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别样的旅途  

2012-07-26 10:49:5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一次去吉林通化出差,那是我第一次去东北。为了给单位节省点钱,我决定全程乘火车。从成都出发时,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中,可却偏偏在途中出了差错,旅途因此惊险多舛。那一路上的狼狈,是我今生从来遇到过的。
   从 成都发出有一趟特快,到北京是中午12点左右,紧接着有一趟2点10分的车从北京开往通化。我可以在北京车站吃点东西,稍作休整,然后又登上通化的列车。 但是,到北京后才买票,可能买不到卧铺票。于是,我想到在北京工作的一个朋友。如果她能帮忙买票,岂不是个完美的计划?很幸运,朋友很爽快地答应帮忙买 票。
   按 常理来推测,北京是个交通枢纽,车站应有几个,不同列车也应该在不同车站发车。我到北京时的终点站是北京西站。如果朋友买的是从另一车站发车的票,那么两 个车站有多远?两个小时之内能否赶到?在朋友买票前我就专门提醒过她,要注意起点站是哪个车站,不要让我从北京西站赶不过去。很快,朋友回了话,说她已经 买到票,而且是北京西发的车!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我只需在北京呆两个小时,然后又接着赶路,我不禁暗自得意,这真是一个天衣无缝的 完美计划!
  到达北京时,朋友已经进站来接我了。见面后,我们只是简单地寒喧几句,然后出了车站,在附近找到一家快餐店坐下吃午饭。
   吃完饭,聊得也差不多了,看看时间离检票还有二十分钟。于是我们在超市里瞎逛了一圈,买了一包香烟。我向要来她预先买好的车票,看也没看就把车票塞进钱夹,然后把钱如数地补给她,准备着要进车站了。
   我们信步悠闲地步入了候车大厅,可来回走了两遍,却总找不到2537次在第几候车室。于是,我们下楼来到咨询处打听,结果让我们惊谔得目瞪口呆--天啊!买的票是从北京站发车,而我们当时正在北京西站!
   朋 友顿觉不好意思,急忙跟我解释说,她以为在北京西站买的票就应该是从这儿发车,所以买票时她也没有看一眼车票。瞧瞧这个朋友,是怎么办事的啊?!不过,别 人能好意地帮我买票就够意思了,我怎么能嗟怨不休呢?我并没责备她,也没有时间责备她,只是拉着她就往外面跑,拦住一辆出租车,便火速赶往北京站。出租车 司机也可恶,见我们神色匆遽,居然索价60元,大大超过了正常的收费!我不能坐失良机,便咬咬牙,狠狠心,一把将朋友拽进车,叫司机全速行驶。赶到北京站 时,离发车时间只有几分钟了。出租车并不尽力,只停在广场外,离候车大厅还有三百多米远。为了节省时间,我事先就跟朋友告了别,车还未停稳便冲下车,抱着 背包就跑。我顾不了横开过来的车辆,只顾径直地穿过公路,像跨栏运动员一样跨过栏杆,朝车站飞跑过去。
  候车大厅外面站满了各色人群,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一个男子见我跑过来,问我是不是赶2537次,我点点头后,他就叫我跟他走,保证我能赶上车,不过他向我索价五十元。想到刚才乘出租车的六十元本来就是白给的,我想节约一点,于是就拒绝了那男子。
  从人群中穿过去,我来到大厅里的电梯旁。此时,不知从何处又钻出两位家伙,他们跟外面那家伙都是干这行的。可是这两家伙的血盆之口张得更大,他们向我索价一 百元!我当然更是断然拒绝,只顾着跑上电梯。在第二层楼上,我找到了检票口,只是待我冲过去时,大门已经紧锁--检票员早已不知上哪儿了。我知道,正常情 况下,发车前三分钟就要停止检票。我一看时间,离发车时间只有一分钟了!肯定是那几个家伙耽搁了我的时间,不然我兴许会刚好赶上车。不过,事到如今,一切 咒骂都无济于事了。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第二天不能赶到通化,此次北行计划就全成泡影。此时,我猛然想起在出发之前,我曾在网络中查过时刻表,记得列车从北京开出后停靠的第一站是燕郊,那么我能不能赶到燕郊去上车?对!就这么办,赶快出去找出租车!
