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  

2012-07-21 19:20:5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女人,不少名家都有文 字。叔本华说女人的智慧只处于儿童与男人之间,而尼采本来就反对柔弱,再加上可能由于年轻时向才女萨洛美求婚受挫,其文字表现出对女人的贬抑与愤懑。因 此,叔本华和尼采的文字有明显的贬低女性智慧的趋向。另外,周国平和张爱玲也写过女人,但二位的文字柔和,表达出对女性的爱怜之情,颇显中国儒家传统的 “仁爱”。

 关于男人,则少有作家论 及。梁实秋先生曾写过一篇《男人》的文章,但其文字尖酸刻薄,让人觉得梁先生可能是女人,而不是男人。梁先生列举了男人的四大“罪恶”:脏、懒、馋、自 私。梁先生将自私视为男人的特有恶性,实为有点偏颇。人性本恶,自私是人性恶的一种体现。古语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梨洲先生也说:“有生之初,人 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如果说男人都自私,女人皆大公,委实让人觉得荒谬无稽。梁先生的“男人自私说”实为不妥,不会为包括女人在内的天下人所接受。

 说到男人的脏,梁先生说 男人脏到“耳后脖根,土壤肥沃,常常宜于种麦!”的程度,还说男人的脚散发出“泡菜霉干菜再加糖蒜的味道”。梁先生的文字夸张,恶如毒汁,不堪入目,颇有 让人掩鼻之效。想来若是女性读者读到此文,一阵恶心眩晕后,想到自己的丈夫竟是如此邋遢,定会断然离异,索性单身。

 男人不喜讲究,衣着草 率,不修边幅等确属常事,但我们别忘了一点:只是男人多专心事业,不愿将时间和精力花在外在形象罢。说到时间,女人的时间似乎比男人多。张爱玲说,“时间 即金钱。女人在镜子面前花的时间多,在商店里花掉的钱就多。”此语可谓精辟之极,让人拊掌一笑。人生在世的时间是恒数,男人往往把时间花在自己的事业上,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男人的成就普遍比女人高。当然,我断非认定女人没有智慧,而只是说女人的智慧多属生活智慧。既如此,男人脏得也非不入情理。男人活在世 上,总得有自己的事业。

 在女人眼里,男人很懒, 懒得让人无法容忍。男人中虽有游手好闲之辈,但也断非是男性主体。实际上,懒直接造成脏,二者具有因果关系。梁先生说嵇康疏懒成性,“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 洗,不大闷痒,不能沐也。”不过,这也很容易解释。嵇康若是女人,将时间用于洗澡、梳理与化妆,无论他多么俊秀飘逸,肌肤如雪,他的人生也不会有多大意义 ——因为他在文学上不会有任何造诣。据载,古希腊的哲人们常跣足行于街头,或乞于市井,甚至还有“当众小便”等不良行为。在指责这些哲人的懒与脏时,我们 也别忘了他们曾引领过人类的思想文化。

 男人很馋,馋得一日不食 肉味,便会夜不能寐。一旦想到男人盛馔之余,酒足饭饱红光满面,说话时冒出一股烟味,还夹带着扑鼻的酒气,女人们可能会确有不悦之色。要说男人之馋,我们 不妨看看动物界的虎狮,皆以雄性为猛。人也概莫能外,男人茹荤,女人茹素。再看看孩童打架,多以男孩为主,因为雄性消耗体能大,较于雌性也更猛。看来,男 人之馋,乃是生理要求使然。至于男人不下厨掌勺,也不是因为男人不会做饭烧菜。恰恰相反,如果男人确得下厨时,女人往往就会自叹弗如了——试看天下的大厨 师,有多少是女性呢?

 男人还有一个特点:色。 此处之色,意指“好色”。同具动物属性,男女皆有性欲。“有窍必淫,性使之然也。”男人好色,缘由阳刚。这看似罪恶,实乃本性。“英雄难过美人关”和“不 爱江山爱美人”早将此意言透,连孔子亦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诚然,“爱吾妻以及人之妻”不为公众所接受,丈夫仍尚需服下伦理道德这服“镇静 剂”。但男人好色,本是生理之需。明鉴此因后,我们甚至可以立下一论:不好色之男,实在不配为男。至于男人狎妓,也并非十恶不赦。张爱玲似乎很懂男人,对 男人狎妓并不在意,因为她说过:“如果一个男子公余之暇,做点越轨的事来调剂他的疲乏、烦恼、未完成的壮志,他应当被宽恕”。我们再想想,当年柳永不正是 出没于花街柳巷,寻遍秦楼楚馆后,才写出不朽佳作的么?让人觉得蹊跷的是:梁先生作为一代名家,对男人的观察应该是细致入微,却于男人之色未见一点笔墨, 实在让人遗憾。不知是梁先生有所疏漏,抑或是有意规避忌讳?要写,就应从各个维度来写,对男人之色不必讳莫如深。

 至于男人的脏懒馋,梁先 生认为均为男人之丑陋。我承认,这些“恶性”对于男人而言具有一定的“普适性”。但这并无大碍,因为视角的变化,善恶妍媸皆会发生逆转。梁先生站在女人角 度来评说男人,自然是女性的观点。倘若从另一角度来看,创造世界需要男人的懒与脏,男人的馋与色也仅是生理要求。如此看来,男人的脏懒馋色也属无可訾议。 人非圣贤,降生于世就必然具备一些弱点。以平常心态来看男女,人就是人,无可厚非。异性之间不必相互杖责,同性间更应相互包容。在这个世界里,每人本就以 自己的生活方式存在着,这又有何妨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8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