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哑巴英语”的成因  

2012-05-18 10:52:57|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学生辛苦学习英语十几年,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学的是“哑巴英语”。我认为,“哑巴英语”的现象,有以下几个成因:

    一、语言环境

      对于语言学习而言,语言环境尤为重要。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目前也越来越开放,语言环境也随之改善。在一个城市里,我们也经常看到外国人。只要你有兴趣,你便可以上前攀谈几句,练练自己的英语。

     我在高中时,从未听过外国人说英语。在大学里,我第一次见到美国人,说了一句“How are you!”。当他说“Fine.Thank you”时,我才开始确信我以前学的确实是英语。那个时代的保守和封闭,从这点中便可以看出。

      在大学里,虽然我的专业成绩也算一流,但口语一直没有多大突破。因为,在中学里,我学的也是“哑巴英语”。我的口语取得突破,是在90年代,即我参加工作的几年后。那几年,我到了一所重点中学,学生是本地一流的生源,英语基础非常好。课堂上,我必须全部用英语,才能让学生“吃饱”,也才能“镇住”学生。下班之余,我也坚持天天听“美国之音”,提高自己的听力水平。同时,那几年我教女儿说英语,也得天天说。由于这些多方面的原因,那几年我的口语有了一些突破性进展。

      如果每天听到的只是母语,这种语言环境对外语学习很不利。要突破母语的限制,学习者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克服语言环境的限制。

    、考试制度

      在中国,学习英语只是为了考试,而不是解决日常的交流。这就决定了,中国学生可能有丰富的知识,却不一定能讲出几句。我教高中英语二十余年就知道,中学生学的英语语法知识,完全可以满足考研的需要。也就是说,中学英语中的英语已经覆盖了几乎所有的语法知识,而且还有越弄越复杂的趋向。有时候,教师还会给学生弄一些莫名其妙的语法,目的是让其感到深不可测。教师自己当然也弄不清楚这些东西,却可能声称这是为了“激发学生的求知欲”。

      语言学习,主要是解决听说听写的问题,即学生进行简单的交流就行了。然而,多年以来,中国的考试制度一直都强调笔试,没有面试这个维度。如此一来,为了在笔试中最得好成绩,学校都普遍不重视学生的听说能力。

     学了多年的英语后,中学生学了很多语法知法,交际能力却可能不及英美国家的两岁的儿童!

    三、教学方法

       除了传统文化中某些思想的影响外,赫尔巴特的“五段教学法”,即预备、呈现、联系、统合和应用,以及凯洛夫的“三个中心”,即以教师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以课堂为中心,对中国教育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传统教育

现代教育

主知主义(赫尔巴特)

实用主义(杜威)

社会经验

个人经验

以“知”为主

“做”中学

学科课程

活动课程

教师权威

儿童中心

       20世纪初,赫尔巴特的教育思想经由日本传到中国,对当时的中国教育也有过影响。从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教育主要仍属于传统教育。新课程改革包含了杜威的思想,但这次改革是否成功,让人感到希望渺茫。在中国,传统教育跟凯洛夫思想已完全融合,让人无法分辨清楚。在我看来,凯洛夫也不过只是以行为主义心理学为心理学基础,在传统教育的基础吸收了马克思主义的伦理学而提出了自己的教育思想。

       这些教育思想应用到英语教学后,教师灌输知识的教学方法便必然会出现。既然是以知识为中心,就必须让教师来灌输知识。学生自己没有知识,口语对话也不会增长知识。教师要灌输的知识,只能是语法知识。如此一来,“哑巴英语”便出现了。

四、社会制度

 社会制度产生于统治者的某种秩序观。教育作为社会的一部分,同样也可以体现出秩序观。简单地说,在极权专制的社会里,教育也必然有极权专制的成分。在自由民主的国家里,教育也会体现出自由民主。

 赫尔巴特和凯洛夫的时代,属于专制和极权的时代,他们的教育思想也深深地打上了专制极权的烙印。比如,以教师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等等,这些都无不散发出极权专制的气息。在“以教材为中心”的前提下,极权专制便会通过教材来灌输愚民思想,达到自己的邪恶目的。

在政治上,对话是基于一种民主的观念。在对话中,双方必须是平等的,这样便会对教师的权威提出挑战。在极权专制的时代,通过对话来学习英语肯定会被压制的。从这一点上来讲,中国学生的哑巴英语跟中国的极权专制社会也是有密切关系的——民众若都成了哑巴,便是不会说话的牲口,这对极权专制最为有利。

 总之,“哑巴英语”的成因非常复杂,既有语言环境的原因,也要社会方面的原因。有人可能会说,教师自身的素质太差,所以才只能教“哑巴英语”。然而,教师的哑巴英语又是怎么来的呢?再说,教师的英语再好,未必能应付考试。很多外籍教师在各校里只能辅助中国的英语教师,因为他们只能教英语,而不能应付高考——谁又敢说这些外籍教师的英语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88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