    我 转身就跑到了电梯,才发现跑到上行的这边了,如果要到下行的那边,还得要绕一大圈。由于要抢时间,我已顾不上那么多,便飞快地逆向跑下电梯。由于方向相 反,我跑下的速度必须大于电梯的上行速度,所以我的脚踏在电梯踏板上时,总发出"咚咚"的巨响,这可能惊动了治安人员,只听见身后有人喊我"不准那样跑下 去!"。我并不理会那喊叫声,一溜烟冲到大门外,拦住出租车钻了进去。由于烈日下的急速奔跑,我只能张着嘴,让呼出的热气急切地送出几个字:"快,去燕 郊!"。我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捂着胸口。
    从北京站到燕郊,大概还有三十多公里,但由于车在市区里行驶,所以速度极为受限。开了十几分钟后,司机坦诚地告诉我,由于红绿灯太多,他无法在30分钟内 赶到燕郊车站。司机建议我打110,请警察帮忙--因为警车不受限制。当我把电话打到110时,一个声音告诉我,110并不负责这种事情。
   怎么办?!我又拨通了机场,询问有没有去通化的飞机,只有去沈阳的飞机。如果我飞到沈阳,还是得在沈阳过夜。还有,另外重新买机票,车票不就报废了?此时,我想到下午可能还有去沈阳方向的列车,于是就叫司机马上折回车站。
   再说朋友看我冲向候车大厅后,也不敢擅自离去,因为当时我的时间非常紧,仍有赶不上车的可能。但十几分钟后她收不到我的信息,就以为我上了车,于是乘地铁准备回家了。
    我给朋友拨通了电话,叫她立即回到车站。这样做,我还有一种考虑。如果没有去沈阳的车了,我只能在北京呆一天,第二天同一时刻再乘同样的车次。这样的话,至少她还可以为我找家便宜点的酒店。
    跟她汇合后,急忙去售票处打听。还好,一小时后还有一趟由北京发往佳木斯的车,我可以在车站签证,就乘这趟车到沈阳,第二天再去通化。不过,到沈阳时预计是晚上12点钟,看来我只得在沈阳过一夜了。
     本来,朋友为我买的票是卧铺票,可在签证时,工作人员告诉我,卧铺无效了,上车后连硬座也没有,且还得补普快与直快的差价。补就补呗,没有座位也罢,反正我当天必须走!
    半小时后,我上了车。列车员叫我去餐车,说那儿有空位,但有两个条件:一是必须在餐车就餐,即必须付25元在餐车吃顿便餐,二是如果乘客进餐,我们必须把 座位让出,待他们吃完后再坐回去。想到北京到沈阳有八九个小时的车程,我不可能一直站着,况且餐车里另外还有十几个人乘客也没有座位,估计八成是上车才买 的票或也是签证过的。所以我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他们,在餐车里找到一个座位坐下。
    坐了一阵后,列车员开始查票,叫我补了25元的差价。五点钟左右,我们就"被迫"地吃晚饭,然后六点钟左右时,我们只得乖乖离开座位,站在过道处,守望着自己的座位,看那些人慢吞吞地享用晚餐,心里盘算着待他们一起身,我们就冲过去,把座位重新夺回来。
      我们回到座位后,还有两次因列车工作人员就餐而被迫离开。他们都是绷着马脸,一声不吭地来到你跟前,用手指用力地敲几下桌子,用手往后挥了挥,示意我们走开。这种情形下,我们也只得灰溜溜地座位让与他们。当然,他们吃完后,我们还是跑回去把座位据为己有。
     我的座位对面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微胖,戴眼镜,斯文程度与我接近。经打听,知道他家住沈阳,此次是出差回家。我也顺便说了我的情况,并向他打听沈阳车 站的宾馆情况。据他讲,我不用去宾馆,可去"洗浴宫",洗个澡,打个盹儿,只需吩咐服务生叫醒我即可,而且洗浴宫的收费仅三五十元,远远低于宾馆(一般在 一百多元)。由于我这是第一次到沈阳,也从来没有去过什么洗浴宫,心里没有把握,所以也就支吾着说等我下车看看情况再定。
