。一个枯萎的生命,不可能有什么故事,也不可能成为电影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13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