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若有教育家,我算作一个  

2012-05-28 00:27:4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说过,中国没有教育家,我也不承认自己是教育家。然而,假如中国必须有教育家,我想我应该算作其中之一。因为,我对教育和教育家有自己的理解。
    一直以来,我只把杜威算作真正的教育家。至于在中国流行的苏霍姆林斯基,我并没有将他视为教育家。他的书没有系统的框架体系,更多的只是教育实践中的故事。坦诚地讲,我也没有认真读过苏氏的书。假如这个观点可成立,我便准备继续说下去了。
    杜威曾说,“教育是哲学的最一般的实验场所。”也就是说,哲学思想能够指导教育,或从教育中体现出来。举个简单的例来说。哲学关乎方法论、知识论、真理观等很多领域,而这些领域都可能跟教育有关。比如,“真理是相对的”这种真理观就会直接影响教师的作用。真理是相对的,意味着教师不是权威,只能跟学生一道去发现真理。相反,教师的灌输式教学则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即真理是绝对的,教师掌握着绝对真理,否则,灌输式教学将会失去自己的合法性基础。
    杜威之所以是真正的教育家,原因在于他首先是一位杰出的哲学家。他的教育思想,便是直接出自于他的经验主义哲学。苏霍姆林斯基写了再多的教育故事,也不乏有一些深刻之处,却显得没有一个思想框架或体系。在这个意思上讲,苏霍姆林斯基可以算是“教育实践家”,而不是一位“教育家”。
    在这里,我们又不得不追溯到“家”的意思。一个简单的“家”字,可能有很多意思。它的基本意思是“经营某种行业的人家或具有某种身分的人”,即一种普通职业。种田人叫农家,卖酒者叫酒家,打渔者叫渔家。在赌博中,做庄者还叫庄家。近年来,电子商务中出现了“买家”和“卖家”,在电子游戏领域,也还有“玩家”之说。然而,当我们从这个层面来理解“教育家”时,所有的教师都会成为“教育家”了——这样会不会有点荒谬了?
    在我看来,真正的教育家必须要有自己的哲学层面上的思想体系。他可以运用这些思想去认识世界和宇宙,自然也可以用这些思想去认识教育——说到底,教育只是世界或人类的一部分。假如他能从总体上把握世界的“一”时,教育也就自然不在话下了。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积极从事实践”的“教育家”。他们辛勤劳作了一辈子,每天都沉浸在对学生的“爱”之中,而可能会忽略到对教育的整体把握。诚然,某些人通过不断读书思考,可能会从日常工作中提炼升华,形成自己的一套思想体系,然而又有多少人做到了这点呢?每天忙于工作的人,恰恰最可能缺乏读书思考。这类教师工作了一辈子,也未必能真正懂得教育。
    近年来,教育叙事的写作开始在中国教育流行起来。诚然,这样做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因为它能引领教师在实践中反思,改善自己的工作。然而,一个不读书的空脑袋能反思出什么东西呢?因此,我们不能单方面强调反思,忽略了读书的过程。毫不客气地讲,只会写教育叙事而不读书的教师,永远也没有本质上的变化。
    其实,教育目标涉及到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比如,是把学生培养为“国家的奴才”,还是让他自由地成就自我,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价值取向。在中国,任何研究如何“提高教学效率”的人,都不配称为“教育家”
的名号,因为这只是有利于“高效培养国家的奴才”。这种与普世价值相悖的价值取向本应该被摒弃,这些人又何以配得上“教育家”的名号?因此,唯有基于普世价值对教育进行研究的人,才更接近“教育家”。然而,在中国这个极权专制的国度里,普世价值仍没有被官方承认。那么,在某种意义上讲,真正的教育家都是反对极权专制的,即反对这个政府的。然而,问题恰恰在于,官方一定要控制教育,将教育作为奴役民众的手段。被官方承认或捧红的教育家们,都必须回避对官方的批评。或者说,他们本身是国家的奴才,或没有觉醒的奴才,或敢怒不敢言的奴才。否则,他们的唯一结局,便是被这个政府所抛弃。
    总的来说,我仍然坚持认为中国没有教育家。真正的教育家,不仅是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读书思考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有与普世价值相接近的价值取向,并能在这个体制中敢于抗争,积极争取民主和自由——在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教育家还可能是边缘化的,甚至被官方打压的人。当价值取向出了问题时,教育便只是对生命的戕害,而不是让生命茁壮成长。因此,凡是不涉及价值取向的教育家,都不是真正的教育家。以这些标准来看,中国还能有几个教育家?
    我斗胆地认为,中国若必须有教育家,我便算作其中一个。我作为教育家,多少会比官方豢养的教育家(比如教育部的官僚们)好些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