     列车到达沈阳时已是半夜12点左右。一下车,我不禁打了个寒噤,这时才发现东北在夏季温差很大。急急忙忙地回了站后,找到售票处咨询了第二天开往通化的车 次,得知凌晨5:50分有从青岛开往通化的车经过沈阳,大约中午一点到通化。想到下午正好我可以报到,所以就决定乘这趟了。
     出了售票处,我站在候车大厅门口,一看时间,才十二点半,离上车还有五个小时。最要命的是,这五个小时是在半夜,我该如何打发时间呢?莫非我在大街上徘徊 五个小时?环顾沈阳车站周围,少了些白天的喧嚣,多了几分冷清,商店早已关门。远处,霓虹灯朦朦胧胧,它们有气无力闪烁着,像是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习习 凉风吹来,为心里凭添了几丝身在异乡时的孤寂悲凉。我抬起头,不经意地看见候车室的霓虹灯箱上写着:沈阳铁路洗浴室。原来,候车大厅上面的楼层是沈阳车站 的酒店,洗浴室在二楼。我想起那个沈阳人给我的建议,便想上去试试,看看情况再说。
   这里要讲个故事。三年前我们单位全体职工到九寨沟旅游,一位同事由于爬山腿酸,就擅自去了楼上的洗脚屋,结果被洗脚屋的小姐诬陷敲诈。小姐与老板密谋串 通,说他非礼了她。由于没有证人证明他的清白,所以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老板大肆宣扬说,如果不陪五百元,就要让同事去公安局解决。试想想,即使上公 安局解决,结果也不会对同事有利。最终,单位领导不得不出面协调。经过协商,领导付了两百元算是平息此事--同事死不承认自己做了什么,所以无论多少钱,他都不肯付。现在我斗胆闯进洗浴宫时,心里总免不了要想到这件事。
   我钻进酒店,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不会是黑店吧?"我一边潜行着,一边忍不住这样想。在二楼的洗浴室门口,一位 青年男子出来招呼了我。我问了问情况,得知收费是每人30元,时间不限,但如果需要另外的服务(如按摩),那要另外计费。想到这是铁路单位办的浴室,估计 不会有多大的安全问题。因为一旦有问题,我还能找车站申诉,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浴室时有池浴,也有淋浴。我洗淋浴时,遇见了另一浴客。一询问,知道他是长春人。据他讲,长春的浴室也很多。听这么一说,我估计泡浴室过夜可能是东北人的喜好。
  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沈阳一夜过得非常舒适。洗完淋浴后,我穿上衣服,走到大厅,找个沙发躺下。大厅里还有十几个人,都躺在那儿看世界杯球赛。我吩咐服务员最迟五点叫我,看起世界杯球赛来,什么时候进入梦乡也不记得了。
   一 觉醒来,才只是凌晨四点钟,因为东北的时间要比四川要早两三个小时,所以天亮得要早。我摸摸裤袋里的钱包和腰带上的手机,还好,都在。我取出背包,走到收 银台结了帐,出了浴室。由于在浴室里没有出问题,所以此时顿觉一身释然。然后找个地方轻松地吃了早点,到售票处签了证,准时地踏上了去通化的列车。
至此,一路的惊险才算终结。
   现在,每次回忆起此次经历时,我都不禁哑然失笑。对于朋友的大意,我实际上是心存某种感激。因为正是朋友粗心所造成了意外,才才这次旅途险象环生,我才有机会经历了一次从未有过的别样旅途。
  评论这张
 
阅读(19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