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中国社会中的爱心  

2012-04-25 11:17:4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面上,爱可以说成是“对人或事物亲近、关切、扶助、投入的心理取向”。然而,爱也常常成为了犯罪的理由。而且,在爱的“圣装”下,犯罪往往也会显得高尚起来,神圣得不可质疑。
    在家庭里,孩子只能依附于父母,不能有自已的主见。对于孩子的想法,父母们多以爱的名义加以打压。比如,孩子若是酷爱艺术,父母则可能强迫孩子抓语数外,目的就是为了考上大学,更容易找到工作。记得成龙说过,父母的爱都是错误铸成的。然而,我却想说,父母的专制都是以爱心铸成的。
    在学校里,学生只能听命于教师,不能有自己的个性化成长。为了分数成绩,教师打压学生几乎达到了不择手段。且不说不允许学生阅读课外书,而且还拼命给学生布置作业,将其每一分钟都侵占掉,直至发展到逼其跳楼自杀。我们若加以谴责,教师准会这样说,“我也是爱学生的嘛。我这样逼学生,无非就是想提高他的分数,让他能考大学啊,谁说我没有爱心啊?”
    可见,无论是在家庭里,还是在学校里,孩子们都被爱心“包围”而不得自由。表面上,家长和教师给予学生的确实是爱护和关心,然而背后却无不折射出专制的观念。所谓专制,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人。我们常说,中国学生没有个性,这跟家长和教师的专制是分不开的。
    然而,问题还远不止这些。看看党国,那是世界上最大,最邪恶的专制魔头。党国把民众视为羊群,自称为牧羊人,要带领羊群去共产主义那个美丽世界。民众若太聪明,不易控制,便无法变成羊群。党国无法统治羊群,怎么去实现那个宏大蓝图啊?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党国便不惜一切去奴化愚弄民众,声称只有将剥夺民众的自由和尊严,将其变成一群羊群,如此才能实现他们的幸福。因此,无论怎么奴役民众,党国只是认为那是自己对民众的至爱的表达。
    我们常说,中国一直是一个专制的国度,专制的气息早已弥漫到社会的每个角落。然而,有一点非常值得我们警惕。大凡专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专制者往往比被专制者更懂他们需要什么,所以才会以暴力强迫他们。“代表人民的利益”意味着,作为羊群的民众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利益,或者利益在哪儿。民众只需乖乖交出自己的利益,让党国这个牧羊者去代表。
    眼下,党国也在构建什么和谐社会,强调爱心对社会的稳定作用。然而,假如民众质问党国为何要代表民众的利益,党国定会满腹委屈地流着泪说,“为什么我眼里含着泪水?因为我是多么热爱民众这群羊!”当然,民众若不成为羊群,党国便不可能过上好日子。
    其实,社会成员之间多些关爱,这本来没有什么问题,我也不反对爱心的奉献。然而,我必须对爱心背后的专制和阴谋保持警惕。事实上,专制总是会伴随着权力运作,而权力运作可能会夹带权力者的邪念,因而可能演变成一种罪恶。无论是社会,家庭,或学校,都是一个生态系统。不受制衡或限制的权力干预这些生态系统时,必然会成为对生命的犯罪。此时,为了逃避这种罪恶感,权力者便只有一个选择——用爱心来打扮自己,将自己的罪恶说成是高尚。
  评论这张
 
阅读(165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